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的野心不是只拿下乌克兰 终极目标重塑欧洲格局

国际新闻 时政评论

2月22日,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俄罗斯军队正环集乌克兰东部,全世界目光都投向这里。但普京(Vladimir Putin)的雄心远不止于此,他要的是重塑后冷战时代的欧洲格局。

除了大规模的军事调动,俄罗斯周一又宣布准备承认乌克兰两个分离地区的独立,并向当地派兵。不管后事如何发展,普京的态度已很明确,他想重绘冷战后的欧洲安全版图。

普京在周一的讲话中罗列了过去三十年欧美国家对俄罗斯的伤害。“俄罗斯完全有理由采取反制措施保障自身安全,”他说。“这也正是我们要做的。”



这场长达一个小时的讲话,加上普京在这场危机前向美国提出的各项要求,都揭示出普京对未来的愿景寻求从多个方面重建昔日荣光。

普京试图阻止北约(NATO)进一步东扩,认为这是对俄罗斯安全边界的蚕食,是西方国家欺骗与背信弃义的象征。他希望北约将其军事范围缩小至上世纪90年代的格局,也就是北约向德国以东扩张以前。这意味着欧洲在90年代发生的许多重大变化都要被推翻重置。

总而言之,普京试图消除1991年苏联解体带来的许多安全后果。这位俄罗斯领导人称苏联解体是20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灾难”。

鉴于过去一个世纪爆发了两次世界大战、发生了德国纳粹对犹太人的大屠杀事件(Holocaust)和其他许多事件,普京使用“最大”一词发人深省。这反映了他在20世纪90年代的亲身经历:当时苏联解体,俄罗斯经济直线下滑,莫斯科不得不依靠西方提供的物资,俄罗斯国内也发生了动荡。而与此同时,西方国家则对冷战的胜利进行了大肆宣扬。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历史学教授Mary Sarotte说,那些年是普京亲身经历的一部分。柏林墙倒塌时,普京是一名驻扎在德国德累斯顿的克格勃特工,之后,在1990年苏联即将解体时,他被调回国内。

Sarotte说,就像苏联时期那样,普京现在正寻求在俄罗斯周围建立一个缓冲区,并用强硬手段恢复俄罗斯与美国平起平坐的超级大国地位。

普京希望直接与美国打交道,而无视其他北约国家首脑,这种做法也折射出他的一些主张:全球事务应由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大国决定;北约是美国的工具,就像之前华沙条约(Warsaw Pact)是苏联的工具一样,其他成员并无话语权;莫斯科应掌控自己的后院,就像在苏联时代时那样。



川普政府时期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欧洲和俄罗斯事务的高级主管菲奥娜·希尔(Fiona Hill)说:“俄罗斯希望拥有强制性权力,这就是这场危机的关键。”乌克兰的需求没有得到任何关注,在普京的叙述中乌克兰甚至不是一个国家。

普京去年7月份曾发表长文赋予俄罗斯对乌克兰主张的正当性,他写道,俄罗斯人、乌克兰人和白俄罗斯人同为一个民族,都是古罗斯的后裔。他写道,乌克兰首都基辅是俄罗斯城市之母。古罗斯是九世纪欧洲最大的国家。

希尔说:“对于普京来说,这不仅是30年的历史错误,也是几个世纪来加诸于俄罗斯、苏联和俄罗斯帝国的伤害。”

德国总理朔尔茨(Olaf Scholz)周末在慕尼黑表示,若从普京的历史观看,这场危机不容乐观。

朔尔茨说:“能够保证欧洲安全的唯一原则是接受边界现状。”

普京的逻辑

西方许多在职和前任官员在回顾历史时表示,美国及其盟友上世纪九十年代在处理对俄关系方面显然存在欠缺,过分炫耀冷战的胜利。

一些人还说,欧洲需要重新订立安全协议,部分原因是苏联时期旨在缓和紧张形势的许多武器协议在彼此抛出作弊指责的情况下已被废除。

尽管这些官员表示,莫斯科必须参与这些讨论,但他们不会甘愿成为普京恢复昔日荣光相关努力的同谋。

“尽管我认为西方外交在20世纪90年代是傲慢无能的,而且我们现在正在付出代价,但这并不是普京摆出架势、让人认为他将发动战争的理由,”苏联解体时担任英国驻莫斯科大使的Rodric Braithwaite说。

