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跌落尘埃?这个发达国家的人才也纷纷开“跑”了…

在最近发布的《2022全球宜居指数榜单》中,最令人惊诧的,莫过于新西兰的第一大城市奥克兰。

这座著名的“风帆之都”,从去年榜单中排名第一的位置跌到了今年的第34名,成为跌幅第二大的城市城市。排名跌幅最大的城市,是它的难兄难弟,新西兰首都惠灵顿。



针对新西兰城市排名下降的现象,经济学人智库给出相应的理由。报告称,在奥密克戎全球大范围传播的背景下,随着全球疫苗接种率的提升,新西兰与欧洲和加拿大相比已经不再具备疫情防控上的优势。

不过,疫情防控问题真是新西兰排名快速下滑的全部理由吗?

1

在很多新西兰人看来,奥克兰能够在2021年排名第一,本身就是一个美丽的意外。

虽然一直以来,新西兰在该榜单的排名中就不低。但是,其在榜单上所列的各项硬指标上,和西欧的城市还是无法相提并论的。所以,从经济学人智库给出的理由来看,奥克兰排名第一不是常态,而是新冠疫情当中的一种特殊情况。

一旦世界其他地方从疫情中恢复过来,奥克兰再要想拿第一,本就很难。

除了先天条件不佳,奥克兰的其他各种情况也在恶化。

首当其冲的,就是奥克兰居高不下的犯罪率,而且在最近一段时间,它还有显著上升的趋势。据英国《卫报》报道,新西兰警方数据显示,最大城市奥克兰的暴力犯罪率比大流行前的水平上升了30%。

最近一段时间,奥克兰的飞车抢劫案件屡见报端。

在很多中国人的认知中,飞车抢劫可能是骑摩托抢夺包包什么的。在新西兰可不是这样,罪犯们开车撞开店门,直接驱车冲进店里将贵重物品抢劫一空,再驾车离开,整个过程一气呵成。

而且,这些抢劫罪犯越来越嚣张。在4月26日引爆社交网络Ormiston抢劫案中,案发地与距离最近的警察局距离仅仅只有1.7公里,警察驱车可在4分钟感到现场,可这并没有成为犯罪分子的阻碍。


 

犯罪案件的上升,并不是奥克兰的独有现象,而是整个新西兰的现行趋势。而且,这类犯罪呈现出了越来越低龄化的趋势。近期发生在新西兰最最极端的一个例子是,4月28日凌晨,4名新西兰儿童结伴潜入汉密尔顿的购物商场偷盗玩具!这4名儿童中,年龄最大的仅12岁,最小年龄只有7岁。



但是,飞车抢劫(ram-raid)什么的,已经成为奥克兰当地司空见惯的一大“特色”。除了抢和偷,还有包括帮派暴力犯罪、随机袭击事件等更多形式的暴力犯罪也开始在新西兰频频出现。这让过去相对安全的新西兰城市,在治安上每况愈下。根据奥克兰市中心商业协会(Heart of the City)的行人数据,行人数量仍远低于去年同期,一些地区的行人数量下降了40% 或更多。

奥克兰夜间的道路上几乎没有车辆

随机伤人事件,让生活在新西兰的居民人人自危。比如近期发生在奥克兰的Mt Albert伤人案、Murrays Bay伤人案以及基督城的伤人案。

5月,奥克兰Mt Albert发现一名男子被刀捅死,据警方通报,受害者并不认识袭击者。6月23日白天,奥克兰北岸Murrays Bay发生一起严重的无差别伤人事件,多人遭到袭击,一名男子持一把20cm的刀,刺伤了4人,受害者有不同的性别、种族和年龄。6月25日,基督城一名女子在下班路上,被人用刀杀害。同样,嫌疑人与被害者并不相识。

新西兰司法部一项犯罪与受害者调查(NZCVS)显示,有29%的新西兰人在过去12个月内,成为犯罪的受害者。

从去年开始就不断恶化的治安状况,让新西兰总理Jacinda Ardern提前改组内阁,Chris Hipkins接替Poto Williams担任新任警察部长。

Chris Hipkins

而新西兰民众们,已经“磨刀霍霍”,准备明年用选票让骚操作不断的工党总理下台滚蛋。

2

但是,有一些新西兰人已经等不了了。他们准备用脚投票,离开新西兰,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最近,新西兰媒体上的一篇热门文章,引爆了新西兰社交网络。

作者是新西兰的一名记者,名叫Mikaela Wilkes,文章讲述了她润的心路历程,引起了新西兰社交网络的热烈讨论和强烈共鸣。

一大批人,正在润出新西兰。新西兰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新西兰的净移民数字已达10年以来最低。截至3月,离境者数量比入境者多7300人,这与其移民国家的身份是极不相称的。



