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汤加火山爆发和海啸:在新西兰汤加人不知道亲人的下落;新西兰军机已启程;喷发或致全球变冷

【澳纽网综合编译报道】

最新消息
* 一架猎户座Orion军机于周一早上离开奥克兰前往汤加,以帮助对海啸和喷发的影响进行初步影响评估。
* 海啸在周六晚上袭击汤加,一直持续到深夜。
* 与岛国的沟通不畅导致与该国人民的联系出现问题。
* 海啸是在海底火山 Hunga Tonga Hunga Ha’apai 的一系列猛烈喷发之后发生的。
* 对居住在离火山最近的一组岛屿中的大约 8000 人的担忧正在增加。
* 在新西兰,民防部门发出警告,要求人们远离海滩。
* NZDF 预计将在今天晚些时候提供有关应对汤加紧急情况的信息。 周日早上,一架新西兰空军波音 757 向北飞行,当时正飞往太平洋的其他地方。



汤加火山:“救助儿童”组织说,火山灰和烟雾会引起人们对空气和水安全的担忧

据“救助儿童”报道,由于周六爆发的 Hunga Tonga-Hunga Ha’apai 火山产生的灰烬和烟雾,汤加的家庭面临着暴露于不安全空气和水的风险。
卫星图像显示,火山喷发释放出 5 公里宽的火山灰、烟雾和气体羽流,在火山上方约 20 公里处上升。 这座火山位于汤加首都努库阿洛法以北约 65 公里处,当地时间周六下午 5 点 30 分引发了 1.2 米的海啸。
在汤加开展教育计划的“救助儿童”正在密切关注局势,并准备在需要时作出反应,但沟通渠道受到了影响。
由于灰烬和烟雾,汤加最紧迫的问题是空气和水的安全。 政府已要求公众暂时戴上口罩并使用瓶装水。

奥克兰大学地球科学教授 克罗宁(Shane Cronin) 说,研究表明海底 Hunga-Tonga-Hunga-Ha’apai 火山大约每 1000 年发生一次的大规模喷发,这次汤加的喷发是其中之一。
火山口是一个直径约 5 公里的火山口状洼地。小型喷发(如 2009 年和 2014/15 年)主要发生在火山口的边缘,但非常大的喷发来自火山口本身。这些大喷发是如此之大,以至于喷发的岩浆顶部向内塌陷,加深了火山口。

克罗宁说,我们仍处于这个主要喷发序列的中间,许多方面仍不清楚。
喷发的爆发力表明,大量新鲜的、充满气体的岩浆从火山口喷发。
目前尚不清楚周六的事件是否是火山爆发的高潮。它代表了一次主要的岩浆压力释放,可能会使系统沉降。
“然而,一个警告就在火山先前喷发的地质沉积物里。这些复杂的系列爆发显示,每1000 年的主要火山口喷发事件都涉及许多单独的爆发事件,”克罗宁说。

“因此,我们可能会处在 Hunga-Tonga-Hunga-Ha’apai 火山数周甚至数年的重大火山不安定之中。为了汤加人民,我希望不会。”

链接




从意大利到因弗卡吉尔都能听到的南太平洋猛烈火山爆发让汤加被火山灰覆盖,看起来像“月球景观”,新西兰的汤加家庭拼命寻找亲人下落的消息。

专家说,在周六火山喷发高峰期冲入天空 20 公里的火山灰云现在正在穿越太平洋,影响斐济、瓦努阿图等国家的大气和日落,以及——可能从今天开始——澳大利亚部分地区。

喷发和由此产生的海啸已经切断了汤加的电力和通讯,水也被距离汤加首都努库阿洛法 65 公里的 Hunga Tonga-Hunga Ha’apai 海底火山大规模喷发所产生的火山灰污染。

到目前为止,尚未确认有人员伤亡,但有报道称至少有两人失踪。

奥克兰的汤加社区迫切需要亲人回家的消息,在巨大火山喷发震撼了这个岛国之后,许多人昨天试图联系他们都徒劳无功。

Ha’apai 更新 – 没有人员伤亡报告

工党议员珍妮·萨利萨是一位自豪的汤加人,她昨晚深夜在 Facebook 上告诉粉丝,她刚刚参加了与汤加卫理公会教会牧师的一次扩大会议,其中包括一位在汤加的牧师。

“其中一个更新是来自 Ha’apai 的‘Ulufonua 牧师……他告诉我们,在 Ha’apai 主岛上没有人丧生。

“饮用水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地上有很多灰烬[和]相当多的房屋被损坏。”

