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连续16个月净移民负增长 华人跑的最多

中国侨网8月11日电 据新西兰天维网综合编译报道,新西兰统计局发布最新数据,截至2022年6月的12个月里,净移民数量为负11500人,这是连续第十六个月出现净移民负增长。

截至2022年6月的一年中,移民入境人次为49200,移民出境人次为60700。

“这是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移民出入境人次最低的一年。”人口指数经理说道。



非新西兰公民的移民负增长

非新西兰公民再次引领移民负增长,截至2022年6月份的一年中,非新西兰公民净损失6900人次。与之相比,截至2021年6月份的一年中,非新西兰公民净损失20300人次。

与去年同期相比,非新西兰公民的入境人次增加,离境人次减少。

新西兰公民的负增长

截至2022年6月的一年中,新西兰公民出现4600的负增长,去年同期则为13800。纵向来看,新西兰出现最大的公民负增长是在截至2012年2月的一年,当时出现44400的负增长。

中国公民、英国公民和美国公民是非新西兰公民负增长的主要推手。

截至2022年6月份的一年里,中国公民创下2900人次的移民负增长,低于去年同期的5900。中国公民的入境人次为2400,比去年同期增长8%;中国公民的离境人次为5300,比去年同期低37%。

英美公民的移民入境人次下降了30%,离境人次分别增长了26%和11%。

净移民的增长主要来自菲律宾、印度、萨摩亚和南非。

年轻人主导了移民的负增长。截至2022年6月的一年中,20-29岁的人创下5600的移民负增长,几乎占移民负增长总数的一半。但这个数字依然低于去年同期的7800。

跨境人次增加

统计局表示,2022年6月的跨境人次成为2020年引入边境管控以来最高的一个月。跨境人次达到420,200,其中入境人次为206,000,出境人次为21410。5月份,跨境人次为344,800。但这依然远低于疫情前2019年6月的近100万的跨境人次。

跨境人次主要可划分为三类:



短期出行的海外游客(短于12个月);

新西兰居民短期旅行;

移民(更换居住地的人)。

海外旅客入境增长

2022年6月,海外旅客入境人次为94600,是2020年3月引入边境管控以来的最高水平。而2022年前三个月海外旅客入境的总人次仅37900。

“旅客入境人次的增加反映了边境政策的变化,其中包括在4月份对澳大利亚旅客的开放和5月份对免签国的开放。”

2022年6月的所有入境旅客中,74%来自澳大利亚,接下来是美国(5%)、英国(3%)和新加坡(2%)。

2022年6月回国的新西兰居民旅客为105,100人次,其中45%是从澳大利亚回来,12%从斐济回来,还有11%从库克群岛回来。(Emma)

“华社”缩水!中国籍移民“润”离新西兰人数,高居各国第一

今天新西兰统计局公布最新移民数字。

其中有一张图,分析截至6月底的一年中,哪个国家的人长期入境人数最多,哪个国家的人长期离境人数最多。

柱状图向右的,是净流入新西兰的国家,向左的,是净流出新西兰的国家。

这张图显示出,

除新西兰本国人之外,

中国籍移民一年中

净流出(长期出境减去长期入境)2941人

高居各来源国之首……

这说明我们新西兰华社,在过去一年中规模减少了近3000人。

01

华社缩水持续两年

这并不是第一年,而是第二年新西兰中国国籍人口发生大量减少。

2021年7月-2022年6月期间,中国国籍新西兰人口净流失2941人。

而再上一年,2020年7月-2021年6月期间,这个数字曾经高达5900人。

所以说两年内少了上万在新西兰居住的中国国籍人口,一点也不夸张。

那么,中国籍净移民流失的原因,到底是因为来的人少了,还是主要因为走的人多了?

