被巨石砸中的“渝A97G82”:遇难者中有人刚过完生日

中国新闻 编辑精选
澳纽网广告特价招租

6月29日,是重庆奉节公平镇上的长龙实验中学期末考试的最后一天。

倾盆大雨之间,随着最后一门考试结束,部分学生和家长搭乘车牌号为“渝A97G82”的中巴车,往西边10余公里外红土乡出发。

如果一切顺利,孩子们的美好暑假即将开启。

然而,一块从天而降的巨石,打断了这趟回家的旅程。客车驶出公平镇不久,被30米高山崖滚落的巨石砸中,6人不幸遇难,9人受伤。

极目新闻记者赴奉节县采访获悉,6名遇难者当中有3人为长龙实验中学的学生,1人为接孙子回家的奶奶。

他们当中,有人头天刚过15岁生日,有人正在和在重庆市区打暑期工的哥哥通话,就永远被中断。

这几日,哀乐声回荡在红土乡的河谷上空,乡亲们纷纷为逝者缅怀。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老师发来消息“有紧急情况”

渝东北地区山峦叠嶂。

奉节县西北角的河谷之间,是红土乡的所在地。红土乡没有中学,这里的学生小学毕业后,大多会前往东边10多公里外的公平镇上初中。

公平镇上的长龙实验中学,是一所寄宿制学校。红土乡的孩子们在这里求学,每逢周末和节假日才能回家。

一条穿梭于崇山峻岭间的348国道,将两个乡镇连接起来。往返于红土乡和公平镇的客车,是学生和家长出行的主要交通工具。那辆车身印有“红土客运”、车牌号为“渝A97G82”的中巴车,便是其中一辆。

事发路段已封闭(极目新闻记者谢茂 邓波摄)

这趟票价8元的客车,平时也让家长们放心,“客车比较安全,而且可以刚好就到家附近。”学生王凌的家长王先生说,从红土乡到公平镇的客车,女儿坐了两年。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王凌在长龙实验中学读八年级。在父亲的印象中,女儿总是格外懂事,学习成绩在班级名列前茅,奖状在家里放了厚厚一摞,往返学校也从不需要家长接送,自己的生活也打理得井井有条。

6月28日,还在学校参加期末考试的王凌迎来了自己15岁的生日。6月29日,是学校期末考试的最后一天,孩子们结束最后一场考试,就会乘车回家。不巧的是,当天大雨倾盆,雨水顺着山体冲至路面,有路段甚至出现了湍急的水流。

6月29日下午,已经结束考试的王凌给父亲发了微信语音,说数学题目有点难,可能分数不理想,其他科目考试都有把握,让爸爸不要批评她。

事实上,远在河北务工的王先生,从不过多干涉女儿的学习和生活,“我没有多少文化,学习都是她自己安排,她从不用我操心。”王先生说,王凌是家里的老大,小学曾随他在河北就读,因为担心自己的工作会突然变动,耽误女儿学业,女儿小学毕业后,他选择了让她回到老家读初中。

王凌在红土乡老家和爷爷一起生活。平日,只要女儿有空闲,王先生都会和女儿通视频电话,时刻通过手机关注着女儿的饭卡余额是否充足。他希望自己的宝贝女儿多读书,到大城市学习深造,不再重复他的命运。

和女儿聊完微信后,王先生便出门办事。等他再次拿起手机,却发现一个未接来电,还有女儿老师发来的信息:“有紧急情况。”王先生立刻回拨过去,老师称有一辆从公平镇前往红土乡的客车出了意外,始终联系不上王凌,让王先生联系老家的熟人,到现场查看一下。

接了电话,王先生心中隐隐有不好的预感,立马给女儿打去电话,但始终没人接听。

两对母女死里逃生

当天下午,离开学校后,王凌坐上这趟从公平镇开往红土乡的“渝A97G82”。

这辆中巴车离开公平镇镇区,往西行驶了大约3公里远,意外发生了。车辆左侧30米高的山上,几块大石头滚落下来,砸中了中巴车……

广告

Advertise with us

据奉节县交通局通报,6月29日下午15点30分左右,重庆奉节县红土客运公司一辆正在正常运营的中型普通客车(渝A97G82),驾驶员1人,允许载客19人,实际载客18人,行驶到公平镇至红土乡路段,遭30米高山上意外落石砸中车尾部,致使6名乘客遇难、9名乘客受轻伤。刚过完15岁生日的王凌,就是这6名不幸遇难者之一。

