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红楼案细节公布 看得每一个女人心惊胆战

关于上海小红楼案,《财新周刊》今年1月曾发表特稿《上海“小红楼”黑势力覆灭始末》,文章已被Matters用户@野兽爱智慧全文转载。以下为微博讨论摘录。

@川A1234567:上海小红楼案的细节公布之后,看得每一个女人心惊胆战。

对于女人来说,哪里是安全的?



婚姻是安全的吗?

赵富强的第一个小姐就是他自己的妻子,后面的妻子林某,扭曲变态到成为赵富强管理小姐的监工,变成了最残忍歹毒的老鸨。

被赵富强从农村弄来的小姐,有些是有丈夫的,这些丈夫到了小红楼,就被雇佣成了打手和监工,监视着自己的妻子和其他女人卖淫、卖卵、给赵富强等人代孕。

很难说,赵富强是不是故意找的“有主人”的女人。

原生家庭是安全的吗?

赵富强为了性贿赂高官,保密工作是第一要务。他控制小姐的诀窍之一,就是用各种方式控制女人的家人,2017年,第一次逃跑的陈倩,是被“赵富强带着陈倩母亲赶到警局,最后以家庭纠纷的名义撤案”的。

多么方便,多么省事。可以想象,第一条里那些丈夫,也可以随时充当这个押解员的任务,以家人的名义,女人的所有人权都被剥夺了,她的控诉被视为无效。

受过高等教育是安全的吗?

这个因逃跑被惩罚,绑在取卵手术台上取卵,腹腔积液九死一生,最后失去生育能力的陈倩,是美国留过学的大学生。



她落入魔窟的唯一原因,只是参加了一次在常规不过的面试,就在最常规不过的招聘网上,然后就被软禁、强奸、拍照、接客,逃跑失败,被毒打取卵。

你的城市是安全的吗?你身处的阶层是安全的吗?

小红楼事件就发生在上海,最后向纪委举报成功的舞蹈老师崔茜,本来马上要去韩国留学了,只是想找份临时工作存点钱,就被赵富强物色中了。

(你看,到了一定级别的嫖客,人家不想要农村来的底层女,专门要挑选高学历好样貌的,不是这样的还给资格供卵呢)

不仅如此,因为拥有上海户口,崔茜被赵富强拿着她的户口本复印件,去民政局“被结婚”,全程无需本人到场。这事就发生在2017年,就发生在上海!

被结婚后的崔茜,一直被软禁在魔窟里,取卵代孕,直到生下赵富强的私生子。

她的母亲同样在赵的淫威下毫无办法,还被迫为其私生子上户口,直到母女二人冒死举报,破釜沉舟。

还有个细思极恐的事,这么多完全丧失了人权的女人,这20年里,这些可怜的女人只是被取卵出售吗?她们有没有沦为黑势力和堕落官员的代孕工具呢?那些还没有被领走的私生子,都是赵的吗?

这一切,就发生在眼前,就发生在当下!!!

此刻,我只想捶地痛哭,我只想质问每一个人,我想质问每一个女人!你们还要沉默吗?

对于女人来说,哪里是安全的?对于女人来说,哪里是安全的?对于女人来说,哪里是安全的?!

——————————————————

@川A1234567:昨晚我躺在床上实在睡不着,干脆爬起来码字,这篇写得七零八落的,大家见谅。

我知道有很多姐妹,都因为2020上海小红楼案件的细节公布,和我一样辗转反侧。

这个长达20年,用女人血肉积累的魔窟,展现出来的庞杂、离奇和黑暗,那些漏得像筛子一样的社会现状,彻底击碎了很多女性自我构建的文明幻梦。

人最怕的不是痛苦,而是绝望。当黑云过于庞大,根源过于复杂的时候,我们会处于一种失去语言的状态,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但我不甘心,一定还有什么是我们能做的。我们这些最普通最渺小的蚂蚁,不论法律层面后续如何改进,会不会改进,代孕取卵入不入刑,我们一定还有除了等待之外,能做的事情!

