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口令详解版】澳大利亚联邦议会服务部内部立新规-维权成功案促进澳洲进步,或可借鉴?

滚动新闻 澳纽原创 澳纽资讯 编辑精选
作者:袁祖文 (澳洲)
(一)
前天,一篇《堪培拉时报》的文章,
引发澳洲华人社区议论。堪培拉社区尤其兴奋!



这条封口令是划时代的,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咋看文章标题,就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他就是 MARCUS REUBENSTEIN 
(独立记者马库斯. 鲁宾斯坦)
当时,我并不认识这位记者,
当有关英文主流媒体向我道歉的事情
在各媒体出版之后,
他采访了我,并出了一篇头版,右下角
加上诽谤记者KELLY BURKE的头像, 
配以中间巨大红色的SORRY(抱歉)
在英文及中文社区大力传播了
各大媒体向我道歉的故事
就是这位7号台名为Kelly Burke的女记者,
纯粹捕风捉影,编造事实,缺乏媒体人的
基本道德准则,几乎一夜之间毁了我的事业,
我的家庭,我被逼无奈,唯有背水一战,
奋起反击!先后进入起诉三级跳:
7news, DailyMail Australia, SBS
等英文媒体及部分中文媒体
并侥幸获胜!
请参考当时对外道歉的”标题照片“:
以及当时世界各地大咖的支持:



我能够取得这一系列官司的圆满解决,
要感谢许多人,尤其是为我服务的西人团队,
其中很重要的有我的美女法律顾问JAQ, 
公关经理KATIE,
我的律师IBRAHIM及律师团队
及我咨询过的众多律师,
还有这位MARCUS,当然还有像何沈慧霞,
SAM WONG, 以及一起组织包机捐赠的
邝远平,杨东东,单明等侨领的不断鼓励

从左至右:单明,杨东东,邝远平,邝辛,刘畅

使得我在2020年抗疫中艰难地赢得了这场
看似不可能赢的法律诉讼,
正确地处理了多个节点的突发事件,
最终获得好的结果
而MARCUS的这篇英文文章,也让这件
”反诽谤及逼迫
英文主流媒体道歉“ 
的事件影响在英文及中文世界广为流传。
不久之后,澳大利亚及加拿大的多位侨领
也遇到类似的诽谤,造谣事件,
其实,不难理解的是,
恶意媒体针对的是华人,及华人背后的国家。
可喜的是,在我维权得直之后,
频频听到不少侨领的维权成功消息,
华商,侨领一起抱团取暖,
今后的路应该会顺畅些!
个人以为这次因为一个独立记者的
看似简单维权成功个案而促成
澳大利亚立下书面规矩,
让最高权力的服务部门的员工在这个崇尚
“言论自由”的国家从此
“言论” 不再“自由”
意义非同寻常!
 
个人在领英上随即发表长篇评论,
引发网友热议,私信:



 

(二)
不久就听到这位独立记者
MARCUS REUBENSTEIN (马库斯. 鲁宾斯坦)
先是被告,不久就反诉
众多华人为他的官司募捐,
帮助最终取得特殊的成功
可以说,他的维权成功,华社功不可没!
我们好好看一下,澳洲国会服务部
下达的封口令报道:


我们一起来看看结尾精彩处:

【译文】
”澳洲联邦议会服务部(DPS)
社交媒体政策要求所有员工,
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与他们
在DPS工作相关内容时,
需要事先获得其经理的批准“。
(译者注:果不其然,确实谈到了马库斯. 鲁宾斯坦先生)
在去年6月,独立记者马库斯.鲁本斯坦
在澳大利亚联邦法庭以诽谤,侵权为由
起诉了
澳洲联邦议会服务部
议会研究员杰夫.韦德及澳洲政府。
这一动议看来是由韦德博士指称
鲁本斯坦先生的网站是由
中国共产党运营的,
该指控受到鲁本斯坦先生本人的强烈否认。
后来,该诽谤起诉案
在各方接受和解协议后中途停止。
(三)
此前,根据报道,国会研究员韦德博士推特
曾把未成年中文学校学童的照片和上课时间
及地址发上推特,引发投诉,
已经被迫撤下了相关推文。
 
先是不断攻击李复新博士:

 

然后是其他中文学校:

针对杰夫韦德在过去的6年里

蓄意攻击华人社区的行为,澳大利亚独立记者、

APAC News 发行人 Marcus Reubenstein 

(马库斯鲁本斯坦)

成为被告,被指控其网站由某党控制,

马库斯反诉,

对影射攻击华社的韦德发起了诉讼。

在他个人饱受煎熬的官司过程中,

我有幸陪同他驱车前往堪培拉,

拜会堪培拉侨社部分德高望重的侨领,

与他们交流,并汇报马库斯诽谤案情及进展

想想在当时的澳中关系极其恶劣的气氛下,

侨领SAM WONG,HAO GU, JENNY等 发言,表态支持

李复新博士表态支持

各位侨领不顾个人安危,

积极组织澳洲,尤其是堪培拉华人社区募捐,

海内外华人也不断鼓励支持,

大力支持马库斯的正义维权行为,



袁祖文陪同MARCUS见堪培拉华人侨社,宴请中

得知”封口令“发出之后,

两次在堪培拉地区积极参选的

李复新博士表示:

其实当时堪培拉华人社团侨领座谈会在晚上

小范围进行,非常压抑,我当时好想让大家好好

合一张影纪念,因为坚信邪不压正,

澳大利亚毕竟是一个法治国家!但是因为有侨领

担心会受到更大攻击所以没有正式拍合影,

我只能偷偷地拍了几张座谈照片,留存了当时的记忆

还有后来我才知道,

Geoff Wade 从2019年就开始攻击我和

我所义工任职的华人社团了,他的思想是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凡是华人社团他都攻击!

