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导致全球抑郁和焦虑障碍患者急剧增加,女性和年轻人受影响最大

 1,084 views

《柳叶刀》(The Lancet)近日发表的首个COVID-19大流行对心理健康影响的全球研究显示,2020年,由于COVID-19大流行,世界范围内的抑郁症和焦虑障碍病例增加了四分之一以上。女性和年轻人受抑郁症和焦虑障碍的影响最大。作者呼吁各国政府和政策制定者采取紧急行动,加强全球精神卫生体系建设,以满足因大流行导致的精神卫生服务增长需求。
  • 首个针对COVID-19大流行对心理健康影响的全球研究表明,2020年,COVID-19大流行导致新增5300万例抑郁症(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和7600万例焦虑障碍(anxiety disorders)病例。
  • 2020年,女性和年轻人受抑郁症和焦虑障碍的影响最大。
  • 在2020年受大流行冲击最严重的国家,抑郁症和焦虑障碍的病例增加最多。
  • 作者呼吁各国政府和政策制定者采取紧急行动,加强全球精神卫生体系建设,以满足因大流行导致的(精神卫生服务)增长需求。
《柳叶刀》(The Lancet近日发表的首个COVID-19大流行对心理健康影响的全球研究显示,2020年,由于COVID-19大流行,世界范围内的抑郁症和焦虑障碍病例增加了四分之一以上。

2020年,抑郁症和焦虑障碍病例分别增加了28%和26%。女性所受影响比男性大,年轻人所受影响比老年人大。COVID-19感染率高、人员流动大幅减少(受到如封锁和学校关闭等措施影响所致)的国家,抑郁症和焦虑障碍的患病率增长幅度最大。实际上,在COVID-19大流行之前,抑郁症和焦虑障碍——它们会增加自杀等其他健康结局的风险——是全球疾病负担的主要原因,影响到世界各地数百万不同年龄的人。本研究通讯作者,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昆士兰精神卫生研究中心的Dr Damian Santomauro说:“我们的研究结果强调了加强精神卫生体系建设的迫切需要,以此应对全球范围内日益沉重的抑郁症和焦虑障碍负担。促进心理健康,针对导致不良心理健康状况(大流行已使心理健康状况进一步恶化)的影响因素,以及改善对精神障碍患者的治疗,应是我们努力改善服务体系的核心。实际上在大流行之前,大多数国家的精神卫生服务体系在提供服务方面历来就存在资源不足和组织混乱的情况。满足因COVID-19而增加的精神卫生服务需求将具有挑战性,但不应该因此而不采取行动。”[1]

到目前为止,没有研究分析2020年COVID-19大流行对抑郁症和焦虑障碍患病的全球影响。以前的大部分工作都是在短时间内对特定地点进行调查。

这项新研究首次评估了大流行对抑郁症和焦虑障碍的全球影响,并对2020年204个国家和地区疾病患病率和负担的年龄、性别和地区分布数据进行了量化。

这项研究对2020年1月1日至2021年1月29日期间发表的人群调查数据进行了系统的文献综述。纳入的研究报告了代表一般人群的抑郁或焦虑障碍患病率,并有大流行前的基线数据(pre-pandemic baseline)。这一研究利用疾病建模meta分析工具,基于纳入研究的数据,估计了不同年龄、性别和地区(包括没有纳入研究的地区)COVID-19导致的抑郁症和焦虑障碍患病率的变化,将COVID-19日感染率和人员流动估计数作为大流行对人群影响的指标。

通过系统综述共获取了5683个独立的数据来源,其中48个(其中一个报告了两个地区的结果)符合纳入标准。大多数研究来自西欧(22项)和高收入的北美(14项),其他研究来自大洋洲(5项)、高收入的亚太地区(5项)、东亚(2项)和中欧(1项)。

Meta分析结果显示,COVID-19感染率的增加和人口流动的减少与抑郁症和焦虑障碍患病率的增加有关,这一结果说明,在2020年受大流行冲击最严重的国家,这些障碍患病率的增长幅度最大。

模型估计显示,在没有大流行的情况下,2020年全球应有1.93亿例抑郁症病例(每10万人中有2471例)。然而,分析结果显示,这一年有2.46亿例病例(每10万人中有3153例),增长了28%(增加了5300万例)。新增病例中超过3500万为女性,而男性为将近1800万。

模型估计表明,如果没有发生大流行,2020年全球应有2.98亿例焦虑障碍病例(每10万人中有3825例)。分析显示,实际上,2020年期间估计有3.74亿例病例(每10万人中有4802例),增加了26%(增加7600万例)。新增病例中有近5200万为女性,而男性约为2400万。

2020年,年轻人比老年人更容易受到抑郁症和焦虑障碍的影响。这些疾病的额外患病情况在20-24岁人群中达到顶峰(每10万人中增加1118例抑郁症和每10万人中增加1331例焦虑障碍),并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下降。



研究的作者之一、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昆士兰精神卫生研究中心GBD精神障碍团队负责人Alize Ferrari说:“COVID-19大流行加剧了许多现有的不平等和心理健康的社会决定因素。不幸的是,由于许多原因,妇女总是更有可能受到大流行所致社会和经济后果的更严重的不良影响。更多的照料和家庭责任往往落在妇女身上,还有因为妇女更有可能成为家庭暴力的受害者,这种暴力在大流行的各个阶段都有所增加。

“学校关闭和诸多约束制约了年轻人的学习能力,限制了与同龄人的交往,加上失业风险的增加,也意味着年轻人在大流行期间受抑郁症和焦虑障碍的影响更加严重。政策制定者在加强精神卫生服务的措施中考虑到这些潜在因素是非常必要的。”

作者承认,由于世界许多地区,特别是中低收入国家缺少COVID-19大流行对心理健康影响的高质量数据,他们的研究存在局限性。因此,他们指出应当谨慎解读那些对缺乏数据的国家所进行的外推估计,并呼吁在全球范围内提高数据覆盖率和质量。大多数可用的数据是基于自我报告的症状量表,这些量表只能估计抑郁症和焦虑障碍的可疑病例。更多来自代表一般人群的能获得诊断结果的精神健康调查数据——文献检索限定时期内只有三个研究具有诊断结果——将提高对大流行所致心理健康影响的理解。其他精神障碍(如进食障碍)的患病率可能也受到了COVID-19大流行的影响,作者说,应该在开展新的精神健康调查时对这些疾病进行评估。

牛津大学的Dr Maxime Taquet和Dr Maxime Taquet教授,以及乌普萨拉大学和卡罗林斯卡学院的Emily Holmes教授(没有参与这项研究)在相关评论中写道,“Santomauro及其同事首次对大流行期间抑郁症和焦虑障碍负担的全球洞察,鲜明地突显了大流行对全球心理健康的影响。”他们回应了研究作者关于采取行动加强精神卫生体系的呼吁,“这项研究将因此激励更多的研究,以确定抑郁和焦虑的更全面的地区分布数据以及抑郁症和焦虑障碍的患病率,明确在全球COVID-19大流行背景下改善心理健康的基础机制。”END

NOTES TO EDITORSThis study was funded by Queensland Health, National Health and Medical Research Council, and The Bill and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 It was conducted by researchers from the University of Queensland, Queensland Centre for Mental Health Research, Australia, and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School of Medicine, USA.[1] Quote direct from author and cannot be found in the text of the Article.
*中文翻译仅供参考,所有内容以新闻稿原文为准。原文链接:

Global prevalence and burden of depressive and anxiety disorders in 204 countries and territories in 2020 due to the COVID-19 pandemic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