Water is distributed in Fonoi as Tonga's National Emergency Management Office responds to contamination of water supplies. Photo / Supplied汤加国家应急管理办公室对供水污染作出反应,在 Fonoi 分发水。 Photo / Supplied

‘Ulufonua 告诉小组,他们还没有收到来自 Ha’apai 外岛的任何更新。

“我们仍然不知道损失的全部程度。但是,现在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消息,我们还没有知道人员伤亡,”Salesa 说。

随着新西兰准备帮助汤加恢复经济——总理杰辛达·阿德恩已经承诺提供 50 万纽元的初始资金——一架国防军飞机今天可能离开,而新西兰海军舰艇则随时待命,在需要时提供援助。

从意大利到因弗卡吉尔都能听到的爆炸声

爆炸发生在周六下午 5 点后,大约两个小时后,声音传遍太平洋,新西兰也听到了爆炸声。

奥克兰居民布莱恩·汉密尔顿(Brian Hamilton)说:“这就像远处的大炮,爆裂声……非常超现实,因为夏日的蓝天是美丽的,你可以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听到烟花的声音。”

汉密尔顿听力不好,只能听到声音较大的,但他的妻子听得更多。 “你可以在你的耳膜里感觉到它。”

他是新西兰数千名听到海底火山在 2000 多公里外喷发爆炸的人之一。

社交媒体上充斥着来自奥克兰、陶朗加、纳皮尔、惠灵顿和南下至因弗卡吉尔的人们发帖。

奥克兰大学物理学教授 Richard Easther 说,Hunga 的喷发向大气中注入了大量能量。 “爆炸越大,被搅动的空气就越多,所以声音就会越大。

“这不是一堵连续的声音墙,它是一种声音脉冲,它向外发出,以火山为中心有效地扩散开来。”

北岛的人会先于南岛的人听到它。

怀卡托大学物理学高级讲师马库斯·威尔逊 (Marcus Wilson) 博士估计,声音每三秒传播一公里左右,因此新西兰人听到的声音大约是两小时前在 2400 公里外的汤加发生的。

随着声音的传播,单一的爆炸声会分散开来,作为持久的隆隆声到达,可能需要几秒钟才能通过。 “这将是你听到的非常低沉的声音,一种非常深沉的隆隆声。”

汤加家庭急需亲人的消息

一名奥克兰男子的家人设法与首都努库阿洛法的一位亲戚取得联系,后者称该岛在周六晚上的喷发后“被火山灰覆盖”。

Manurewa 高中的老师 Sola Vuna 说,他的家人昨天早上晚些时候才收到亲戚的简短信息。

他描述了主要的海滨道路 – Vuna Rd – 覆盖着来自大海的火山灰。

昨晚通信线路仍然中断。

Damage to the village of Pangai on Ha'apai. Photo / SuppliedHa’apai 的 Pangai 村遭到破坏。 Photo / Supplied

这位亲戚还报告说,’Eua 岛上的码头遭到严重破坏,Nomuka 和 Atatā 小岛上的人担心,这两个岛上距离 Hunga Tonga-Hunga Ha’apai 火山最近,气体、烟雾和灰烬周六喷出空中高达 20 公里,汤加和更广阔的太平洋周围发生了海啸和汹涌的巨浪。

Vuna Rd 也经过了被疏散的皇宫。图普六世国王是撤离的成员之一。

Vuna 说,美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各地的表亲拨打了各种电话号码和通过 Facebook 页面联系王国亲属。

“我们都在努力,我们仍在努力,”他昨晚说。

“我妈妈的兄弟姐妹和堂兄弟都在汤加,我爸爸——他的两个哥哥都在那里。”

Vuna 说,他年迈的父母 Salome 和 Filimone 周六整晚都在祈祷并收听汤加广播电台的最新消息。

“[星期六]晚上有一个在线祈祷会。妈妈一直在哭,又唱又哭。”