我又爬起来仔细翻看了那几篇报道,发现了两个重要的关键。

赵富强在长达20年的时间里,不论在他面前是农村出身、最无知识、最弱小的底层女性,还是大城市里,受过高等教育、有眼界能力的中层女性,他都可以牢牢控制其身心,让这些女人变成自己的敛财工具和性贿赂筹码。

他靠的,竟然是如出一辙的简单手法。

第一个关键,还要从赵富强的出身说起。

这个20年赚了10个亿非法所得的恶魔,出身极为贫困。从他上一辈开始,连他父亲在内的三个叔伯,穷到只有他的父亲存钱娶到了老婆,然后才有了他这个几代独苗。

赵富强的原生家庭极端重男轻女,他还有个姐姐,在发迹之前,这个姐姐就是弟弟的吸血包,甚至赵的第一任农村妻子,就是吸姐姐的换来的。

在这样极端贫困又极端自私的环境中长大,赵富强渴望往上爬的欲望无比急迫,但他只是个空有野心的小裁缝,他在上海这个大城市,手里唯一的财产,就是那个用姐姐换来的妻子。

于是,他抛弃了道德底线,哄骗妻子卖淫,他的原话是:“如果你爱我,就应该为我们以后的生活多付出一点,等有钱就不做这个了。”

妻子挣来的嫖资成了他的第一桶金,他立刻用这些钱,半骗半雇找来几名底层女性。然后,用或强迫或诱骗的方式,和几名女性发生性关系。

一旦得手,赵富强便偷偷拍下性交视频,威胁这些女人接客,如有不从,就暴力殴打,如果还是不从,就威胁曝光视频,去女性老家宣传她们在上海做妓女。

就是这一招,赵富强一直用到了20年后,后来对付那些受过教育,看上去更有办法的都市女性,也一样好用。

只用这么简单的招数,赵富强就把一个个寻找工作机会的女人,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奴隶。

在赵富强刚刚踏入罪恶行当时,被他控制的女人卖150元一次,在他已经在上海呼风唤雨时,被他控制的高级女公关每一次的陪侍,交易的是无法计算价格的权力。但不论是哪个时期,女人自己拿到手的钱,都少得可怜。

前者全部上缴嫖资,只在每年过年给一点路费和钱,让她们回家不露馅,过年后,这些女人还不得不乖乖回来,她们就这么为赵富强积累了六年财富。

后者,那些看上去有一定人身自由的女公关,在上海,每个月只拿3000元工资,还要签下有高额违约金的不平等合同。就这样,日常殴打侮辱强奸都是寻常。

我看着报道的细节都震惊,为这些女人的“温顺”所震惊。

都不说后来赵富强已经手眼通天的时候了,前期血腥积累的时候,那些女人怎么就这么听话?白白为他卖身六年啊,还有他的妻子?就是因为那么几段性爱视频吗?

就是因为那些视频,在这个男权社会里,它们就是有效的把柄。

因为这些女性太清楚了,不论她是被胁迫还是被迷奸,只要这些视频被发出去,她们在亲人面前在大众面前,是百口莫辩的。

这是专属女人的地狱大门,指认一名女性是妓女,是荡妇,是让她社死最快捷的办法,甚至很多人根本不在意真假。

赵富强之流,自诩为枭雄,以为是因为自己本事过人,才能以微末的出身搏到今天,其实,他不过是一只下三滥的蟲子,给他力量的,让他的伎俩奏效的,是整个男权社会。

每个男人心里都清楚,性羞辱是控制女人的方法,只看他们用不用,怎么用。

赵富强第二个杀手锏,是类似PUA的情感控制。

很多姐妹在看过报道之后,都愤怒地表达,如果自己遇到类似的遭遇,一定要鱼死网破,决不妥协。但是,这样的你们,从一开始就不会是赵的猎物,他从面试开始,就是选择的服从性高的女性。

进入陷阱的猎物,先是被职场打压,赵和其他帮手时而暴怒谩骂,时而侮辱贬低,把新来的女助理骂到怀疑人生。加上小红楼中,处处受限的人身自由,能留下来的女性,已经通过了服从性测试。

过了第一关,在控制洗脑期间,赵富强便软硬兼施。他把自己的魔窟塑造成一个大家庭,所有的女人都是他分等级的情妇,每个人的牺牲和付出,都是为了这个家。

那个为赵卖淫的第一任妻子宗某,在案件的后期消失了,不知道是被赵送回了老家还是离婚了,还是真正“消失”了。但她一直活在赵富强的口中,用她当年的自愿卖身,去教育后来的女人为赵牺牲奉献。

