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许“冈本六君子”戴套,不许“和服女孩”穿衣

中国新闻 编辑精选 话题新闻

这都什么流氓逻辑?

虽然标题起的有点黄暴,其实我想谈的是最近一件挺严肃的事情——又虽然,昨天在微博上围观这个段子,让我整整乐了一天。

是的,这就是昨天火遍全网的“冈本六君子”事件。

事情是这样,这两天不是有一帮人热衷揪斗苏州日风街那个和服女孩么?说她穿和服就是精日,甚至说枪毙她都是活该,某博作为这种人聚集的重灾区,在几个“爱国”流量大v的带领下,对该女孩和所有敢替她辩解的人,都开展了如火如荼的大批判。

可是这个时候,一位天才网友突然逆向思维了一下:如果中国女孩穿和服就“精日”,那“爱国大v”收了钱给日本产品打广告算不算呢?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眼下在网上对和服女孩喊打喊杀、上纲上线最凶的几个大V,原来都给冈本避孕套做过广告,连带货的广告词都是一模一样的。

你看这六人的发帖队列如此整齐划一,难怪该网友称他们为“冈本六君子”,连座次都排好了:地瓜太郎、上帝二郎、无为三郎、傻事四郎、拆台五郎、北海六郎……

瞧这名字整齐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名著《南总里见八犬传》出了续篇——《微博冈本六犬传》。

还有朋友,按照这帮人对和服女孩上纲上线的思路,搞了个有条有理的分析:日本避孕套公司带货?这个性质可比穿和服上街严重多了吧?后者只是精日,前者直接伤及我们的国本啊!都知道日本现在少子化问题严重,我国未来也将面临相似的问题,这个时候,你鼓励大家囤避孕套是何居心?屯了就要用,用了就不生孩子了,这不是要诱发我国生育率的进一步走低么?所以,囤避孕套这个是口号,估计就是日本fh势力针对我们的一个大阴谋!“冈本六君子”选在这个时候给他们摇旗呐喊,肯定是带路党、精日无疑了!良心的大大滴坏了。

以彼之矛,攻彼之盾。这一把,“冈本六君子”按说是连棺材板都给锤死了。

可是鲁迅先生说得好啊:我即使是死了,钉在在棺材里了,也要在墓里,用这腐朽的声带喊出——“东马小三!”……哦,不对——我们“爱国大v”的事,能算汉奸吗?

这其中,有先假装讲理后骂人的,大言不惭的自比是抗日战士,正在用日本的水泥修工事(总觉得他这个联想有辱英烈)。

还是疑似已经石乐志的,起手就直奔下三路、破口大骂的。

总之,这帮人的辩驳都搞的很黄很暴力,黄暴到我都不知道把他们发言直接这样挂出来,这篇稿子能不能过审的地步。

而抛去这些污言秽语,“六君子”们辩白思路是一样的——他们说,自己虽然给日本带了货,但心依然是中国心,带了日本的避孕套,不妨碍他们继续割流量韭菜……啊,不对,“x翻日本人”!

等等,这个说辞,怎么听的哪里耳熟啊……



啊,冈本诸君,你们还自比什么《亮剑》里李云龙啊?我觉得《亮剑》有另一个人物,跟你们的逻辑如出一辙——楚云飞手下那个当了伪军的营长么!

你听听人家当汉奸时是怎么说跟老上司楚云飞辩白:

“团座,话不能说的那么难听么!这只是一种谋略,我们接受日本人的粮饷,但是队伍还是咱自己的,一旦时机成熟,就反了他娘的!”

来来来,咱比较一下:

二鬼子营长说:我们接受了日本人的粮饷,但队伍还是自己的,一旦时机成熟,就反了他娘的!

冈本六君子说:我们接受了日本人的广告,但流量还是自己的,一旦碰见热点,就骂了他娘的!

……

像不像?

像不像?

就问你,

像不像?!

