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玟生前控诉中国好声音”热传 “好声音”往事牵出困境

明星娱乐 编辑精选

8月17日,一段疑似“歌手李玟生前控诉中国好声音”的录音在网上迅速传播开,将正在热播的、国内综艺界元老《中国好声音》(以下简称《好声音》)推上风口浪尖。

广告 | Advertisement

On Fire街舞盛典正式开票!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图片来源:网页截图

当晚,《中国好声音》节目组对此事进行了回应,称是“经恶意剪辑的录音”,并不愿对此“过多解释”。18日上午,《好声音》学员李嘉捷删除了此前“替李玟出气”发布的认为“节目组赛制不公”的微博后,再度点燃网友的关注与不解。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所幸李玟的家人尚未受这起事件影响。“CoCo的姐姐会照顾好妈妈的。”李玟相关人士向记者表示。

也有细心网友指出,逝者已去,为何在此时会突然曝出李玟对《好声音》的委屈和不满?《好声音》自2012年开播,被看作中国综艺界的常青树,目前遇到了怎样的困局?《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就此采访了多位综艺界资深人士。

节目越来越多 “抢”嘉宾费尽心思

李玟与《好声音》之间可能存在的过往纠葛,在此不再赘述。我们不如将关注的重心拉回节目本身,看看当下的综艺项目如何选择嘉宾?

制作S级综艺,嘉宾的选择是“重头戏”。“每一个嘉宾的邀请,背后都要付出很大的努力。现在节目越来越多,抢的人多了,大家都是绞尽脑汁、费尽心思地选嘉宾。”曾操盘过与《好声音》同体量大型综艺项目的胡佳璐(化名)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

图片来源:豆瓣

图片来源:豆瓣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而在嘉宾的“出场费上”,节目组也是出手大方。“2016年到2018年,一档头部节目中,单独一位嘉宾的酬劳就会过亿。”胡佳璐告诉记者,这主要是受“金主”方和播放方的影响。

“广告客户将嘉宾视为风向标,你请到了什么样咖位的艺人,他们才会给你投放匹配的广告资源。播出平台也是这样,以电视台为例,有重要嘉宾的S级节目,可以给晚上八九点的黄金档,如果不是,只能进22点的非黄金档,这与黄金档完全是两个概念。”胡佳璐说。

对于这样精心请来的嘉宾,多位受访对象均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节目组往往“不太可能去故意为难,尤其是在行业内非常有影响力的人”。

《中国好声音2023》正在热播,至今已经走过了12季(期间几季改名),创下了“中国季播持续时间最长的综艺节目”的纪录。但在赛制和收视上,这些年愈发受到争议。

《中国好声音2023》市占率情况 图片来源:灯塔专业版

《中国好声音2023》市占率情况 图片来源:灯塔专业版

广告

Advertise with us

“《好声音》是有牌照的,所以节目当中可以进行竞技或者比选。”胡佳璐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国内目前拥有此牌照的节目非常少,这意味着要做这类节目,标准要求会非常高,把关也比一般综艺节目更加严格。

“综N代”(持续播出的综艺节目)大多难以逃脱后继乏力的问题,《好声音》的收视率也不如往昔。对此,胡佳璐分析认为:“现在大家接触到《好声音》的渠道越来越多,不只电视台和长视频平台,抖音等短视频也是一个重要渠道。所以,在节目收入方面,《好声音》一定还是稳在高位。”

“好声音”们呈现老态 新节目还没实现迭代

回溯近年来的音乐综艺,令人遗憾的是,《中国好声音》《我们的歌》之外,鲜见全民爆款。

上述受访对象均表示:“培育出现象级的综艺节目,来之不易。对综N代来说,每一年,都意味着一次再出发,需要用归零心态面对。”

《好声音》的评分下滑 图片来源:豆瓣截图

《好声音》的评分下滑 图片来源:豆瓣截图

更现实的因素是,“现在行业里就是僧多粥少。综艺节目的盈利方式很简单:一块是本身的IP价值,可以通过卖版权得到收入;另一块就是广告收入。过去互联网平台很强势时,版权收入大于广告收入,但现在版权收入微不足道。”影视行业近20年、做过知名节目制片人的李俊贤(化名)告诉记者,现在要找一个有实力的广告客户很难,所以大部分综艺项目的收入都在锐减。他还透露,截至目前,今年市场上还没有体量超过2亿元的综艺节目。