他说,普京的观点并不是独有的。“普京所说的苏联解体的耻辱、北约的扩张,以及俄罗斯和乌克兰历史之间的紧密关联,并不仅仅是他自己的想法,”Braithwaite说。“众多俄罗斯人与他有相同的想法和感受。”

但在1994年,俄罗斯曾与美英两国共同承诺“尊重乌克兰的独立和主权以及现有边界”,并承诺“不对乌克兰进行武力威胁或使用武力”,这一安全保障当时让乌克兰吃下“定心丸”,放弃了手中的核武器。

俄方目前诉求是要美国同意阻止北约进一步扩张;如果美国满足该要求,若乌克兰以及芬兰和瑞典想加入北约,将不会被接纳。美国已就这些要求作出回应,但没有披露回应的内容。

俄罗斯还希望美国和其他非本国的北约部队撤出1997年后加入北约的成员国境内,这些国家包括所有那些前苏联加盟国。俄罗斯还要求美国从欧洲撤走核武器。俄罗斯希望通过签署条约的方式得到这些承诺,想必俄方也知道任何一位美国总统都不会签署这样的条约,参议院将会拒绝批准。美国的最新北约盟友也会反对。

根据普京的说法,西方在20世纪90年代欺骗俄罗斯的行为始于围绕德国统一的讨论,后来延续至1997年签署《北约—俄罗斯基本协定》(NATO-Russia Founding Act)之前的谈判;这一协定为北约和俄罗斯之间的合作奠定了基础。

俄罗斯指出,在1990年讨论德国统一问题时,美国和其他西方政要及官员曾向当时的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Mikhail Gorbachev)保证北约不会东扩,而且北约还在1997年承诺,其驻军不会超过其当时的东部边界。

Sarotte通过查阅官方和私人记录试图验证俄罗斯的说法,发现美国和欧洲的政界人士确实在1990年暗示北约不会向东扩张。1997年,北约宣布无意将部队移至苏联边境附近。但俄罗斯政府从未收到以法律形式做出的保证。

在最近出版的专着《不会东移一寸》(Not One Inch)中,Sarotte描述了美国前国务卿贝克(James Baker)在1990年是如何向戈尔巴乔夫提出一个假定性条件的:“你们放弃东德,我们承诺北约不从当前位置东移一寸,如何?”

时任德国总理科尔(Helmut Kohl)也在莫斯科对戈尔巴乔夫保证北约不会东扩。但这些声明和类似的保证都没有被正式提出过,这主要是因为美国前总统老布什(George H.W. Bush)希望北约覆盖东德。1990年统一德国的协议明确将北约扩展到了东德领土。



高风险

普京过去曾表现出很擅长利用边缘政策。Braithwaite说,在2008年入侵格鲁吉亚和2014年入侵乌克兰的行动中,“他非常清楚何时停止,而且两次都得到了他想要的结果。”

这一次,普京大幅提高了赌注,没有给自己留下轻易脱身的机会。他可以将部队调遣回国内,声称他已经获得了西方领导人的关注,以及美国就欧洲安全问题展开谈判的承诺。然而他提出的要求是不可能实现的新安全条约,鉴于此,如果不声不响地将风险降级,可能会有失颜面。

如果他入侵乌克兰,风险很高。西方军事分析人士认为,俄罗斯军队会取得胜利。但若寻求长期征服抱持敌意的民众,可能导致俄罗斯陷入泥潭。

即使派兵再次吞并乌克兰的部分土地,例如建立穿过乌克兰的陆上连接,连通俄罗斯占领的克里米亚地区,很可能也会引发西方的严厉制裁。预计普京将在2024年竞选连任,而遭遇制裁可能会导致反对他连任的呼声高涨。

这些情况引发了这样的质疑:普京得到了什么建议,以及建议来自哪里。在新冠疫情期间,他在克里姆林宫显得越来越孤立。或许普京已经决定,是时候作出改变了,但军事行动的结果很少会在计划之中。

Braithwaite说,这可能与另一位在任时间较长的领导人——英国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有相似之处。

他说,打个不太确切的比方,普京所处的情况与撒切尔在1989年、1990年的情况类似,当时她正在失去政治本能;最有可能的情况是,普京已经失去了知道什么时候该停手的本能。

来源:华尔街日报

https://all24x7.com复制到浏览器上打开



 1,473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