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这些霸气名言 大都不是他说的 中文营销号说的

人家想说的,本来也不是这个意思。

昨天写了两篇关于俄罗斯胜利日阅兵的短文(《普京今天的演讲,好像有点短……》),我发现有不少读者在文章底下留言,刷一些“普京语录”。

说起来,“普京语录”在中文互联网上几乎已经传成了一种段子,你在网上搜“普京”“霸气”“发言”这些词儿,会有大量似是而非的“普京语录”给你。什么“如果俄罗斯不存在了,还要世界干什么”之类的。



其实你仔细查查,这些话大部分都是中文营销号替他说的。

而其中最为著名的,可能莫过于“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这句话,最近几年尤其是俄乌战争爆发以来,对普京不同态度的国人都拿这话来说事儿。

这句最著名的“普京语录”,同样恰恰不是普京的原创——说过类似话语的应该是沙俄宰相斯托雷平,而且原句也不是这个。

彼得·阿尔卡季耶维奇·斯托雷平,这个人对中国大众来说可能很陌生,但了解俄罗斯历史的人,应该知道此公大大的有名。

2008年的时候,俄罗斯搞过一次电视民意调查,评选“最伟大的俄罗斯人”,斯托雷平当时高居第二名,而第一名则是涅夫斯基,大名鼎鼎的彼得大帝,列宁、斯大林、叶卡捷琳娜、门捷列夫、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柴可夫斯基等人都排在他之后。

那斯托雷平干过什么,让俄罗斯人对他如此崇敬呢?说来奇怪,他仅仅在沙俄快完蛋的时候干过五年宰相。

凡鸟偏从末世来

众所周知,俄罗斯这个民族,输什么也不能输外战,只要外战一打输了,俄罗斯内部就要出问题。

1853年-1856年的克里米亚战争中沙俄输给了英法,已经给其国家造成了一轮危机,把沙皇都给急死了,后来是靠卖阿拉斯加给美国和在远东欺负“大清”,才勉勉强强把这口气给缓了回来。

可是到了1905年的时候,北极熊又活到坎儿上了——在中国东北居然被他们所看不起的“黄皮猴子”日本人揍的鼻青脸肿,对马海战一仗,直接把俄罗斯帝国搞成了“无海军国家”。彼得大帝以来苦心经营的海权梦毁于一旦。

更糟糕的是,从1902年起,因为粮食歉收、沙皇穷兵黩武等原因,俄罗斯经济、政治本就已经处在了崩溃的边缘。听闻前线战败的消息,就更要命了,从民粹派、社会党人到列宁,迅速就达成了共识——“反他娘的”,各地的抗议浪潮风起云涌,俄一些地区的农民甚至已经武装起义了。

看起来,1905年的沙俄,离灭亡只剩下一步,可是在这最黑暗的时刻。沙皇尼古拉二世总算干了一件正确的事——破格提拔斯托雷平成为了他的首相。



斯托雷平出身俄罗斯贵族,但与普通俄罗斯贵族不同,由于他姥爷亚历山大是当时沙俄著名的外交官,斯托雷平从小就接触了更为西方的精英式教育,对从罗马法律制度到马克思主义等当时欧洲新兴的思潮都有涉猎。

而在欧洲当时的大人物当中,斯托雷平最为钦佩的是创造德意志第二帝国的宰相俾斯麦,并立志要成为他那样一个“铁血宰相”。(关于俾斯麦的故事,请看之前的文章《谁是朋友,谁是敌人,要不要分的那么清?》)

也算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依靠着自己的能力和权臣岳丈的铺路。1906年,当时年仅44岁的斯托雷平就成功获得了沙皇的赏识,成为帝国首相。