其中,就有一位脱颖而出的林某,她为了表现自己,自愿切断输卵管(避孕和表忠心),竞争到了赵的“妻子”的位置。

林某一边性陪侍,一边承担了小红楼里监工老鸨的工作,协助虐待殴打不听话的女公关们。最终,林某也得到了除赵富强外最重的处罚,有期徒刑 14年。

除此之外,赵的公司里还有几名女公关,是从最开始就跟着他的第一批卖淫女。已经彻底洗脑扭曲的她们,年纪大了之后,被给予些许权利,留下成为新晋公关的管理者,主动劝服不愿做性接待的女助理,她们也分别领到了刑期。

让奴隶去管理奴隶,让奴隶在长期的高压控制中,分不清楚什么是爱,把虐待和剥削扭曲成爱。

这就是赵富强控制女性的精神法宝,再辅以暴力威胁,让女性的家人为人质。他就做到了彻底控制大批女性的身心。

看完案件细节之后,我最害怕的,正是赵富强的手段,虽然特别残暴、心狠手辣,但却非常简单常见,我们在很多不同程度的新闻里,都看到过类似的“应用”。

比如分手后色情威胁、用裸照胁迫女性、PUA骗财骗色、甚至被折磨到自杀的女性,包丽事件等等……

这些应用甚至都不完全是法律层面的问题,因为同样的事情,对男性是无效的,他们无法感同身受的原因也在于此。男性不是社会文化包围圈中的猎物,你没有办法用裸照和性去威胁男性。

这里,就是我们每一个普通女性能做的事情了:对抗这个社会的荡妇羞辱,不让性关系成为女性的致命威胁!

当男性围攻妓女,指认任何一个女人是妓女的时候,站到她的身前。

不论她是不是接受过金钱,是不是在享乐和物质面前犹豫过,只要她此刻想要脱身,那么她就只是犯了一个普通的错误,接受处罚重新开始即可。其他的,我绝对不会多说一个字。

姐妹们,我知道你们有些道德感特别高,有些对婚姻制度的正统性特别维护,但此刻都请暂时放放,请看一看吧!小红楼事件暴露的现实还不可怖吗?

不论你是哪个阶层的女性,这是一个男性可以指认任何女性为妓女的时代!这是一个男性可以强迫女性然后指认她为妓女的时代!这是一个受害女性不敢站出来的时代!我们真的无需做些什么吗?!

不要再跟着男人投石了,不要再荡妇羞辱了,不要再雌竞谁是好女人了,它们全部成为了套在我们自己脖子上的绳索啊!你真的不担心自己也有那么一天吗?

如果我们更团结,像崔茜和陈倩一样的女孩,会不会更早站出来指认恶魔?那些被吞噬的女性,会不会有机会更早脱离魔窟?这一切的开端,会不会都没有机会发生!

如果在20年前,第一个被拍下录像带的女孩,不害怕威胁,而是选择走进派出所……

我知道,这个社会文化的改变,绝非一朝一夕,甚至绝非法律层面的推进就可以做到的,现在和未来很长时间,女性仍然身处男权文化的围剿之中。

在小红楼案件中,女性命运共同体的意义,已经不能更清晰了,哪里有什么低层高层,什么婚内婚外啊,都是男人分门别类的游戏罢了。姐妹们,这次还醒不过来,我真的没有办法了……

此刻,我还想对那些可能已经身在炼狱、进退维谷的女性说,如果可以的话,勇敢一点,不论发生什么,至少在这个社会中,还有很多人不会伤害你们、指责你们,而且我们的人数还在不断壮大。

你们不会社会性死亡的,只要我们还是社会的一员,来到阳光下。

以下为中国数字时代编辑摘自网友评论:

川A1234567:和朋友在网上,找到并整理了一些女生分享的,当年去赵富强公司面试的经历。[网页链接](https://m.weibo.cn/7513210373/4710303532848213)

干哈呀咋地了:没了[裂开]这破微博 还包庇恶魔

DanjoeChandler:微博为什么这样控评啊

大喜大Be:《当前微博不存在》《(20101)该微博已删除》

雪儿不长胖不脱发:说韩国人n号房丧心病狂的,这不比韩国人更加丧心病狂

Depayse:荡妇羞辱还在起作用,我只想对着这父权制说一句,对啊我就是荡妇,怎样?

