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德勒兵败谢幕战,却赢了网坛商业暗战

网球手费德勒的谢幕战,输了。

商人费德勒的赛事,赢了。

9 月 23 日晚,伦敦北格林尼治体育馆上演了网坛传奇费德勒的退役战:在拉沃尔杯网球赛上,费德勒和自己职业生涯宿命对手纳达尔联手组成欧洲队,对战两位美国选手索克和蒂亚福组成的世界队。在 150 分钟的鏖战后,费德勒所在的欧洲队 1:2 败给世界队。

拉沃尔杯由费德勒等人于 2017 年创办,费德勒拥有的经纪公司 Team8 正是拉沃尔杯赛事股东。拉沃尔杯每年均以 ” 明星组队双打 ” 的方式进行,参赛者均为网坛明星。在拉沃尔杯上,费德勒和纳达尔总共联手三次:2017 年初届比赛、2019 年第三届以及昨晚的第五届。



由于本届拉沃尔杯成为了费德勒的谢幕演出,拉沃尔杯的门票水涨船高:VIP 票价高达 58 万英镑,约合 449.15 万元

在 9 月 15 日,费德勒通过 Instagram 等平台宣布 ” 即将退役 “,并提前宣布在伦敦举办的第五届拉沃尔杯将是 ” 退役秀 “。从参赛阵容上,可以看出费德勒对本次大赛的精心准备:除了纳达尔,德约科维奇

穆雷均参加了本次大赛,这让本届拉沃尔杯成为了 ” 汇聚四大天王 ” 的豪华比赛。(虎嗅注:网坛四大天王本次均已欧洲队身份参赛)

费德勒的退役,也让 9 月成为了网坛 ” 巨星告别之月 “。9 月 3 日,41 岁的小威廉姆斯完成职业生涯最后一战后正式退役。和费德勒的退役有相似之处:小威廉姆斯也早早通过社交媒体预告退役,并官宣 ” 谢幕战赛事 “,而相关赛事的门票价格水涨船高、一票难求。

顶级职业网球手,是商业宠儿。以小威廉姆斯为例,这位贫民窟走出的传奇网球手净资产超过 2.6 亿美元。根据《福布斯》的统计,小威廉姆斯拥有至少 18 家顶级大牌的代言,其中不乏 Gucci、宝洁、耐克。而网球赛事高度依赖明星球手,作为 ” 汇报 “,明星球手通过赛事获得的奖金分成更好。据统计,小威廉姆斯在 WTA 巡回赛这一赛事上的累计职业奖金已经超过 9400 万美元。

同样的情况也出现在天王费德勒身上。2020 年,费德勒在 ” 运动员收入排行榜上 ” 名列网球运动员第一位。据统计,费德勒职业生涯的赛事累计职业奖金约为 1.3 亿美元,而其商业代言收入约为职业奖金 10 倍。

在费德勒个人官网上,可以查到目前费德勒拥有的顶级代言品牌,其中不乏劳力士、梅赛德斯 – 奔驰、箱包品牌 RIMOWA 等大牌。

实际上,顶级网球选手,本身也是顶级的 ” 产品经理 “,他们不仅需要打磨自己这款 ” 竞技产品 “,也需要像经营公司一样管理自己的商业团队,并让个人 IP 的商业价值不断放大。比如,为何费德勒会选择伦敦作为自己的谢幕之地呢?这里面有球员情感,也有 ” 金钱永不眠 “。



商业鬼才费德勒

费德勒精心选中了伦敦。

在世界网球主要赛事举办城市中,伦敦凭借 ” 温网 ” 构建了最具 ” 奢侈感 ” 的网球商业生态。(温网:英国伦敦温布尔登网球锦标赛)

创办于 1877 年的温网是网球四大满贯赛事之一,由于是历史最悠久的世界性赛事,温网的观众以当代名流、老派豪门为主,这导致温网成为了奢侈品眼中的香饽饽

从一个细节可以感受到温网特殊的商业属性:在四大满贯赛事中,温网的税后奖金最低。换言之,来打温网的选手,普遍不是为了赛事奖金,而是通过参赛提高整体商业价值,赢得更多代言合作变现。

