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遇刺 “哀兵”大胜?日本修宪一触即发了么?

国际新闻 编辑精选

虽然看似“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但这“东风”其实很难来。

各位好,今天本想写个长篇历史稿子,但看了刚刚公布的日本参议院选举结果,觉得还是想写几个字。

说实话,这两天日本上演的剧情,挺有点玩“信长之野望”的感觉——




若说安倍遇刺是“本能寺之变”,中间这三天参议院选举是“中国大返还”,那么11日揭晓的投票结果,就是岸田文雄像丰臣秀吉一样,用打着“复仇”旗号的哀兵,赢得了天王山之战的胜利。

据NHK报道,当地时间11日,日本第26届国会参议院选举最后计票结果公布。日本自民党获得63个改选议席,获过半数改选议席取得大胜。

在日本议会改选这个问题上,一直有一条红线,那就是三分之二的议席数,如果参众两院持同一观点超过这个议席数量,就可以推动修改宪法的议案,而后通过全民公投,如赞同者超过半数,则现行宪法将被修改。

你听我这样说可能觉得很简单,但实际上日本的修宪难度系数几乎是全球所有成文宪法国家中最高的,美国宪法好歹还隔上若干年就出个修正案,法国更是换一部宪法就换一个共和国。而日本自1947年该宪法由美国人替其起草生效之后,一个字都没有修改过,是目前所有国家中持续生效时间最长的一部宪法。

当然,作为当年日本的“太上皇”,麦克阿瑟授意起草这部宪法,并在其第96条中制定这样苛刻的条款,初衷为了就是管住之前动不动就暴走的日本。

可是这也产生了一个问题,一部宪法这么长时间一字不易,国内一定会积蓄一股越来越强的力量,觉得宪法应该改改了(但需注意,持修宪意见的议员未必一定都是要修改宪法的第九条,既最著名的和平条款),天长日久,再高的门槛迟早也会被越过。

而今天我们看到的,就是越过这个门槛的时刻。

被视为修宪势力的自民党、日本维新会、国民民主党及公明党在参议院占据的议席数量超过了三分之二。根据日本宪法,众参两院中的修宪势力若均超过三分之二议席,即可发起修宪动议,此前众议院已经实现这个目标。在未来三年内,日本议会随时可以发动修宪的议案,而如果时机条件合适(如周边发生战争,朝核危机加剧等),全民公投的确是有可能获得通过的。

所以我们可以认为日本的修宪议程目前已经箭在弦上,只差一个突发事件。这两年国际上确实不太平,未来几年中这种事件发生的概率极大。

那么为什么日本会在此时达到修宪临界点呢?

我看到很多议论认为是前首相安倍晋三遇刺身亡,导致大量“同情票”流向自民党。这种观点可能有一定的道理,但肯定不是主要原因,因为严格的说,此次议会选举中“进步”最大的不是自民党,而是比自民党更右翼的日本维新会,该党在选举获得12席,实现了比改选议席数翻番的大跃进,在参议院总共占到了21席。中右翼的崛起和左翼的衰落,其实才是这次选举体现的最大“大势”。

所以这样看来,此次日本大选和之前的韩国总统选举一样,对其造成最大影响的导火索应该还是突然爆发并至今仍在持续俄乌战争。(具体分析,详见《韩国政坛变天!俄乌战争推倒的第一张多米诺》)

日本和俄罗斯虽然已经建交多年,但因为北方四岛问题,两国一直没有签署和平协议,所以相比与俄罗斯签订过多重协定的乌克兰,日俄之间如果发生战争,俄罗斯甚至不算毁约。这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无疑让日本感到如芒在背。所以此次日本政坛的变天,更应该被视为是俄乌战争激起的涟漪。

当然,我们必须纠正的一个谬误是,对日本而言修宪“箭在弦上”,并不一定意味着“不得不发”。日本修宪虽然已经“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但这个东风,其实非常难来。