在获得权柄之后,斯托雷平几乎一刻都没有迟疑,立刻开始了他挽救帝国的改革。

今天看来,斯托雷平的改革显然学习了他的偶像俾斯麦的手法——对国内的革命者,斯托雷平用最残酷的铁腕进行了镇压,过去沙俄虽然对底层民众不手软,但对出身贵族的革命者虽然也残酷但往往是留一手的,一般都是流放西伯利亚。可斯托雷平不然,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么,他创建了一套模仿德国军事法庭的、新的、更高效的法庭制度,允许就地逮捕和迅速审判被指控从事革命活动的嫌疑犯。

仅1906-1909年,斯托雷平大肆屠杀革命者,超过三千名被证实有罪的革命者被他的“特别法庭”判处绞刑,以至后来革命导师列宁对此人最为恨之入骨,称他执政的时代是“黎明前最后的黑暗”,而他设立的绞索,则被讽刺的称为“斯托雷平的领带”。

《近卫军临刑的清晨》,苏里科夫

如果斯托雷平只有这一手,那他似乎只是一个单纯的“反革命”而已。可是与普通刽子手不同的是,斯托雷平知道血腥的镇压只能为沙俄续命一时,真正能让沙俄起死回生的灵丹,还是必须把人民的日子过好。

于是斯托雷平在拿革命者开刀放血之后,开始了他的紧急手术。

挽救帝国的紧急手术

在外交上,斯托雷平借鉴俾斯麦的外交战术,一改沙俄此前与世界首强大英帝国叫板态度,通过强调英俄两国的“共同威胁”德国同时拉拢两国的共同盟友法国,完成了外交的急速转躲。1907年,在斯托雷平的主导下,英俄正式协约,曾经在日俄战争中给沙俄上眼药上的俄生不如死的大英帝国终于不再是俄罗斯的敌人了。沙俄的整体外交困境于是打开了。

在稳住外部环境之后,斯托雷平得以腾出手来,对沙俄国内的经济体系进行大改。

年轻时代的斯托雷平,曾经对俄罗斯农村进行过深入、细致考察和了解,他认识到,俄罗斯始终无法顺利发展资本经济的原因是两个层面的:

一方面,俄罗斯贵族固守着非常原始落后的地主式敛财模式,他们通过将农奴和农民捆绑在土地上终日劳作,将他们身上最后一滴汗水都榨取干净。而这种地主式贵族想要聚敛更多财富,唯一的方式就是获得更多土地,于是又造就了沙俄疯狂扩张的好战性格。



另一方面,受俄罗斯东正教影响,俄罗斯大多数农奴和农民也是不愿意“自由”的,东正教的俄罗斯宗法农民们鄙视竞争(做生意),而崇尚联合(原始平等)及出世,他们的至高梦想就是生活在一个对他们仁慈的大“村社”里,吃大锅饭。

如此贵族和如此农民,几乎是一个套牢了沙俄的死循环。但认识到问题所在的斯托雷平决定同时向贵族和农民“宣战”。而他的改革方式是非常温和而巧妙的:

在同贵族阶级协商过后,斯托雷平推行一份《土地调整法案》,该法案没有提出强制解散村社或让地主给农民分地。但提出了在原有村社外部成立独立的“农场公司”。这些“农场公司”由贵族参股、国家划定,旨在充分利用俄罗斯广袤的未开垦土地区域,由农场出资指导农民进行开垦,并在签订条约后借租给农民自由耕种,且租税减半。

显然,这种改革,可以算是20世纪初俄罗斯版的“包产到户”,在国家出租给他们的田地上尝到甜头的农民,将逐步产生与西方自耕农类似的产权意识和经营意识,斯托雷平就用这种办法,一点一点将贵族和农民从“反抗私有财产”的东正教原始道德中拖了出来。俄罗斯农业开始进入罕见的高速增长期。

通过农业改革获得的租税和粮食出口外汇,让斯托雷平有实力着手启动工商业改革,他在广袤的俄罗斯国土上大规模兴建铁路,打破特许专卖制度、鼓励商人自由做生意,在各地互通有无。同时宣布对进口机械产品免税,试图让落后的沙俄尽快赶上正在兴起的第二次工业革命。