我觉得《亮剑》的编剧,这里对这帮汉奸的无耻嘴脸刻画的是很入木三分的:

正经的汉奸,好歹还知道食人之禄、忠人之事。

而不正经的汉奸,连着这点做人的基本操守都没有,还公然把“吃他娘、穿他娘,时机一到,反他娘!”的背信弃义当成骄傲来炫耀。

碰上这种家伙,甭管你是哪国人,真不知怎么跟他建立起码的信任,彼此合作?

真为冈本公司花的这个广告钱不值。怎么找了这么一帮货……

只能说,艺术不是高于生活,艺术就是生活。而汉奸们,从来都觉得只有自己才是能屈能伸的抗日英雄。

好吧,让我们权且再退一万步,承认冈本诸君们“洋套虽然带在x,我心却依然是中国心”。

可是若这样一说,我就又有个疑问了,你们可以这样为自己辩驳,为什么就不允许人家穿和服的姑娘这样辩白呢?

“和服虽然穿在身,我心却仍是中国心。”这种话人家也可以说么!而且不用像你们说的那么黄暴。

哦,明白了,诸君想玩的,原来是“只许君子戴套,不许姑娘穿衣”的双标啊。

是的,在网上观察那帮吃这口“爱国流量”饭的人观察久了,我发现一个现象。他们真正迷恋的,根本不是他们口中的所谓的“爱国”,也不仅仅是那些极端发言给他们带来的流量变现,更重要的是,他们迷恋那种在互联网上充当“网络揪汉奸大队队长”给他们带来的那种“权力幻想”。

在这种“权力幻想”当中,只允许他们自己拿着放大镜,去查找他人言行中的“汉奸罪证”,一旦发现,他们则挥斥方遒,其统领的愤青、愤中们随后跟上,让对方“寸草不生”。那种翻手就能将他人的正常生活捏为齑粉的感觉,想来是很爽的。

可他们绝对拒绝将这种构陷逻辑加诸于自己身上。

因为在潜意识里,他们觉得我是“队长”啊!我是“司令”啊!是主角啊!我虽然骂脏话、办脏事,带日本广告、折腾中国同胞,但我”爱国”的啊!我怎么可以能被指为汉奸呢?

这才是他们暴怒的缘由。

鲁迅先生笔下的孔乙己说的好:“读书人的事,能算偷吗?”

这帮人活学活用一下:“爱国大V的事,能算汉奸吗?”

说到底,他们迷恋的不是“爱国”,他们迷恋的只是打着这个旗号能给他们带来的“权力幻想”。那种只能由他们欺负、构陷别人,别人无法还击的感觉。

可是他们掀起的这种极端浪潮,早晚是会让他们作茧自缚的。君不见,也是这几天,比他们腕儿大多了的司马南老师因为自己承认早已在美国买了房,而遭遇了自己粉丝的反噬和围攻。当“斗汉奸”的标准,被人为的提高到了就算穿个和服在中国逛街都有可能被围攻揪斗时,你在美国买房产、办绿卡,或者给日本产品带货,当然就是最典型的汉奸行为。

当然,正如胡锡进总编出来打圆场的,正常的逻辑应该是:“在美国买房并不妨碍骂美国不好。”

但问题是,胡总编您早怎么不说呢?当初又是谁,出于什么目的,把“汉奸”的标准降到了说美国一句好,穿日本一件衣服都能被判定为精美、精日的呢?这些人,总该言行一致,为自己主张负责吧?

胡总啊,这么理中客的发言,您早怎么不说?

“冈本六君子”,这个魔幻的外号一上,怕是要伴随这几位大V终身了。但你说这几个大V会散功、跑粉、从此倒掉么?

