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亿!巴菲特午餐谢幕 23年无人成下一个股神

午餐易吃,精髓难学

在疫情中静待两年后,位于美国纽约第49街和第三大道交界处的 Smith & Wollensky 牛排馆,终于即将迎来第二十一次巴菲特慈善午餐,这也是巴菲特最后的慈善午餐。



北京时间6月18日10点30分,最后一次巴菲特午餐拍卖在ebay结束,5位竞拍人经过5天43轮出价,一位匿名者最终以1900万美元(约合1.28亿元人民币)的历史最高价竞拍成功。



至此,21次拍卖所得总计超过5300万美元。其中,段永平、赵丹阳、朱晔、孙宇晨4位华人“朝圣者”合计贡献了近两成。

该匿名者将最多可携带7人,与巴菲特共进3小时的午餐,当面聆听股神的教诲。

人人都爱巴菲特

全球富豪榜风云变幻,但即将年满92岁的“股神”巴菲特堪称榜上常客。

他9岁参观纽交所,11岁首次买入股票。2020年、2021年和2022年,巴菲特分别以约合7100亿元、5890亿元和7500亿元人民币的个人财富,位列胡润全球富豪榜的第四、第三和第五位;并以675亿美元、960亿美元和1180亿美元的财富,位列福布斯全球富豪榜的第四、第六和第五位。

人们相信,这位坐拥巨额财富的智者,已经掌握了打开成功大门的秘密钥匙。



他掌舵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在疫情之前的55年间(1964年至2018年)总收益增长超2.47万倍。全球市值排行网站companiesmarketcap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6月10日,该公司以超6400亿美元的市值名列全球第七。

巴菲特之所以能够实现穿越周期的长期稳定收益,得益于他的独到眼光和被全世界投资者追捧的价值投资理念。

据伯克希尔·哈撒韦向美国SEC提交的13F持仓文件,2022年一季度,公司持仓总市值达到3635.54亿美元,环比增加9.85%,十大重仓股合计占比87.20%。其中,头号重仓股苹果已持有6年,美国运通、可口可乐、穆迪则持有21年。



创办于2000年的巴菲特慈善午餐,为梦想一窥财富密码的人们推开了一道门缝。

2000年,首次巴菲特午餐拍出了2.5万美元的高价。2003年,拍卖在巴菲特的建议下转至ebay线上举行后,成交价飙涨10倍至25.01万美元,中拍人 Greenlight Capital 创始人 David Einhorn 还在拍卖结束后,额外捐赠了25万美元。从2008年开始,中标人的出价再未低于100万美元。



22年翻了760倍的天价午餐,对一掷千金的朝圣者而言究竟意味着什么?

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认为,巴菲特午餐拍卖受热捧体现了价值投资的魅力。一方面,巴菲特的价值投资确实是长期投资胜利的法宝;另一方面,他愿意与人沟通,不吝于分享自己的最新投资理念和得失。



对中拍者而言,吃什么不重要,跟谁吃才重要。

2007年的中拍者 Guy Spier 写了一本名为《与巴菲特共进午餐时,我顿悟到的5个真理》的畅销书,宣称巴菲特改变了他的一生。赵丹阳说,和巴菲特吃的这顿饭,解决了很多困扰他的投资问题。首位女性中标人、加拿大萨利达资本 CEO Courtenay Wolfe 直言,与巴菲特共进午餐是她梦寐以求的。

不过,在2009年被赵丹阳“套路”荐股后,巴菲特定了一个规矩——不谈论个股。在被神话的巴菲特午餐会上,还能取到什么样的致富真经?

名利双收,稳赚不赔?

渴望财富和成功的巴菲特追随者中,不乏中国面孔。据高盛统计,全球200万巴菲特信徒中,有30万来自中国。一年一度的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大会有约4万人参会,大概4000名是中国人。

曾与巴菲特共进午餐的4位中国人,都是各自领域的佼佼者。

2006年,第一位拍下巴菲特午餐的中国人叫段永平,他创立的小霸王和步步高两个品牌堪称一代人的记忆。2008年拿到入场券的赵丹阳是赤子之心中国成长投资基金创始人,有中国“私募教父”之称。朱晔在2015年中拍时是天神娱乐董事长,他的公司在前一年刚刚在A股借壳上市。2019年中拍的90后孙宇晨则是波场TRON创始人,近几年混迹于币圈。

4位中国中拍者的“午餐券”,一共花了964.38万美元,但他们的收获不尽相同。

段永平参与拍卖,是为了向心中的投资偶像表达敬意。“这不是一单生意,我不是想向他请教什么,他也没有什么秘密要告诉我。他能够告诉我们的,都已经在公开场合告诉我们了。我和他在一起吃个饭,可以对他的投资理念更关注,以后可以少犯些错误。”