事发路段(极目新闻记者谢茂 邓波摄)

闵新的病床旁,躺着他的同班同学何元,两人一同上车,又被送至同一间病房。何元的个子比闵新略高,身体结实,在客车被砸中后,头部受伤的何元发现车门无法打开,自己从窗户跳出,又向路过的司机求救。

“我当时看到一个开车的叔叔,就找他借了手机,给我妈打过去。”何元说,他连续给母亲拨打了两次电话,但并未接通,司机见状,径直驾车将他送往了医院。

6月30日下午,何元的母亲刘女士从湖北赶到医院。刘女士说,事后才知道儿子当时的情况,并打算同这位好心司机联系,“他是救命恩人,一定要好好感谢他。”

被永远中断的兄妹通话

7月1日,极目新闻记者看到,靠公平镇一侧的348国道上,依旧有车辆经过,只是发生事故的路段已经封闭,两端均有交警等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值守。

一名工作人员称,事发路段正在排险,短时间内无法通行,需要绕道上山。公平镇和红土乡之间原本10余公里的路程,因为这场事故,翻了近一倍。路边,不时可看到当地交通部门设置的地质灾害警示牌,提醒车辆行人快速通行。

公开资料显示,奉节县地处三峡库区腹心地带,属于地质灾害高易发区。

和所有的山区一样,这些穿梭在群山间的公路,是连接红土乡与外界的主要道路。红土乡多位老人介绍,多年来,这些通往外界的道路不时会发生落石滑坡,但却没发生过这么重大的事故。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山区的路,不可能完全没有石头落下,但确实是没想到发生这样的事情。”遇难学生喻灵的父亲叹息道。

喻灵和王凌一样,每次都是独自乘车往返学校,不需要家长护送,她俩也是朋友。喻灵的家在更高的山上,大门面对着河谷,门前是菜地和稻田,其中就有喻灵和72岁的奶奶一起种下的。

喻灵家门前的稻田(极目新闻记者谢茂 邓波摄)

“早一秒或晚一秒,都不会出意外”

喻灵家山下的红土乡街上,王先生在家中为爱女搭设了灵堂。

收到女儿被石块压住的消息后,王先生立即从1500公里外的河北租了车,并请了两个司机,昼夜不停驾车十多小时赶回老家,见到的却是女儿王凌的遗体。

王先生的手机相册里,多是女儿领取奖状的喜悦时刻。但他却找不出一张合适的照片,作为灵堂上的遗照。

王凌家斜对面不到10米,是遇难学生薛宏的家,他在长龙实验中学读七年级。

薛宏家中的灵堂,摆放着他和奶奶的遗照。在“渝A97G82”被巨石砸中时,祖孙俩都没能逃过死神的魔爪。

众多亲朋好友的印象中,薛宏是一个极为孝顺的孩子。上学寄宿,也会时常给奶奶打电话。放假回家,他忙里忙外,帮奶奶干活。“他从小由奶奶带大,跟奶奶感情很好。”薛宏的亲戚表示,除了在家懂事外,薛宏遇见街坊邻居,都会非常热情地打招呼,是非常有灵气的小男孩。平日里,家中除了他和奶奶外,只有父亲和叔叔,这次意外,让他们家里一下又冷清了。

“早一秒,或者晚一秒,都不会出意外。”7月1日,在红土乡街上,街坊四邻总是不住地感叹命运的无常和对孩子们的惋惜。

薛宏的父亲,在山上为家人寻找合适的墓地,想让自己的母亲和儿子入土为安。

站在路旁的王先生,默默深吸一口烟,在烟雾缭绕中,他呆呆地望着女儿的灵堂,泪水盈眶。

年过半百的他的头发和胡子都已花白,右手拇指指甲缝中,还残留着他在河北做家具时沾上的红色漆料。

(文中秦玉、王凌、薛宏、喻灵、周悦、闵新、何元均为化名)

来源: 极目新闻

分类: 中国新闻

(即时多来源) 中英中国要闻 Chinese/English China News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773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