以内外稳定为基础,以农业改革为基石,以工商业发展为目标,斯托雷平改革在短短几年间就已经取得了非常显著的成效。从1906年到1911年,在短短五年间,俄国的粮产量相比改革前增加了30%,农业产值年增量稳居世界第一;工业产值增加量为5%,已经开始呈现迎头赶上之势。人口增长率则上升到了年1.5%,不仅是欧洲第一,也在当时有数据统计的旧大陆非移民国家中位居首位。

俄罗斯的黑暗似乎已经过去,朝阳似乎即将升起。所以在1911年的俄历新年时,斯托雷平在接受圣彼得堡报纸的采访,向民众发布他的新年贺词的时候,说了这样的话:

“请给我们的国家20年左右内外稳定的时间,20年以后,俄罗斯将变得让你们都认不出来。”

很显然,斯托雷平的此语,是获得他偶像俾斯麦另一句名言的启发:“国家是时间河流上行船。”



斯托雷平的发展哲学与俾斯麦是高度相似的——不折腾、也不掀桌子,尽一切可能、用一切手段为国家争取稳定的环境、改革的空间和发展的时间,只要有的三样东西,一个大国的崛起,将“变得让你们都认不出来”。

所以在1911年那个节点上,斯托雷平才满怀信心的那样说——他极目远望,已经看到了自己冉冉升起的祖国。

但可惜的是,斯托雷平的生命与他的改革尝试,恰恰一同终结在了1911年。

狙杀国运的迷之一枪

1911年9月1日晚,基辅大剧院正在上演着大作曲家里姆斯基·科萨科夫的新歌剧,沙俄政要们正沉醉在美轮美奂的音乐里。可是在第二幕幕间休息时,一声枪响突然传来,行刺者向斯托雷平连发两枪,一发击中了斯托雷平的手臂,另一发则击中了他的胸口。

中枪之后的斯托雷平体现了令人惊愕的镇静,他是在指挥护卫将沙皇尼古拉二世护送到安全地点之后才猝然倒下的,倒地前还喊了一句“我很高兴能为凯撒(沙皇)献出生命。”

这成了他的临终遗言,几天后,斯托雷平不治身亡,死后葬在了基辅的一家修道院中,年仅49岁。

有关斯托雷平为何遇刺,成为了迷案重重的俄罗斯历史上的又一个迷案,因为这位首相去世后仅仅几天,凶手德米特里·波格洛夫就被“愤怒的沙皇”尼古拉二世下令直接中止审判,送上了绞刑架,领了一根“斯托雷平的领带”。

如此迅速的死刑,使得他为何刺杀首相的动机成了迷。一般认为波格洛夫可能是社会党或布尔什维克的同情者,是因为愤恨斯托雷平的血腥镇压而行刺。但事实上,当时俄罗斯有太多的人想要谋害斯托雷平,传统贵族痛恨斯托雷平的农业改革减损了他们的收入,民粹派和宗教保守主义者则认为他的私有化思想“玷污”了神圣的俄罗斯东正教传统,而军队和外交界的激进主义者则认为斯托雷平所坚持的温和外交已经过时了——沙俄经过几年的改革已经恢复了元气,又跟英法协约,这个时候可以更大胆的在巴尔干地区对土耳其人和奥匈帝国亮出拳头了么,斯托雷平你耸个毛线啊!

别看刚吃饱饭没几天,沙俄当时也有鹰派,觉得怕啥?干就完了。乌拉!