据统计局数据,截至今年6月的一年中,中国公民的移民入境人数为2400人,入境人数与上年同期相比下降了8%。



中国公民出境移民为5300人,与上年同期相比下降了37%。

这个数字说明:前年是中国公民离境高峰,今年有所改善,但仍有相当数量中国公民“润”离新西兰,超过了入境者,而入境人数今年没有明显增加,比上年度还下降。

在统计时段,净移民流出最高的三个移民来源地分别是:中国、英国和美国。

对于美国和英国公民来说,移民抵达人数下降了约30%。

但移民离境人数分别上升了26%和11%,结果导致英美两国成为“润”离新西兰人数的第二和第三。。

真实的数据是不是和大家印象中有些不同?

按照新西兰的逻辑,人越少,选票就越少,声音也自然越低。

02

出入境只恢复到疫情的前一半

不过大家也不用太担心,因为,华人来新西兰减少明显受到疫情政策的影响。这个影响比其他国家更大。

从统计上看,统计局说,目前移民入境、出境的交流速度,只达到了疫情之前一半的位置上。

而2020年4月-2022年1月期间,几乎都是受疫情影响的“静水区”。

到今年之后,才开始明显回升。



而菲律宾移民显然已经成为了目前的净移民主力。

菲律宾国籍的移民净流入1450人,超过了排名第二的印度和第三的萨摩亚。

新西兰统计局今天说,6月是连续第16个月离开新西兰的人数多于抵达的人数。

在截至6月30日的一年中,共有49200名移民抵达,60700人离开。

这一年中,新西兰净移民流失超过1万。

这也说明,新西兰“人才流失”趋势相当明显。

03

“人才流失情况严重”

国家党移民发言人Erica Stanford说,新数据暴露出政府今年在吸引移民方面又失败了。

“劳动力短缺和技能短缺将比我们想象的持续更久。”

她说,政府吹嘘的移民改革结果无效。

“对我来说,报告中反映出现在是自1990年代以来最低的入境人数。”

去年封锁后,多方敦促政府采纳建议解决移民人数问题,Stanford说,工党的回应“太少,太晚”。

Stanford说,国家党正在制定一项政策,评估需要多少净移民,来解决雇员短缺问题。

但移民部长Michael Wood的一位发言人辩解说,新的签证计划和移民政策需要一定的时间运行,才能在净移民数据中显示出来。

移民部长发言人说,已有至少7960名雇主被批准作为认证雇主,可转化为15,939个工作岗位。

04

“留学不行,则中印不行”

一位业内专家提供一个解释,认为中国移民和印度移民的数量,和留学产业高度相关。

按照这种看法,如果留学产业不能恢复,则中国移民、印度移民数量也比较难提升。

Malcolm Pacific Immigration首席执行官David Cooper说,许多外籍人士抱怨,现在主要的问题是没有明确的居住途径。

Cooper说,如果新西兰不能保证提供稳定的居留权通道,人们就不会割断旧有联系,搬到异国他乡生活。

David Cooper

他认为,尽管边境大多关闭两年多,影响了移民数字,但还是有的国家移民更适应这种情况。

他说,各种迹象表明,至少在未来一两年内,菲律宾可能仍然是一个主要的移民来源。

因为菲律宾人的技能更适应目前的政策。

“他们有高素质的人(英语强),他们有可转移的技能,而且他们的人习惯于在海外工作。”

Cooper认为,短期之内还看不到印度移民、中国移民会大量增加的迹象。

“因为印度移民基本是由留学市场驱动的……中国移民也是如此,而且还会受到防疫政策的影响。”

Cooper说,一些发达经济体的失业率也很低,比如澳大利亚和英国等,但在吸引移民方面很聪明。

他说,英国目前为应届毕业生提供了一个有吸引力的两年签证选择。

Cooper说,新西兰在实施的一些政策,在2019年可能很好,但现在看来,越来越不适合。

今天,行动党批驳说,统计局数据显示新西兰移民局需要进行改革。

“这是两方面的失误造成的,”行动党领袖David Seymour说,“一方面是工党疫情期间把经济弄糟了,另一方面是500亿的债务,以及因此而不断上涨的价格。

来源: 中国侨网/ 发现新西兰



 280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