奥克兰汤加社区领袖 Melino Maka 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是最糟糕的部分。

“我甚至尝试通过他们的直接私人电话给我认识的一些部长打电话——完全没有运气。”

人们认为,来自水下火山的火山灰云污染了汤加的供水,并引发了人们对空气有毒的担忧。

周六晚上转移到汤加最大岛屿汤加塔布的高地的伊利萨托拉描述了当他和他的家人开车前往安全地带时,岩石倾泻而下。

“火山喷发的小石头开始像雨一样落下,”他在由斐济时报翻译成英文的社交媒体上发布的视频中说。

新西兰驻汤加代理高级专员彼得隆德告诉 TVNZ,汤加首都努库阿洛法在被火山灰覆盖后看起来“像月球景观”。他说,Nuku’alofa 海滨受损严重,西海岸“遭受重创”。

“谢天谢地,我们没有面临大规模的破坏,但鉴于火山灰对土壤和土地造成的影响,将会有一些严重的问题需要解决。”

隆德说,有报道称有人下落不明。

没有关于受伤或死亡的官方报告,但昨天总理阿德恩表示,卫星图像“让人们了解了那次喷发的规模和暴力程度”,让那些看到海啸的视频的人“非常担忧”,。

阿德恩承诺为汤加提供所需的任何帮助。 Ardern 说,最初的要求是用水,因为现有供应受到火山灰的污染。

新西兰已承诺提供 500,000 纽币的初始援助作为“起点金额”。

阿德恩敦促在汤加的新西兰人让家人了解他们的健康状况。

太平洋人民部长奥皮托.威廉.西奥(Aupito William Sio)说,那些与汤加有联系的人担心是可以理解的。

“太平洋地区是我们大家庭的一部分,因此这里的侨民非常关注。”

周六晚上的海浪蔓延到太平洋周围,但在新西兰北部的 Tutukaka 码头受到的打击最为严重,对船只和设施造成了数百万纽币的损失。有 50 至 60 艘船只受损,约 12 艘沉没。

Jongejans believes the tsunami inflicted millions of dollars in damage at Tutukaka Marina.
图图卡卡码头的部分损坏船只。 (Source: ALISON JEFFS/SUPPLIED)

日本、夏威夷、阿拉斯加和美国太平洋沿岸发布了海啸警报。作为预防措施,南加州当局关闭了海滩和码头。

灰云横穿太平洋

WeatherWatch 表示,火山爆发产生的火山灰云现在正在向西移动,穿过太平洋。

“特别是斐济、瓦努阿图和新喀里多尼亚受到影响。最初的大喷发始于围绕震中的圆形,但很快就被一股东流向西推向斐济。”

WeatherWatch.co.nz 表示,这股主要的火山灰云正在高海拔地区快速向西飘移,今天可能会飘过昆士兰。

目前,新西兰天空中火山灰的风险有限,尽管前热带气旋科迪可能会将一些气旋拖到北岛以东。”

原文链接




火山喷发在地球上并不罕见,但是像2022年1月15日太平洋岛国汤加出现的火山喷发绝对是罕见的,它很可能是数十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火山喷发。

​汤家这个岛国位于南半球,在澳大利亚以东新西兰以北的地方,距斐济650公里,距新西兰1770公里,距澳大利亚则在2000公里以上,该国的陆地面积只有747平方公里,位于环太平洋火山地震带上,国土基本上都是由火山喷发生成的,从当地时间2022年1月14日上午开始,汤加的洪加汤加火山就开始喷发,到了15日又发生了十分猛烈的喷发,当地人称场景如同世界末日。

这次火山喷发威力之大,就连洪阿哈阿帕伊岛都直接消失了。

这座小岛是在2014年火山喷发而形成的,如今又因为火山喷发而消失…

在火山喷发后,很快,汤加首都努库阿洛法就观测到了火山喷发导致的海啸,1.2米高的海浪纷纷扑向海岸。

在东京奥运开幕式上出圈的汤加帅哥旗手运动员皮塔也都因为联系不上家人而担心不已。


目前住在澳大利亚的他在社交媒体上表示,海底火山喷发导致他和位于汤加哈派群岛的家人们失去了所有的联系。

​从卫星拍摄的照片上看,其喷发规模相当巨大,先是一朵蘑菇云从海洋上凭空出现,接下来迅速变大,宛如引爆了一颗巨型核弹一样,蘑菇云直冲九霄并向外扩展,覆盖了数万平方公里的天空,整个汤加王国都被笼罩在了火山灰形成的云层之下,并且火山云仍然在扩散中。