鸠羽寻栖枝:很恐怖的是……现在可能还有一处甚至更多的“小红楼”埋藏在阴影中,没被曝光…

我有六硬币吗:我们没有制造恐慌,我们只是在表达我们面临的状况

分裂的香菇菌:最难以置信的,这是21世纪上海切实发生的惨案。出现在故事里的每一个男的,包括系统里不作为的执法者,没有一个是无辜的。

药点P脸:最恐怖的是,那个海归女生,留学回到我国最现代化的都市上海,在法制天地节目找一份运营的工作,却没想到这个节目早已被赵富强控制

来源: CDT


上海商界大佬圈养数十性奴卖淫 背后政府官员当保护伞?

「小红楼涉黑案」首脑赵富强,自2000年起靠着控制数十位女性从事皮肉生意,至去年9月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在案中,他涉及性贿赂政府官员、国企干部等人,包括上海杨浦区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卢焱,杨浦区人民法院原院长任涌飞,都是赵富强的「保护伞」。

法院审理查明,赵富强通过长期行贿、请吃喝、请嫖宿等手段,拉拢、腐蚀国家工作人员等,从多家国有企业低价获取大量出租房源转租谋利,还骗取市政拆迁补偿款、租金等共5400万元(人民币,下同)。一审法院曾提到,自2007年至案发,赵富强为牟取不正当利益,由其本人或者通过他人向9名国家工作人员行贿近200万元等。

上海市纪委监委称,卢焱「不仅不在所在地方切实落实好党中央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重大决策部署,反而利令智昏,私底下与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沆瀣一气,为其打听案情、通风报信,甘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任涌飞被指「利令智昏,私底下接受黑社会性质组织成员请託,为其违规干预插手有关案件,实质上已沦为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法院审理查明,任涌飞明知赵富强有违法犯罪行为,2018年下半年经卢焱介绍后仍接受赵的请託,在终结后者名下的潇戈物业公司破产程序等方面提供帮助。2019年5月,卢焱得知公安机关即将拘捕赵富强后,于5月15日上午在自己的办公室内约见赵富强,劝说其尽快离开上海。当晚,赵富强等人逃离上海。次日下午,公安机关在江苏泰兴市将赵富强等人拘捕归案。

去年9月,卢焱因受贿罪,贪污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被判囚17年;任涌飞因受贿罪、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获刑7年半。

除了上述两人,派出所所长、副所长也是赵富强的「保护伞」。

时任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殷行路派出所所长胡程浩、长白新村派出所副所长孙震东,包庇赵富强组织并纵容该组织进行违法犯罪活动;两人犯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分别被判囚4年及1年半。



胡程浩、孙震东犯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分别被判囚4年及1年半。(微信@上海二中法院)

时任上海五环大厦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上海体院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副董事长的被告人林锋与赵富强等人共谋,以虚构事实的方法骗取五环大厦租金差价,令五环投资公司经济损失40馀万元。林锋因犯诈骗罪被判囚3年,缓刑5年,罚款2万元。

时任上海黄浦公共租赁住房运营有限公司总经理江山、租赁管理部业务主管叶鹏晖与赵富强等人共谋,以虚构事实的方法骗取50馀套公租房源,令黄浦公租公司经济损失共48万馀元;两人因犯诈骗罪,分别判囚2年及缓刑2年,罚款2万元。

被告黄飞、张悦参加以赵富强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并帮助赵富强组织以虚构事实的方法骗取动拆迁补偿款共2400馀万元,张悦还伙同赵富强组织其他成员骗取他人1万馀元;两人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诈骗罪,分别被判囚4年及3年2个月,罚款2万元。

来源: 香港01


上海红楼“性奴”案,最令人恐惧的地方是这个

以下文章来源于晓看 ,作者晓看君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除了《红楼梦》之外,叫红楼的都不是好东西。赖昌星有红楼,塌了。有个叫朱宝良的浙江商人,办了公司叫红楼集团,上半年涉黑,判了 18 年,垮了,进去了。

上海也有个楼,人称 ” 小红楼 “。红楼主人赵富强,把这里打造成了上海滩前所未有的 ” 魔窟 “。年轻女性被他困在楼里,在打造得金碧辉煌的内部空间生活,过着 ” 性奴 ” 一样的日子。

