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连斯基背后的“数字军师”:90后副总理主战网络

军事 国际新闻

战事打响不久后,乌克兰数码化转型部长兼副总理费多罗夫(Mykhailo Fedorov)——一名90后前互联网公司创始人,在Twitter上发帖:“@elonmusk(马斯克),就在你试图在火星殖民的时候,俄罗斯争试图占领乌克兰!…我们请求你向乌克兰提供星链(Starlink)基站,并让理智的俄罗斯人站出来。”



两天后,星链服务在乌克兰启用,多个通讯和互联网遇到攻击而中断的地区重新联通。费多罗夫仅用了一条推文就解决了问题,更获Tesla首席执行官马斯克亲自回复,这成为了眼下有着虚拟与现实双重战线的当代战场的一个标志性时刻。这位乌克兰史上最年轻部长,正在用网络技术和社交媒体为乌克兰铸造一道坚实的防线。

Starlink service is now active in Ukraine. More terminals en route.

— Elon Musk (@elonmusk) February 26, 2022

从科创企业到作战“前线”

计算机科学专业出身的费多罗夫在在乌克兰南部一个叫做瓦西里耶夫卡的小镇长大,在进入政界之前,他成立了SMMSTUDIO──一家从事数字营销工作的互联网科创企业,致力帮助各类企业、尤其是年轻创业者在Facebook和Instagram上设计广告、吸引流量。也是在这份工作期间,他在2018年与泽连斯基共事,并在后者开始总统竞选后,担任其“数字竞选”的负责人,成功利用社交媒体为泽连斯基塑造了一个“年轻变革者”的形象。

2019年泽连斯基当选后,费多罗夫以仅28岁的年龄成为乌克兰最年轻的部长,领导数字转型部。在俄乌战事爆发前,该部最突出的项目是一个名为Diia的应用程序,以作为实现 “智能手机中的国家”愿景的一部分。通过该应用程序,民众可以支付交通违规罚款、水电等各类生活账单,亦可以作为电子护照或驾照使用,目前使用率已经超过全国人口的四分之一。

这个APP从提出到正式运行仅用了短短四个月,而费多罗夫希望,到2024年乌克兰政府公共服务可以100%线上化。但在战事干扰之下,这个目标可能要暂时延后。眼下的Diia也已经因应战事需要被重新设计——它可以让使用者快速的向乌克兰军队捐款,上传照片和影像来通报俄罗斯军队的动向,还可以通过该程式观看24小时在线的俄乌战事的电视报道,还提供儿童视频频道来帮助那些为躲避空袭而被困的家庭。

“公开羞辱”科技巨头

2月24日以来,费多罗夫立即不惜一切方法和手段向西方科技企业施压,试图在各种渠道让这些企业切断与俄罗斯的关系,包括苹果公司的和PlayStation的线下销售、Netflix、Google、西联汇款(Western Union)和PayPal等。尽管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的制裁措施很可能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但费多罗夫明在科企上的推波助澜不可忽略。

他致函苹果、谷歌和Netflix,要求他们限制在俄罗斯的服务。不到一周后,苹果公司停止在俄罗斯销售新的iPhone和其他产品。对苹果、谷歌、Netlix的致函,他通通在社交媒体上公开发布,他本人所说的“公开羞辱”似乎是有效的——战事开始后,他的“老板”泽连斯基也在一直贯彻此一策略。



他还与Google负责政府事务和公共政策的副总裁巴蒂亚(Karan Bhatia)通话,Google则在此之后调整了在俄所提供的服务,包括限制谷歌地图部分功能、暂停产品销售,并禁止Youtube上俄罗斯官方媒体的内容访问。此外,他还和送来星链服务的马斯克保持短讯联络、和Meta(即Facebook)全球事务副总裁克莱格(Nick Clegg)邮件沟通。

费多罗夫在一次采访中表示,他希望通过实现对俄罗斯的“数字封锁”,最大限度限制俄罗斯民众的生活、创造不便。

费多罗夫在Twitter公开向Apple CEO库克施压:

I’ve contacted @tim_cook, Apple’s CEO, to block the Apple Store for citizens of the Russian Federation, and to support the package of US government sanctions! If you agree to have the president-killer, then you will have to be satisfied with the only available site Russia 24. pic.twitter.com/b5dm78g2vS

— Mykhailo Fedorov (@FedorovMykhailo) February 25, 2022

组建IT志愿军

但这名“数字军师”战功不止如此。战事开始不久后,乌克兰技术部门收到大量请求,该部门副部长博尔尼亚科夫(Alexander Bornyakov,暂译)表示,人们主动征询:“我们如何帮助你们打击俄罗斯的侵略?”

但由于这些信息太多,政府有很多事情要做,没有时间来管理它们。费多罗夫于是心生一策,决定开通一个Telegram频道:“我们需要直接引导他们……让我们邀请他们,给他们任务来执行。”这就是如今有着超过30万成员,由乌克兰国内外开发人员、营销人员、安全专家等组成的“IT志愿军”。该频道由乌克兰数字转型部不断提供俄罗斯企业和网站的IP地址、传播虚假信息的亲俄社交媒体账户等,由成员自主发动攻击。

如果说Diia应用程序尚不能很好的凸显费多罗夫战略部署中的互联网思维,那么组建“IT志愿军团”则毫无疑问是去中心化、众包模式的最佳体现。这30万人的网络大军中,由来自瑞士、精通电脑的青少年,有来自纽约的普通前职教师,也有来自立陶宛的IT专家。

来自立陶宛的Enrique对《卫报》记者表示:“在我的一生中,我从未见过如此多的人想要做一件事。”他说:社交媒体的即时性,尤其是看到即时结果的快感令人振奋,“一切都在实时发生,一切都在向每个人实时传播。”

监控全球互联网连接的公司NetBlocks称,该“黑客军队”已经成功地破坏了俄罗斯的网络服务,战事开始以来,克里姆林宫和杜马(俄罗斯下议院)的网站一直是 “断断续续”。国有媒体服务、几家银行和能源巨头Gazprom的网站也成为了攻击目标。

31岁的费多罗夫从一名年轻的技术官僚迅速变成了数字战场上的指挥官,那些从前仅存在于科创企业的年轻思维和技术手段被无缝嫁接至战时指挥室,取得了出人意料的成效。无论最终战局如何,费多罗夫和他率领的“hoodie军团”,都在现代数字战中留下了具有开创性的经验。

来源: HK01



 1,507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