而来自火山喷发处的冲击波横扫大海,扩展出了太空中肉眼可见的直径至少2000公里的一个巨大圆环,席卷周边上百万平方公里的海洋,在大气层中形成的波纹如同水波一样,比其附近的一个热带气旋还大,其巨大的声响可在斐济、新西兰与澳大利亚听到。

该火山大致位于首都努库阿洛法以北65公里处的洪阿哈阿帕伊岛,此岛本身就是个火山岛,这也是该岛火山已知的最大规模的一次爆发。有专家估计级别或达到了VEI-6级,是1991年6月15日菲律宾皮纳图博火山爆发后至今唯一的一次VEI-6级的火山喷发,而皮纳图博火山喷发的烟柱曾高达40公里,所在的山峰被崩掉了300米,喷发时向平流层中喷射了约2000万吨二氧化硫,这些物质和火山灰减少了地球上的10%的阳光,导致之后的两年地球进入了“火山冬天”。

菲律宾皮纳图博火山爆发示意图

但汤加火山的爆发猛烈程度或超过皮纳图博火山,卫星图还观察到巨大的火山烟柱的顶端温度已经下降到零下100℃以下,并且伴有水蒸气结晶现象,推测火山灰已经触达大气平流层,烟柱最高处或已超过2万米(海平面以上20公里),预估还会不断升高。

汤加火山喷发后的海啸扩散示意图

已经有气象专家表示汤加火山或引起全球气温下降,因为如此规模的火山喷发。必然会将大量火山灰抛入大气层,而这些火山灰会随着赤道西风带向西漂移,附近正在活动的热带气旋也会将火山灰向四方扩散,所以这些火山灰会渐渐弥漫到全球大气层中,导致大气透明度降低,地表接收的阳光减少,那么地表气温就会下降,气候灾难也会随之而来。



火山大规模喷发对于全球的植物生长与农业生产都是很不利的,同时对动物也会有很大影响,低温也同样不利于很多动物的生长,而植物减少也会让动物的食物来源减少,前面提到的菲律宾皮纳图博火山1991年的爆发就曾经引起之后两年地球气温下降0.5℃,所以如此规模的火山喷发也是一场罕见的自然灾难,目前人类对于这样的灾难还无能为力。

虽然这次火山喷发,太平洋沿岸国家首当其冲,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但它造成的影响还会继续波及全球。

今年火山喷发,未来全球将可能出现粮食短缺,农业大规模减产,多国发生饥荒的状况。
因为大量火山灰释放到空中,直接引发的结果就是灰尘遮挡太阳光线,导致绿色植物得不到充分阳光照射,从而造成大规模粮食减产。

更可怕的是,人类可能又会遭遇一次“无夏之年”。

1815年印尼坦博拉火山爆发,连续爆发了3个月之久,大量喷出的火山灰和有毒气体充斥在云层中,长期阻挡了太阳的照射,直接导致了1816年全球极寒气候。

当时欧洲、北美和亚洲的夏季都出现了霜冻和降雪,六月飞霜的惨况在现实上演。美国7、8月仍见河水结冰,有的地方甚至还出现了一日之内从35度高温骤降到零度低温的情况。

欧洲还出现洪水泛滥,德国8月出现霜冻,整个欧洲有20万人死于这场灾难。

我国也有历史记载当年南方地区夏天都在下雪的情况。

这样的异常气候导致农作物大量减产,全球多地陷入饥荒之中。

如今只希望汤加能够尽快恢复通信吧,处于灾区的人民都能得到救援,生活早日恢复正常。

在天灾面前,人类无比渺小。

平安没事,就是我们最大的幸运…

(摘自英国那些事儿)



汤加海底火山喷发火山灰直冲20公里高空,多国发布海啸预警

汤加海底火山喷发,对太平洋周围的海啸威胁开始消退

 1,454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