“这意味着,我们在节目制作上必须要更进一步地精益求精。在保证节目质量不变的情况下,尽可能地节约成本。”胡佳璐亦表示。

但降本对头部综艺来说,并不容易。“难,太难了。这背后有一些硬成本很难降,软成本也不低。有影响力的嘉宾很有限,而要打造出更好的效果吸引观众,就需要做出大型演唱会的舞台效果。”李俊贤直言。

经过多年发展,音乐综艺的参与者和受众心态也在发生明显变化。

“一方面,选手觉得这是一个秀场,更多的是展示自己的机会。另一方面,所谓的输赢也只是节目的一个噱头而已,是为了增加节目的精彩度和看点。”李俊贤向记者表示,现在选秀类、竞技类的音乐综艺与十五六年前截然不同,“观众也不会特别在意输赢,更多的人是抱着欣赏一台高水平的演出而来。”

这带来的直接影响是,“现在很多综艺比赛后,非冠军的影响力、知名度比冠军的更大。所以是不是第一名,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李俊贤指出。

“音乐综艺还没有迭代出新爆款时,对行业来讲,是一件好事。”胡佳璐说,“说明我们的编导还需要把刀背向内,进一步去挖掘自己,挖掘我们的创意创新,这是一次对创意和创新能力的再激发。”

还原9分钟录音,细数李玟与《中国好声音》爱恨情仇

著名歌手李玟今年7月2日在家中轻生,7月5日辞世。不过直到现在,关于她的各种纷扰并未停息——8月17日,一段疑似李玟生前控诉《中国好声音》的9分钟录音曝光,引发热议。当晚,《中国好声音》学员李嘉捷发布微博称替李玟出气,并透露“50万一个座位并非空穴来风”“总决赛前10名的位次都是可以买的”等秘闻。但18日上午,上述微博已被删除。

除了李嘉捷,不少学员和圈内人士也纷纷表态支持李玟。18日下午,上游新闻记者发现,《中国好声音》母公司星空华文(HK6698)股价也受影响大跌超23%;截稿时报95.35港元,总市值为378亿港元。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还原

李玟9分钟录音到底说了啥

17日,一段“李玟生前讲述参与录制某综艺节目时遇不公平待遇”的9分钟录音在网上爆火,引发网友们的集体关注。18日,上游新闻记者整理了这段9分钟录音,发现李玟发飙的主要原因,是觉得自己学员受到了不公平待遇。

▲李玟曾于2022年担任《中国好声音》导师。

▲李玟曾于2022年担任《中国好声音》导师。

9分钟的录音中,李玟提到,参与最后一期节目录制时是2022年10月14日,当时自己已被检查出乳腺癌,“我的医生求我不要去,因为我这个乳癌是个定时炸弹。” “去好声音是把自己的命都不要了。”只是因为自己喜欢这个节目,“我觉得这些年轻人充满希望,爱音乐是我们的共同语言,我牺牲自己无所谓……我要去帮(他们实现梦想)。”

录音中,李玟提到产生矛盾的原因,在于好声音“赛制有问题”,让自己异常失望,而因为自己对“不公平的赛制”提出异议,“他们(节目组)要跟我动手,他们说,你必须要离开这个舞台。”

另外一段疑似现场网友拍摄的视频显示,现场导演的助理要求她(李玟)马上离开舞台,并提到“这些事没必要摆在台面上”“你再不走的话我们叫保安来”。李玟表示,过程中自己还被工作人员拉衣服,“(从艺)28年没有听到有人这样对我说话。 ”

录音第三段中,李玟还原了自己在好声音舞台上摔倒的真相,表示当时因为腿部旧疾已无法站立,但为了完美呈现舞台,选择穿上7厘米的高跟鞋。她提到,自己和学员王泽鹏商量好,“我要他一定站在我身边支撑住我。”同时也跟导演组沟通好调光等事宜,但最终录制时,导演组把学员叫到舞台另一边,最终导致自己在舞台摔倒。”李玟最后愤怒地表示,“有人想到我的感受吗?28年做一个歌手,站在台上被人侮辱,这个叫侮辱!被欺负!有人在乎这个感受吗?怎么可以让我这样子吃亏?你们现在知道我的故事了吗?”