事实上,在遇刺之前,斯托雷平已经开始遭遇了各方的排挤,他的外交思路摇摇欲坠、他的经济改革阻碍重重。他曾多次向家人抱怨自己实在太累了,想歇一歇——他的祖国沙俄,是那样一个但凡有了那么一点点实力,就急于秀出肌肉的猛兽。斯托雷平使尽了全身的力气,也越发无法拉住这头刚刚靠他养好了旧伤的北极熊。

终于,那颗不知从何方射出的仇恨却又仁慈的子弹,结束了斯托雷平这场越来越吃力的苦役。

仅仅三年之后,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靠斯托雷平恢复元气、却缺乏他驾驭的沙俄,狂热而愚蠢的一脚踏入了这场埋葬它的战争。

斯托雷平的诅咒

请给我们的国家20年内外稳定的时间,20年以后,俄罗斯将变得让你们都认不出来。

2011年,在斯托雷平逝世整100周年时,普京再次在采访中引述了他的这句名言,并且评价说“这些话包含了对俄罗斯本身和人民的深切信念。”

就像斯托雷平崇拜俾斯麦一样,至少在执政中前期,普京曾一再表示过他对斯托雷平的崇拜与怀念。事实上,在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精英界确实曾有过一场“斯托雷平热”,因为俄罗斯人冷静的反思和回顾后发现,也许斯托雷平为他的国家所设计的那条道路,也许才是最有希望的——



如果斯托雷平不遇刺、如果温和而巧妙的土地改革、经济改革能继续推进、如果沙俄不愚蠢的激化巴尔干矛盾、并陷入一战的泥潭。如果真的给这个国家20年稳定发展的时间,那么俄罗斯将会变成一个什么样子?

可惜的是,历史不允许假设,这种设想永远没有机会实现了。那一枪响过之后,俄罗斯的历史走上一条斯托雷平“未曾设想”的曲折之路。

事实上,让人感觉颇为讽刺的是,在最近这一百年中,斯托雷平的那个祈愿,反而像一个诅咒一般,俄罗斯在斯托雷平死后就再没有得到过二十年安心发展、不折腾、锐意改革的窗口期——第一次世界大战、二月革命、十月革命、大肃反、大清洗、第二次世界大战、美苏争霸、阿富汗战争、苏联解体、车臣战争、俄格战争……俄罗斯仿佛一头伤痕累累却好战依旧的北极熊,总是在旧伤刚刚愈合的时候,就(有时是被动、有时是主动的)参与一场新的撕咬,并且在其中把自己拖得更加虚弱疲惫。

斯托雷平曾经眺望过的俄罗斯“20年内外稳定的时间”,它究竟在哪里呢?

2011年,当普京重新引述斯托雷平的这句名言时,很多学者一度以为他想要继承这位偶像未竟的遗志,再给俄罗斯20年的稳定期。但仅仅三年后,乌克兰危机爆发,这个猜想破灭了。

1911年,斯托雷平说出了那句名言,随后发生了一些变故,三年后,一战爆发,沙俄帝国陷入泥潭。

2011年,普京重复了他的那句名言,随后也发生了一些变化,三年后,乌克兰危机爆发,俄罗斯同样陷入泥潭。

冥冥之中,似乎真的自有天数,历史好像在重演。

可是让人感觉更加讽刺的,其实是斯托雷平这句话在中文圈里的讹传——不仅说话者从斯托雷平变成了普京。“给国家20年的稳定时间,你会认不出它”也变成了“给我二十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

这样一传这话里面的味道彻底变了:一种理性的对和平、稳定、发展的向往,对国家前途的信心,变味成了一种非理性的对“大帝”的盲从与崇拜。

究竟是什么样的媒介与受众,出于什么样的心态,产生了如此扭曲离谱、而又荒诞的误读与讹传呢?

我想不明白。

“请给我们的国家20年内外稳定的时间,20年以后,俄罗斯将变得让你们都认不出来。”距离普京总统的那次转述,又是十年过去了,今天我想再重复一遍斯托雷平的这句政治遗言。

我觉得相比于讹传中那句话所透露出的“大帝气质”,原句中所体现的那种对和平稳定的渴望,对改革的执着,和对自己的国家、自己民族和平发展前途的无限信心,才是更值得所有的民族所铭记、借鉴的:

给国家以稳定发展的时间,人们将创造属于他们自己的奇迹。

全文完

来源: 海边的西塞罗



 192 views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