我荣幸地参与支持,鼓励,

见证了这一系列过程及视频的拍摄: 

以下为详细信息以及筹备诉讼过程:

当时,这位澳大利亚独立记者

 向澳大利亚政府发出法律声明,

称政府没有履行监督一名使用一个推特账号

攻击近千名澳大利亚华裔的员工的职责。 

难道不是这一条声明直接导致了本政令的颁布!

(四)

官司过程回顾:

2021 年 6 月 30 日,马库斯•鲁宾斯坦向

澳大利亚联邦法院提起诉讼,

将议会大厦图书馆研究员杰夫•韦德及其

雇主澳大利亚议会服务部

列为被告。 

向联邦法院提起诉讼的原因为,

杰夫•韦德曾六次在推特上发表

诽谤马库斯•鲁宾斯坦的文章。 

此次诉讼还包括了,杰夫•韦德未经许可,

发布了六张属于马库斯•鲁宾斯坦的图片。

而这违反了澳大利亚版权法。

Wade 是一名澳大利亚国会图书馆的研究员,

在 2020 年 7 月 2 日至 2021 年 2 月 19 期 间,

曾在推特上发布 22 条有关 Reubenstein 的内容。 

Reubenstein 的法律声明称,这些推特内容

暗示他得到了中国共产党的资助,

以提升中国在澳大利亚的利益。 

澳大利亚有严格法律关于通过

那些不先向澳大利亚政府登记他们外国协会

的个人和公司提升外国政府的利益。 

Reubenstein 没有在澳大利亚外国透明度登记册

(the Australian Foreign Influence 

Transparency Register)上登记,

在 2021 年 6 月 7 日上传至 YouTube 

的视频中,他极力否 认网上的不当行为指控,

称这些指控“完全就是诽谤”。

他还声明:“我有很多中国朋友,

我会一直支持他们,

但我没有支持中国共产党,

他们 (在经济上)没有支持我。” 

这件事的起因是,联邦政府雇员 Wade 

在推特上发布了一张澳大利亚华裔儿童的照片,

并声称 澳大利亚的中文学校

是受中国政府的指导下运作的。

在议会服务部拒绝回答是否纵容其员工

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发布儿童照片的问题之前,

Reubenstein 发表了一篇关于此事的文章。 

Reubenstein在文章中写道,

“Wade 在雇主的眼皮子底下进行了 

6 年的网络骚扰”

政府允 许他使用他的推特账号去

“诽谤儿童”。 

据 APAC News 报道,政府部门拒绝了

这 9 名 7 到 8 岁孩子父母的要求,

并称部门与他在办公时间之外发布帖子无关。

然而,关于 Reubenstein 的 APAC News 

网站的研究显示,显然 Wade 在政府工作时间

利用他的政府(办公)电脑发了数千条推特。

在他的 YouTube 帖中,Reubenstein 

指控 Wade 的律师参与了对他和其他四人的

“欺凌和骚扰”行动,

这四人包括一所中文学校的校长,

在她控诉 Wade把孩子们的照片发上网之后,

Wade 曾威胁要起诉她。 

在本文截稿之前,我有幸独家采访了Marcus。

谈起澳洲联邦议会服务部的禁令,

他显得很淡然:

“尽管我不能对本人针对联邦政府以及其雇员的诉讼案的细节进行评论,我的立场其实一贯都非常清晰。我不接受任何澳洲人仅仅因为他们对自己的文化背景感到自豪就受到无差别的公开攻击。澳洲华人有权生活在一个不需被质疑他们是否对国家忠诚的社会。

我的诽谤维权案始于堪培拉,及大量的线上对于华人社区的攻击。这激发了我与这些反华机构“叫板”的斗志,对他们及幕后的指使人点名道姓,因此引起法律诉讼。

我在袁祖文的陪同下,去堪培拉拜会了当地侨领,这一法律挑战我责无旁贷,原因有二:1)对于一个致力使得澳洲变得更好一点的人而言,我应该做。2)在与堪培拉华人侨社的见面之后,我觉得我绝不是单打独斗“。

从左至右:HAO GU, SAM WONG, CHI WONG, JENNY CHEN等 

堪培拉华社的决心鼓励我积极改善华人糟糕处境和不公待遇。可以说,没有堪培拉华人社区的慷慨捐赠及鼓励支持,我无法取得我获得的现有结果“

马库斯是广大澳洲华人以及华人社区的支持者。目前他专注于他的艺术创作。今年10月份他将举办一个崭新的摄影展,再次展示华人对澳洲社会正面、积极的贡献。欢迎大家一定抽空去现场支持MARCUS的摄影展!

我会去,悉尼的华人朋友,你也去看看?



 1,244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