告诉你,不会的。

不信你可以点点,这几年,中国舆论场上出了多少这种打着“爱国”旗号,只许自己戴套、不许别人穿衣的流氓大V——“人在日本,刚爱完国”的某岳老师,先把恐怖大亨本拉登描述的跟革命战士一样,又霸气预言日本亡国在即的某克文,还有嘲笑美国停电,不小心把自己在美豪宅拍进去的某“剑客”……

请问,这帮人,哪一个不是翻车翻的嘴啃泥?

但他们倒了么?没倒!各个不都生龙活虎的仍然活跃在网上,靠着他们的极端言论收割着他们一批又一批的韭菜,好让他们“骂xx是工作,在xx是生活”的舒爽日子过的更好?

即便偶有倒下的,又能怎样呢?

说美国人已经“拿人肉做汉堡”的白云先生倒了,就冒出一个“说财经”的黄生,继续说“美国惊天崩溃,民众以泪洗面”。

后来黄生也进去了,就有出来一个翟山鹰老师,继续这个调调。



再后来,翟山鹰老师也润去美国了,反过来发视频,大骂当初信他那一套的人都是傻x,聪明人就该骗傻子。

应该说,翟老师总算说了一句他们行内密不外传的“智慧”,镰刀收割术跟韭菜们透了底。

可他让韭菜们醒悟了么?好像并没有吧。

我预言——其实都不用预言——很快,就又会有人接手白云先生、黄生、翟山鹰这些的老师们辛勤收割过的那块韭菜田。

毕竟生态位摆在那里,但凡有点操守的人又挤不进去,总会有奇葩上位的。

是的,生态位,或者说,受众群体,这个因素是决定这帮“君子”们怎么出洋相也倒不了,倒了也会有更没底线的人补上的原因所在。

我是学历史专业的,我们分析一场历史浪潮为何涌动时,一定会先分析涌动它的群体。

就像你分析20世纪20年代的美国,之所以黑帮横行,与禁酒令脱不开干系。

也像你分析晚清,之所以有人会盲目的“挑铁道、拔电杆、紧急毁坏火轮船”,一定要知道,当时的铁路抢了“百万漕工衣食所系”的漕运生意这个历史前提。

一群人有什么样的智力、道德、知识结构、生活状态,就会认同什么样的观点。这是讲再多的道理也扭不过来的。

而当一面是互联网受众下沉,把大量的底层人口吸入这个舆论圈,一面又是经济遭遇困顿,很多人失业或收入减少时。互联网上就会积蓄一种无处发泄的戾气,于是自会有“弄潮儿”站上这个风口,像那天未庄酒馆门口的阿Q一样,上去摸一摸小尼姑的光头,并流里流气的说那一句“快回去,和尚在庙里等你。”

然后,阿Q笑了,十分得意;酒馆里的看客也跟着笑了,九分得意。只有小尼姑哭了,但谁在乎呢?

你以为阿Q和他的看客们闹这一出,是为了“维护佛门清规”么?别闹了。

你以为大V和他的粉丝们闹着一出,是为了“严惩汉奸国贼”么?也别闹了。

庸众们哪管这些?哪懂这些呢?

他们不过是在这场调戏中、在他人的受辱与毁灭中,获得了一种残忍而流氓的快感,短暂忘却了自己生活中的屈辱与压力。

他们就是为了爽这一下而已。而上去动手的阿Q和大V,既然满足了他们的这个心理需求,就理所当然的获得了他们的欢呼与打赏。

说白了,无非就是这么个生意而已。

所以,相比笑骂“冈本六君子”,我更想劝他门的那些拥趸,受众几句:别被骗了,这两年你们这韭菜被割的还不够多么?

……

但话到嘴边,又总觉得很无谓。他们的智力、道德、知识结构和生活状态,决定了他们注定要被那帮人割韭菜。

这个生态位,但凡有点良心的写作者挤不进去。

那群受众,但凡讲点常识的读书人说服不了。

所以,努力吧,冈本诸君!韭浪翻滚,急割勿失。

· END ·

来源: 海边的西塞罗



 1,120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