2002年4月,段永平200万美元抄底网易152万股,占总股本5.05%,后增持至205万股,几年间获利百倍,由此奠定了他“中国巴菲特”的地位。他买入苹果并长期持有,多次抄底腾讯,背后都有巴菲特价值投资理念的影子。

段永平跟巴菲特吃过午餐后觉得收获很大,与他早已相识的赵丹阳于是萌生了向巴菲特当面请教的念头。

2008年,赵丹阳与段永平合作竞拍,并最终中标。赵丹阳对媒体说,他在午餐会上向巴菲特推荐了物美商业的股票,巴菲特说他会考虑。不到一周,赵丹阳持有的6595万股物美商业就获利超1.5亿港元,相当于赚回了9倍的“午餐费”。

试图“套路”股神并从中赚得真金白银的中拍者不止赵丹阳一个。花逾234万美元与巴菲特共进午餐后,朱晔对外宣称巴菲特看好他的公司,天神娱乐股价不到半年内累涨近90%。

无论收获名还是利,竞拍巴菲特午餐看起来都是桩稳赚不赔的买卖,但孙宇晨是个例外。

2019年6月,孙宇晨砸了近457万美元拍下巴菲特午餐的资格,并在微博上接连宣传自己“干了件大事”。但他此举不仅被群嘲是炒作,也并没有实现“增进顶级传统投资人与数字货币的理解和友谊”的目标。这顿午餐丝毫没有改变股神对比特币的厌恶。在2022年股东大会上,巴菲特仍在公开抨击比特币:“比特币不是有生产力的资产”,“很多人参与这场赌博的游戏”。

被捧上神坛的巴菲特午餐,能成为中拍者人生的转折点吗?

谁取得了真经?

23年的时间足以证明,巴菲特午餐或许是名利场上的高光时刻,但绝不是决定命运的成功学课堂。那些曾与股神共进午餐的名流富豪们命运迥异,有的在追逐财富的路上越走越远,有的只是昙花一现。

61岁的段永平仍然活跃在投资一线,并不时通过雪球账号“大道无形我有型”分享投资动态。他还在坚持价值投资理念,“始终认为腾讯是不错的公司”,并至少4次买入腾讯。(详见雪豹财经社《跟着“小霸王”段永平,能抄到腾讯的底吗?》)

2021年,段永平在胡润中国百富榜上的排名下滑至605位,但资产与2006年见到巴菲特时相比,已经从20亿元增至120亿元,翻了6倍。

当初跟随段永平面见大神的黄峥,则从藉藉无名的“小透明”成长为互联网圈的大佬级人物。他创立的拼多多在美上市后,市值一度逼近2700亿美元。



直到2018年接受《财经》杂志采访时,他仍然能回忆起这位对他影响最深刻的陌生人:“巴菲特讲的东西其实特别简单,是我母亲都能听懂的话。这顿饭对我最大的意义,可能(是)让我意识到简单和常识的力量。”

一个星期赚回“午餐费”的赵丹阳,也深受巴菲特投资理念影响。据赤子之心官网,他管理的两只海外基金产品:赤子之心价值投资基金和赤子之心自然选择基金,2021年年化回报率分别为56.86%和58.79%,自推出以来累计回报率为2713.98%和363.19%。

同样令人神往的成功故事,也发生在国外。

对冲基金经理 Guy Spier 与巴菲特共进午餐后,创立了海蓝宝石基金。受巴菲特的影响,他的投资风格从激进逐渐转向价值投资。截至2021年底,海蓝宝石基金投资组合中持股最高的就是伯克希尔-B。

另一个被外界津津乐道的桥段,是连续两年(2010年及2011年)合计超520万美元中拍午餐的对冲基金半岛资本创始人Ted Weschler。他在就餐时获得巴菲特赏识,加入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担任投资经理,协助巴菲特完成对苹果、通用汽车、特许通信等多笔关键投资,逐渐成为巴菲特的左膀右臂。

但也有更多失败的故事被隐没在光环背后。

午餐结束后,朱晔带回了巴菲特的一句话:“遵循自己价值投资的理念,你觉得企业的价值值得买,那就买入。”天神娱乐连年斥巨资并购,导致公司2018年亏损超71亿元。2019年8月1日,朱晔及天神娱乐被大连证监局出具警示函,天神娱乐也因涉嫌信披违规遭证监会立案调查,朱晔后来还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2019年8月18日,朱晔在致个别中小股东的公开信中认错:“选择了通过外延式并购发展的路径,而不是做好内生性发展,找到真正的壁垒和护城河。对于公司而言,增长很重要,但基于壁垒和护城河的增长才是最重要。”

持续23年的“天价饭局”即将画上句号,有人取得真经,有人消失在大众视野中,但并没有人成为下一个股神。巴菲特和他的午餐,同样无法被复制。


来源: 雪豹财经社


 134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