上海红楼案令人发指之处在于,赵富强把这些女的当成性工具,用于取悦各路权贵,不仅要她们陪酒陪睡,还要学习各种 ” 技巧 “,更为主动去迎合、满足某些变态的性需求,还会被取卵配种,成为别人的生育工具。不愿意的,除了暴打,还会在私处刻上 ” 赵富强专用 ” 的字样,身心两个方面,都被彻底摧残。

就这样,赵富强用自己控制的女人,拍下与权贵的性爱视频,胁迫诱惑官员,为他办事。就这样,赵富强成了黄浦江大佬,拥有上千处商铺,坐地日进斗金。这样的 ” 商业模式 “,持续了长达 20 年之久。期间发生的故事,即使是已经披露出来的非常简略的报道,都令人不敢、不愿、不忍多看一眼。其中有几个细节令人细思极恐。



1. 有个从美国回来的女留学生陈倩,想在上海找份工作。赵富强开的公司,正在四处招人,伺机择人而噬。倒了八辈子霉的女孩子,把简历投了过去,一面试就被囚禁,奴役。不仅成为性工具,还被当成了生产工具,被赵富强强行打针取卵。取卵的过程是完全掠夺式的,造成了终生不育的后果。

今年,有 1 千万大学毕业生要找工作。合适的岗位要招到合适的人,中间少不了寻寻觅觅的过程。孩子们,这位小姐姐的悲惨遭遇你们一定要记得。在找工作的时候一定要瞪大你们的双眼,不要上当受骗。一定要慎重投递简历,起码对你要对公司稍有了解,才放心去面试。

2. 非常蹊跷的是,陈倩第一次逃跑,到警局报警,赵富强居然能够带着她母亲一起去警局,以 ” 家庭纠纷 ” 的理由,把人由带回了红楼。接警的警员还劝说陈倩,” 跟着赵富强有什么不好的?” 这可真是叫天天不应。

直奔警局要人,不是一般人干得出来的。这一方面说明赵富强极为聪明,用话术把所有人都蒙骗了。另一方面说明他心知肚明,自己完全罩得住。而警员的劝说更加匪夷所思,很难不让人发生联想。就这样,原本以为可以奔向光明的陈倩,又再次回到了魔窟。

3. 在 pua 还没发明之前,赵富强就已经成为个中高手。一些被他控制的女性,在被侮辱、奴役之后,竟然心甘情愿沦为他的 ” 助理 “,为他管理生意,帮着他控制其他女性。在红楼覆灭之际,这些人也都被判刑入狱。

每个普通人都应该警醒,保持独立的人格,是有多么困难,也那么容易就会迷失。一个人,无论在何种艰难困苦之下,都要秉持自我。而赵富强的帮凶女人们,在一个被层层包裹的罗网之中,看不到希望,也不去抗争,反而委身于恶魔。又要比 ” 斯德哥尔摩症状 ” 更往前一步,成为共犯,施恶于他人,以换取恶魔对自己的宽容。

人性,就是这么复杂幽深。

4. 文化是赵富强魔窟最好的遮羞布。赵富强成立了文化公司,拿下了上海法治天地频道《平安上海》栏目运营权。在 SMG 网站的介绍中,法治天地是全国唯一一家专业法治数字电视上星频道。24 小时全天播出,秉承着 ” 弘扬社会主义法治、促进司法公正、维护司法权威 ” 的创办理念,以 ” 引领法治精神、集成法治资讯、提供法律服务 ” 为内容定位。能够拿下这样一个权威频道栏目的运营权,这意味着什么?

5. 犯下如此滔天罪行,赵富强仅被判死缓。其余从犯,分别被判从 2 年 3 个月到 20 年的刑期,其中就包括了一些被他侵犯之后又投身于他加害别人的女性,可怜又可恨。

关于此案,新闻报道极为简略。其中提到无非杨浦区政法委书记卢焱、杨浦区法院院长任湧飞是赵富强的保护伞,在落马的前一天,卢焱还把赵富强叫到办公室,叫他跑路。今年,红楼余波尚未平息。近日,上海松江法院院长张铮被查了,他曾经是 ” 小红楼 ” 案的主审法官。

从法治媒体到政法领导,上海滩被赵富强打得千疮百孔。经验告诉我们,如果你发现一只蟑螂,在暗处起码有 100 只。

这才是最令人恐惧的地方。

 

男子在上海圈养十几名性奴 残忍手段令人咋舌



 2,90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