在这样的模式下,温网吸引的选手和观众质量极高。作为结果,温网的赛事转播版权费是四大满贯赛事中最贵的,甚至在转播期间长期不插入广告。温网通过 ” 限制广告 ” 的模式,让自己的身价进一步提高,在赛场内温网几乎不允许商标出现,最常见的是劳力士。这种玩法,导致 ” 投放 ” 温网的品牌多以奢侈品、大牌、金融机构为主,而投放品牌的调性,进一步升级了温网的 ” 商业价值 “。

在温网的作用下,伦敦成为了最具商业价值的网球城市之一

而费德勒选择伦敦作为自己的告别之地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出生在瑞士巴塞尔的费德勒,并没有选择巴塞尔作为自己的谢幕处,但巴塞尔本身也是网球城市,费德勒曾在家乡 10 次夺冠。很多传奇网球手都会把自己的家乡城市或者人生第一座奖杯的 ” 获奖地 ” 作为谢幕处,但费德勒选择了伦敦。

某种意义上,449.15 万元 / 张的比赛票,可能只会出现在伦敦:在昨晚拉沃尔杯网赛场内,身处伦敦的各界名流齐聚,其中大部分平时就生活在伦敦或者在伦敦有固定住所。以及,这场伦敦的谢幕战在社交媒体赚足了流量——拉沃尔杯人气高涨。

值得注意的是,费德勒是网球选手中少有的 ” 商业思路极度清晰的人 “。2018 年,费德勒在和耐克履行完 24 年的合作后,并未续约。当时 37 岁的费德勒谋求职业生涯最后一份 ” 大合同 “。据公开信息显示,耐克和费德勒此前的合约是 1200 万元 / 年。

当时很多人都以为费德勒会跟耐克续约,但令人诧异的是,费德勒最终选择了优衣库——一份 10 年 3 亿美元的代言合同。据计算,这是网球史上额度最大的赞助合同。而隐藏在这次合作背后的是费德勒对开发新市场的诉求。他和团队希望通过优衣库的渠道资源和品牌影响力进一步渗透亚洲市场。

早在 2011 年,费德勒就在赛后公开表示他 ” 很在意亚洲市场 “。在整个职业生涯期间,费德勒在中后期几乎每年至少来一次中国,在国内费德勒曾多次参与奔驰等品牌 ” 赞助 ” 的青少年网球训练营。

费德勒的商业眼光还体现在投资瑞士跑鞋品牌 On Holding AG(昂跑)项目上。2019 年 11 月,费德勒成为昂跑的股东和代言人,他不仅出资还出 ” 想法 ” ——在开启合作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费德勒就参与设计了昂跑的网球运动鞋 “The Roger”。随后,在多次公开赛上,费德勒都穿着昂跑定制版球鞋参赛。

费德勒的投资收到了回报。2021 年昂跑公司成功 IPO,据雅虎财经计算,费德勒手中的股票价值在昂跑上市后已经超过 6 亿美元。昂跑同时也是费德勒发力中国市场的 ” 抓手 “,目前在北京、上海、成都、深圳都有昂跑的门店。

费德勒的商才,还体现在经纪公司 “TEAM8″ 上。2013 年费德勒和朋友共同开设了这家公司,此后他大部分的商业活动、赛事活动都通过这家公司 ” 运作 “。在签约运动员方面,TEAM8 不只限于网球,也签约了多位高尔夫选手,并打造 ” 高端球员 IP 矩阵 “。在赛事产品上,TEAM8 最重要的项目就是拉沃尔杯。

2017 年,在筹备首届拉沃尔杯过程中,费德勒天才地想出了 ” 自己和纳达尔组队双打 ” 这样的点子,在这个 ” 爆点噱头 ” 影响下,首届拉沃尔杯的门票迅速售罄。而随着费德勒以拉沃尔杯 ” 谢幕 “,这一赛事在社交媒体的关注度大幅度上升,俨然有成为世界顶级大赛的势头。

网球手费德勒退役了,但商业费德勒并没有。

从一个小细节上,可以感受到费德勒的某种特质:作为网球巨星,费德勒是少见的 ” 没有私人飞机 ” 的选手。他选择租用飞机,以节省不必要的开支。而正是这位性格颇为节俭、头脑清晰的费德勒,在网球手身份之外同时扮演着上市公司股东、大牌代言人、头部经济公司老板、赛事发起者 ……

或许,再过二十年,人们会以 ” 最成功的运动商业大佬 ” 身份记住他。

来源: 虎嗅APP



 

 

 40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