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役7年,2娃妈妈,40岁李娜向生活妥协

“我现在最重要的身份?”

李娜想了想,笑着说

“就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呀”

上个月底,李娜度过了自己40岁的生日。

时隔多年,这次外滩君在上海见到她本人,依然扎起的利落马尾,熟悉的健康肤色,身形和精神状态都保持得和当运动员时并无二致,岁月似乎也没在她脸上留下痕迹。



与人交谈时,她的语气平静,嗓音不响,却带着一股气定神闲的劲儿,和曾经网球场上脾气火爆、大杀四方的状态截然不同。

这样的温柔来自于身份的转变——她现在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女儿7岁,儿子6岁,都是最淘气又需要关怀的年纪。

李娜也会适当地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和丈夫姜山一同亮相综艺,出席品牌或慈善活动。

今年妇女节前夕,李娜来上海的目的就是参加一场和王珊珊、吴海燕、刘湘等其他领域运动员的“天生准备好”圆桌对谈,同时为自己投入颇多心血的“撒开脚丫”公益活动站台,帮助更多女孩爱上运动。

01

一家四口的运动生活

李娜说,“孩子的妈妈”是现在自己最重要的身份。有了孩子之后,从没进过厨房的李娜开始学着做饭。

“有一天我就躺在床上开始想,我自己最喜欢吃的菜,好像都是妈妈做的。等他们长大了,如果问他们最喜欢吃什么菜,他们说不出来,因为妈妈从来没给他们做过饭,不是因为忙而是因为懒,这对于小朋友来说是挺可悲的。”

碰到不会做的菜,她会先打电话给自己妈妈,从买肉开始一步步学。以前她总会觉得妈妈唠叨,但现在她明白了。

“妈妈这个角色是世界上最难的。不管你是职业女性、演员明星还是运动员,其实都是很个体的,但当了妈妈以后,所有的计划和作息时间都要以孩子为主,得把他们先照顾好了,我才有精力考虑自己的事。”



李娜觉得自己很幸运,在她看来,这一对小天使是自己领悟生活的新开始,他们在相互学习,一起成长。

她发现,有很多事情原来站在小朋友的角度来思考是完全不同的。

就像在超市里大人推着购物车,都是从一米七的高度看着货架,她偶然蹲下和孩子对话时,发现她们目之所及的世界完全不同。

李娜如今还是保持着每天慢跑10公里的运动节奏,如果碰上疫情或天气原因,也会在家骑自行车、跳操,做做俯卧撑、仰卧起坐,这些日常行为,其实孩子们都看在眼里。

她和姜山会有意识地让孩子加入运动中来,一家四口做俯卧撑的画面非常有爱,孩子躺在妈妈身下,每做一下俯卧撑就亲一下小脸蛋。轮到爸爸时,孩子就会骑在他背上负重。

这样的耳濡目染之下,两个孩子也都对运动有了很大兴趣,跟着爸妈一起去游泳,今年借着冬奥的热潮开始滑雪。

李娜在武汉长大,踩上雪板今年是头一回,孩子看见雪比她更兴奋,摔了也不觉得疼,就是好玩。

02

身为榜样让女孩子爱上运动

“如果孩子以后也决定走体育的道路,你会支持吗?”

李娜想了想说,其实他们选择任何一条道路,她都会大力支持,自己从小就是这样一路走过来的,知道干体育有多苦多累。

“只有自己决定过、苦过,当向往的生活真正来临之后,他才会珍惜。如果什么事情都帮他们去做选择,他们可能不太会珍惜。”

从6岁起第一次拿起球拍,到32岁退役,李娜的童年和青春都留在了网球场上。

12岁那年,她跟父母认真谈过一次,“这(网球)不是我的选择,我不太喜欢”。但父母让她坚持,她也就坚持了下来,一直到功成名就。

这个年纪更多的女生没能坚持下来——根据调查数据,在全球范围内,9至14岁的女孩放弃体育运动的概率是男孩的两倍。



在最近的运动员圆桌对谈中,几位运动员姑娘也不约而同谈到这一点,女生在十几岁发育过程中,运动时会对周围人的眼光非常敏感,有时候还会被操场上调皮的男生指指点点。

更大的问题在于,这个社会对于女生爱运动这件事的看法,是否存在着偏见。

“那个年龄段是叛逆期,如果运动时候感受不到身边人的鼓励,反而听到什么你一个女孩子干嘛要那么好动之类的,就很容易放弃了。”李娜这样说道。

“别的女生都去逛街、购物,你一个人去运动,会觉得自己不合群,慢慢被孤立。”

比如“亚洲人不太适合打网球,很难取得好成绩”,这样的话李娜听过太多次,至今耿耿于怀。

“有人说这是体质问题——请问是什么体质问题?我在德国做膝盖手术的时候,隔壁床70岁的德国老太太,和我的康复训练计划是一样的。那时候我很吃惊,因为我会联想到当年我姥姥或奶奶在干嘛。”

她说,这样的运动观念,就是一代一代下来的,这并不是天生的体质,而是后天培养的。

03

与自己较劲的职业生涯

如今的李娜,家庭占了7成精力,还留了3成放在了工作上。

退役前她就做好了计划,想开网球学校,这是她自己回馈网球的责任与方式——不一定要培养冠军,而是为了更多当不了冠军的孩子,为他们对网球的热爱找一条出路。

“理想很丰满,但现实还是有点骨感。因为体育是一个长线的教育,不是短期就能看到成效的,所以找一个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很重要,现在还在努力中。”

在球场上,李娜曾经代表着亚洲女球员最极致的力量打法,进攻端刚猛果敢,似乎永远都不会跟外界妥协。



“我觉得运动员是一个很神奇的职业,站在球场上我们就是战士,必须拼尽全力。”李娜说。

“有时候上场前你知道自己状态不好,也必须要装得像打了鸡血一样,其实内心是很抵触的。但裁判没有说比赛结束,你就没有输,就是在这样不断挑战、突破的过程中来提高自己。”

这样的较劲,从她16岁成为职业选手时就开始了,当时有媒体问她最大的梦想是什么,她说希望能打到职业前十,“我知道这个目标很难,但我会努力。”

04

怀念那个不妥协的自己

现在,李娜还挺怀念以前这种较劲的那种感觉,也会怀念那种独自上场的压力感,“是那种压力感推着我往前走的,现在生活当中不可能了。”

她变得更柔软,会在生活中妥协,今天办不成就算了,明天再说。

“被观众认可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但如果太多人在看着,我不太确定运动员们能不能在场上保持专注,因为人的注意力是有限的。”

她明白,人们看待“运动明星”的方式早已和十年前不一样了。以前的运动员只在于场上,大家并不了解他们的真实生活,但现在粉丝想看到他们更多场外的样子。

“特别是这几年,环境变化太快了,我也在慢慢适应年轻人的想法。(年轻运动员)不可能再按照原来我们那时候的生活方式来生活的,完全不一样,这也是我正在学习的东西。”

对于后辈运动员,李娜说,享受外界的目光没什么问题,但还是尽量能在专业上有所区隔。

“因为你的社会影响力,是建立在自己专业领域的基础上的,在自己的专业站稳了,才有能力去创造改变。”

来源: 外滩TheBund



 48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