回顾

李玟如何结缘好声音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2022年9月13日,《中国好声音》节目组发布《致观众的一封信》,宣布本季导师廖昌永因学校教学事务繁忙暂别节目,其接下来的导师任务将由李玟“接管”。资料显示,作为国内知名的歌唱家,廖昌永曾在2021年和2022年两度担任《中国好声音》导师。

▲李玟曾在拍摄现场痛斥“不公平”。

▲李玟曾在拍摄现场痛斥“不公平”。

节目组还表示,“李玟的接棒,其实在音乐层次的程度上,的确是对廖昌永的延续——作为首位打入国际市场的华人歌手,李玟曾凭借《A Love Before Time》获得第73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原创歌曲提名,也成为首位献唱奥斯卡的华人歌手。李玟的加盟,很有可能挖掘出廖昌永战队学员们的无限音乐潜能。”

公开资料显示,早在2012年的中国好声音,Coco李玟作为杨坤战队的梦想导师参与了节目的录制。10年之后,她以正式导师的身份再次加盟该节目。在2022年央视春晚舞台上,廖昌永跟李玟有过合作。有消息称,私底下两人的关系应该不错,所以廖昌永才找到李玟,让她接替自己担任后半季的导师。

一开始,李玟和好声音还处于“蜜月期”,双方关系不错。不过由于后来在选拔学员中的分歧,双方关系迅速恶化。当年9月28日晚,李玟还发表微博称双方的确发生过矛盾,但已经解除,“来到《中国好声音》这个舞台,真切的被学员们的努力打动,也全身心地投入到导师的工作中。爱学员心切,经过导演组的耐心解释与沟通,一切误会都解除!希望我们战队一直在一起!今晚,继续期待我们战队学员的超强发挥,继续加油加油。”

▲有网友称,李玟曾在微博发表一首诗讥讽“好声音烂东西”,随后又删除。

▲有网友称,李玟曾在微博发表一首诗讥讽“好声音烂东西”,随后又删除。

但是有网友注意到,2022年10月28日晚,也是就全国总决赛当晚,李玟在微博上发布了一首诗《本命年历劫记》:“好导师助好苗子,声乐肢体细细教。音乐灵性两相和,烂菜蛆虫频频扰。东掩西遮害人精,西山日薄必有报。”网友们注意到,这首诗每句第一个字连起来是“好声音烂东西”。这也是双方矛盾到达顶峰的标志。同年10月29日,李玟在微博上删除了所有和好声音有关的动态,也包括之前那首讽刺的诗,彻底划清界限。当天下午,#李玟删除中国好声音所有微博#曾登上热搜。

还有网友注意到,收官之夜节目中,李玟的镜头少之又少。在各自学员唱完后,都紧接着播放了3位导师的采访,唯独没有李玟的。

态度

多位明星表态支持李玟

8月17日晚,李玟这段时长9分钟的录音被网友公开后,顿时引发轩然大波。18日,李玟大姐李秋林在接受凤凰网娱乐采访时也证实了相关说法:“事实CoCo在视频中都说了,我们就不回应了。”在好声音官方微博下,不少李玟的歌迷向节目组讨要说法。同时也有网友认为,从录音中能够感受到,李玟的工作团队并没有能很好地保护到艺人。

▲前学员李嘉捷发文支持李玟,但随后又删除微博并道歉。

▲前学员李嘉捷发文支持李玟,但随后又删除微博并道歉。

17日晚9时55分,2023年好声音学员李嘉捷发微博力挺李玟,矛头直指《中国好声音》。李嘉捷爆料称,“50万一个座位”并非空穴来风,总决赛前十都可以买的,学员合同十年打底,盲选位次可以随意改换。节目组经常临时通知让学员前来录制,但不会支付路费和住宿。李嘉捷的微博发文一度消失,他曾发声“我没删,非我删。”但18日上午,李嘉捷又发文道歉:“本人于昨日发布的微博内容,没有事实依据,在此向社会各界以及好声音节目组表达歉意,也请广大网友不要再以讹传讹,谢谢大家! ”对于李嘉捷的道歉信,很多网友表示意外,毕竟正是因为他的发声,才将李玟与节目组的矛盾推向高峰。