越来越糟糕的经济和就业前景,成为了有能力的新西兰人润出新西兰的直接理由。

 同全球绝大多数区域一样,新西兰也在饱受通胀的困扰。

据新西兰统计局此前发布的数据,今年第一季度,新西兰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6.9%。

为了缓解通胀,新西兰联储开启了激进的加息之路。4月,新西兰将基准利率上调50基点,创下22年最大利率上调幅度。5月,新西兰联储再次将基准利率上调50个基点。

加息,直接影响的就是房价。新西兰的房价早已被列入泡沫最大的国家之列。

最新的OneRoof-Valocity房价指数数据显示,奥克兰、汉密尔顿、惠灵顿等城市的房价急剧下跌。截至5月底的三个月内,奥克兰的平均房价下降2.2%(34,000纽币)至153万纽币,这是奥克兰连续第三个季度环比下降。而大惠灵顿地区的跌幅更大,该地区的平均房价下跌2.9%至110.4万纽币,已经跌回了去年11月份的水平。

新西兰联储根据CoreLogic的季度HPI数据预测,今年第三季度新西兰的房产价值将出现最大的季度跌幅(-2.7%),而且预计房价将进一步下跌,到2022年底,年增长率将达到-8.1%。然后,到2023年3月份,下滑将达到峰值,总降幅为-11.8%。而金融服务公司Jardens 则预测,到 2023 年底,新西兰平均房价将下降 18%。

不过,即便如此,新西兰的房价仍然比疫情前高32%。而对于去年高位贷款买房的新西兰人来说,不仅要承受房价下跌的损失,还得因为加息而多还抵押贷款。新西兰的房租与澳洲相当,但澳洲的工资却比新西兰要高近50%。

房屋租金上涨,抵押贷款利率上涨,食品价格上涨,油价上涨,但工资却远远跟不上。如果你是新西兰人,你大概也会去澳大利亚之类的邻国,换种活法。

随着大量新西兰人离开新西兰,更是让包括房地产在内的新西兰各行业雪上加霜。

3

新西兰今天的窘境,是拜工党所赐吗?

是,但不完全是。

在新西兰人看来,工党的一系列骚操作,是导致新西兰今日陷入困境的罪魁祸首。

去年,新西兰因为疫情大搞封城,导致经济损失惨重,政府收入也是捉襟见肘。

为了填充政府腰包,并保证本地劳动力市场稳定,新西兰大肆“抢人”,于去年9月30日进行“移民大赦”,预计一次性发放16.5万人永居签证,占其总人口3%。这个项目让新西兰移民局大赚一笔,光上半年就凭借此项目,将5.94亿纽币收入囊中。

而在工党看来,这些工党政策的既得利益者,肯定会在未来的选举中投上工党一票。

这看上去是一招一箭三雕的绝招,不是吗?

但是,工党的如意算盘,很有可能会落空。

这个国家的每个人,都是要分蛋糕的。而降低移民门槛,来者不拒,只会影响国内劳动力素质,并且挤占其他民众的资源,从而引发更多潜在的社会动荡。而新来者分不到好的蛋糕,势必要从自身利益出发,作出更有利于自身的决定,未必就会对工党感恩戴德。

可是,如果把锅全甩给工党,也不合适。

因为,从根本上来说,新西兰虽然是一个发达国家,但国内以农牧业、旅游业为主的单一经济结构很容易受到外界因素的影响。比如疫情期间全球供应链的问题和新西兰自身疫情封控导致的游客人数锐减都是明证。

此外,由于国内市场太小,新西兰的生活成本会比澳洲这样的大国要高得多。

今年4月,《每日邮报》报道了一项有关“澳新两国生活成本”的研究。这项由保险公司Budget Direct进行的调查,重点调研了各地交通、公用服务和租房等基本生活成本,并将这些数据与当地的人均收入做对比。

奥克兰被评为澳新两国生活成本最高的城市。其平均月薪最低,为4133.67澳元,房租和公共交通成本相对较高。紧随其后的是新西兰首都惠灵顿,月薪为4711.14澳元。

反观澳大利亚,除悉尼外的其他澳大利亚城市,生活成本统统低于奥克兰和威灵顿。而悉尼虽然生活成本同样很高,但其居民却有着高达6182.35澳元的高薪,羡煞旁人。

在疫情结束之后,全球逆全球化的趋势愈发明显,不确定性增加。在这种大背景下,越是产业链单一的小国,即便本身是发达国家,其经济也会充满更多的不确定性。

家里没矿,受制于全球产业链,拿什么来发钱?

反之,像加拿大、澳大利亚这种国内资源丰富的大国,情况就要好得多。在全球抢人的大环境下,对其他地区的人才虹吸优势,也会更加明显。

来源:高净值TIMES



 440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