因为如前所述,虽然凑够了足够的议员,都说要改宪法,但这个宪法到底改哪一条、就算是改第九条又到底用什么样的措辞改到什么程度,日本各党派之间远远没有达成共识——甚至日本自民党内部这个共识也没有。因为与正常的党派不同,日本自民党是美国人在上世纪中叶为了抵御当时非常强劲的日本左翼党派而强行拼凑出来的。严格意义上说,其实只是“党派邦联”,不仅内部派别林立,而且这些派别是可以公开存在并公布自己的主张的。本来,安倍晋三自2012年起长期执政,最大的手笔就是通过其政治手腕对自民党进行了改造,让它至少看上去更像一个真正的西方式党派了。

可是,就像织田信长在距离得天下还有一步之遥时突然刺杀一样。安倍的突然遇刺,也让自民党的整合之路“中道崩殂”。至少暂时重新进入了群龙无首(或者可以说是群雄逐鹿)的状态。

包括现任首相岸田文雄在内的各派别领袖重新争出一个高下来是需要时间的。虽然目前占据优势,但如果搞的不好,现任首相岸田文雄在这场争夺中被赶下台也很正常。

所以未来几年内,到底是自民党内部优先完成再次整合,推出一个丰臣秀吉一样的人来成为新的“天下人”,还是“修宪黄金期”掐点到期,自民党再次错过这个窗口期,这都还是个未知数。

目前看,安倍死后,岸田文雄能否重新支撑起自民党这个架子,至少还需要一次党内 重新协调利益的“清州会盟”,甚至是“小牧长久手之战”。

更毋宁说,即便自民党内部达成共识,还要再去与其他支持修宪的政党完成协商、达成一致,这都需要时间。

综合算下来,三年其实一点都不长,如果三年以后,这个“修宪窗口期”结束了,而日本依然没有改成宪法,大家一点都不用吃惊,因为这才是高概率结局。

所以,从这个角度说,我并不赞成中文互联网上目前盛传的“自民党内某些势力(或在美国支持下)为了摆脱安倍控制(或经济利益)刺杀安倍”的阴谋论。就像我不赞成依据“受益最大,嫌疑最大”的原则认为“本能寺之变”是丰臣秀吉参与合谋的一样。

客观的讲,俄乌战争一打,安倍死不死这届国会选举都一定是右翼大胜。安倍如果还活着,日本修宪、重新武装的速度应该比现在还会快一些。刺杀时得不偿失的,他们可以用更高明的其他手法,而暗杀这种阴谋万一败露,风险是极大的。

而说到风险,还有一个问题会让岸田文雄不敢贸然提出修宪——那就是正因为此事日本自民党谋划太久了,所以真的要推动起来就一定要成功,如果不成功,按照日本政坛的政治规则,推动此事的人一定是要以辞职来承担责任的。岸田文雄好不容易才从安倍的背影中走出,“大柄在手”,时机如果不成熟,他是不会拿自己政治生命冒险的。




所以他也需要等“天时”。

而退一万步讲,即便日本在无事的情况下勉强修宪成功,把“自卫队”改造成正规的“国防军”,并获得战力的提升都需要时间,这不是一个短期能做完的工作,在日本现行的政治、舆论体制下,国防预算激增、说服国民改变观念,正常情况下,这都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所以综合算下来,让日本在未来几年内发生我们肉眼可见的剧变,只有一种机会,那就是国际局势再次发生像俄乌战争这样的重大变动。——就像芬兰和瑞典在俄乌战争爆发后可以借势立刻触发公投申请加入北约一样。

总结起来说,此次日本参议院大选的意义,仅在于让日本站到了修宪门槛上。至于能不能把这个门槛迈过去,这其实不是岸田文雄或者自民党、甚至是美国人能说了算的事情。

说的玄乎一点,这事儿要看天意。

如果最近几年再有俄乌战争级的地缘地震发生,日本修宪的难度就是休闲。

没有的话,日本修宪的难度不亚于修仙。

我大学毕业以后,做了很长时间的国际新闻。记得自我入行起,“日本修宪”就是特别受我们关注的一件事,但材料看多了,报道写多了以后,我觉得这事儿的重要性和风险,并没有很多媒体说的那样大。

相比日本修宪这种远在天边的事情,更能影响我们的生活的事情有很多,如果我们真的能把自己的日子过好,做到“打铁自身硬”。说实在的,日本那个宪法,修还是不修,跟咱关系其实不大。

来源: 海边的西塞罗



 1,000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