▲《中国好声音》节目组官方回应。

▲《中国好声音》节目组官方回应。

17日晚10时55分,《中国好声音》官微发文称,近日,部分自媒体账号在网络平台散布经恶意剪辑的录音“李玟生前控诉《2022中国好声音》”,是对逝者的不尊重,也严重损害节目形象。“我方表示强烈谴责,并表示,作为《2022中国好声音》的导师,李玟女士全身心投入工作,其间曾有的误会经沟通当时即已消除。出于对逝者的尊重,我们不再对此事过多解释,永远铭记她对节目的真情付出。愿逝者安息!”

18日上午,《中国好声音》第一季全国十六强选手徐海星发文表示,“听完CoCo的录音真的是气到发抖,还有什么能比这个节目的制作单位更恶劣呢?别说我不懂感恩哦。我非常感恩我的导师刘欢老师,也很感激节目里乐队的每位老师和金少刚老师。但我从来都不感谢这个节目当年对我恶意炒作和长达数年的网暴。我到现在都还记得盲选播出后没几天,葛亮和那辛就来找我签约。骗我说你们公司就是刘欢老师的公司(还好我提前问了刘欢老师,老师当场否认)。我读完了签约条款,希望可以协商细节,葛亮把烟盒砸在桌上,跟我叔叔说‘合同是不可能调整的,徐海星今天要是不签约的话,接下来你们就等着看会发生什么吧。海星这辈子从今天就毁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们居然变得更坏了。不仅欺负选手,还对导师下手。你当个人吧!”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除此之外,还有不少娱乐明星表达了对李玟的支持。歌手张煜枫写道:“错了就要承认错误!不要逃避!真的一点问题都没有吗? ”演员张伦硕表示,“先听了段录音,我悲愤交加,又看了个声明,我…..”附图则是一张动图,上面的字幕是“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有关李玟发飙的视频和音频,目前各大平台播放量已经数千万,不少网友表示,“支持李玟,即使你在天堂”“这个视频都出来了,还敢说是恶意剪辑吗”“她一直都是开开心心的,这是受了多大的委屈啊”……

18日下午,上游新闻记者尝试联系《中国好声音》负责宣传的工作人员,但电话无人接听。记者也向李嘉捷等人发送私信,但未获回应。

影响

母公司星空华文股价暴跌23.4%

记者搜索发现,18日当天,《中国好声音》母公司星空华文(HK6698)股价也受影响大跌超23.4%。截至发稿时报95.35港元,总市值为378.4亿港元,相比前日蒸发近百亿港元。

▲《中国好声音》母公司星空华文股价暴跌23.4%。

▲《中国好声音》母公司星空华文股价暴跌23.4%。

据红星新闻报道,星空华文的前身是灿星文化,2012年音乐综艺《中国好声音》的爆火,让背后制作方灿星文化在业内打响了名号,也为公司带来了大额的订单和不菲的收入。资料显示,星空华文的主营业务有四大组成部分,分别为综艺节目、音乐、电影及剧集IP运营,以及其他IP相关业务。不过,扛起公司收入大旗的主要为综艺节目IP制作、运营及授权。按2022年的收入计算,该业务在总收入的占比达到80%左右。热门综艺节目IP中,曾经风靡全国的综艺,如《中国好声音》《这!就是街舞》等均来自星空华文。其中《中国好声音》是星空华文最大的综艺收入来源。

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1年,星空华文的营收分别为18.07亿元、15.6亿元、11.27亿元,营收加速下滑。同期,净利润分别为3.82亿元、-2780万元及-3.52亿元,亏损额持续扩大。2019年-2021年,《中国好声音》贡献营收分别为4.91亿元、3.25亿元、2.52亿元,占总营收比例分别为36.6%、29.8%及28.6%。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489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