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萨仁图娅/匡文留/无定河/武建华/王晓露/火凤凰/恆虹/魏鹏展/唐春元/依拉索妮

文艺天地

诗歌:萨仁图娅/匡文留/无定河/武建华/王晓露/火凤凰/恆虹/魏鹏展/唐春元/依拉索妮

时光之上
作者:萨仁图娅

时光之上
且听风的吟唱
几许自在飞花之韵轻似梦
年华穿越便是华章

时光之上
许我鸿雁的翅膀
云山长空锦书可托
四季轮回山高水长情长长

时光之上
岁月穿梭而去白云在场
阳光下烈烈穿云裂帛
月光中月桂枝头抱香

时光之上
心向诗意的远方
长调一般的悠长饱满
在一片草原相伴牛羊看斜阳

时光之上
无关岁月光影拉远满袖花香
红尘陌上执念写成铭心刻骨
我的爱一如既往

走过流年的山高水长

一指流年
万千景象
时光编写的程序
交错轮回不声不响
寄予着宇宙本能的力量
你我走过流年的山高水长

一抹时光如水流淌
一颗无尘的心守望
烟火人间的驿站
我只想以我生命的形式
和这个世界相遇相爱一场
留住时光触摸过的印痕和过往

一程岁月渡岸
一生梦短情长
人追问自身存在的意义
因此深邃因而悲壮
脚步与一颗无尘的心同一方向
赴光阴之约与花香相拥过往

时光为眸

时光为眸
仰望悠然的白云漫游
追寻长生天的召唤
与大鸿雁小鸿雁一路

时光为眸
俯视风吹草绿的草原乳母
每回亲吻都热泪盈眶
每滴热泪都源自远古

时光为眸
投向李白的月光深处
爱着我的爱
诗心温润乡心如初

时光为眸
看得见的河在奔流
看不见的光在感受
目光飘散青草气息牧歌铺路

篁岭梯云人家
作者:匡文留

梯田的油菜花荡着花毯
一条条谜语
甩上石耳山
山顶上陡壁嶙峋  红崖横斜
谁个手执鬼斧运力神功
尺厚的老石阶
九曲十八弯
盘上石墙  描出瓦檐
底院石围栏
围栏又撑起院上院

上院之上再冒人家
老民居犹如糖葫芦串
鸟瞰瀑布飞流
白云口噙水珠儿
编织成家家的门帘

攀登石阶推开老门扇
一下子跌进
明代雕花案头古书卷
山顶的谜语深幽幽
梯云人家入迷津
远隔了尘埃  竟狗吠鸡跳
醇酒腊肠
香滋辣味了粗瓷碗

而今老民居晒秋空中览胜
猜谜人摩肩
悠荡过缆车吊桥
金灿灿花毯展背景
脚板声声叩篁岭
一进天街  艳色涌潮
百花编一圈美花环

毛茸茸羽翎插玉簪
是九霄的鹰儿雀儿
也流连忘返

崖壁的讲述柔情似水

男人们剽悍胜过牦牛与骏马
女人们性感如盛开的雪莲
一双双深陷崖壁的目光
无论仰望抑或俯视
都以强弩利箭的尖锐
叫一颗心热泪滔滔

男人们红褐色肌腱光泽圆硕  我听见
九十九颗月亮亲昵交颈
女人们乳房如烁金的麦垛
便有河水的碎银
荡漾成迤迤逦逦的草原

我的膜拜涌浪般扑向崖壁
我看见先祖们
舞动臂膀的錾斧  十指鲜血淋漓
丰沛的爱情
滋润得崖壁柔情似水

我要用皮肤的喘息
熨帖你们磨砺的岁月
让残缺的脚趾  断裂的长发
不再辗转呻吟
我的耳膜正大水汹涌  万马奔腾
早已锈蚀斑驳的石斧和陶罐
一面铜镜  一支骨簪
此时都喃喃絮语着

此时绯云翩跹于崖壁
我的肃南草原的先祖们
炯炯目光大鹏翱翔
河流般滔滔汩汩的草原啊
一处处村落
正唱响糌粑与青稞酒的民歌
牛群和羊群  比孩子们
还要娇憨和顽皮
甩角儿扬蹄儿  呼应着
一声声牧笛

颜色的标识密码

有一种红  我该如何形容呢
是河水至深
流过烛火的橘红
犹如锐利舌尖  蹒跚而细腻
叫我的失踪了无印痕

那天你就是这种红
真丝夹克衫
展开大鹏鸟的翅膀
将我欲望的部落
飞旋为漫天漫地的荒沙

我凝聚成一颗沙粒
沉入荒沙内核  这一种红
就是史前的汪洋大海
就是此时的整座天空

其时你缄默无声
你的全部密码
都经经纬纬于这一种红
都以颜色同我耳语
我的眼睛是两只
无底的酒盅么
你的红源源斟入
我的红信马由缰

对于颜色的升华性认知
叫有一种红
成为我梦境迷途时刻
一马当先的突破口

秦岭山水
作者:无定河

喜欢山,诸如秦岭
越高越大的山脉越喜欢

它们能挺起
比遥远还远的蓝天
可以抽象着丰峪口散漫的白云
南五台的雄鹰,概念明确的飞翔

石帽峰清澈的高冠瀑布
是我们汲水归来的星河
阳光悉数归于大长安的烟火人间
从不犹豫的梦,一个一个留给自己

你说还喜欢透亮的水
可以看到灵魂的水
诸如有助于秦川小麦灌浆的雨滴
诸如深夜跌停时光的泪水

是的,这青绿山山水水
和我们一样哦,有着皱纹深刻的
峡谷,波澜……

立秋辞

立秋啦,南山的银杏树叶
又将用黄金的色彩
写一段我们很在意的寥廓路途

人间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上邪”
澄澈的秋风会送走一行又一行南飞雁
绵薄的秋雨不止会落下,微不足道的苍楚
还有秋蝉喊了又喊的旷世之寂
我们弯腰拾起秋实,又放下了什么呢?

不远的清浅日子里
王维念念的红豆会红透辋川的山头
看了一千遍秋风,还是想问问
灞水里自己的影子,顺流而去的天空
可有蓝色的乡音,老去的“流火”

天高云淡,秋叶知道飘落的路
月圆月缺之时,大长安岂止适于相思
更适于读谪仙客入梦的捣衣声……

沉默的火焰以及倾倒的河流
作者:武建华(河南)

你回敬她传来的类于诗真实的夸张表白。
然而她踌躇了,然后类似消失在梦境中。
你小心谨慎起来,仿佛秘密被告白。
你揣度你真实夸张的回敬是否超度。
至此,河流两岸的历史性互应若云雾中的灯火。
河流流动着雾霭和寒冷,隔岸足见清晰的面影。
河水在潺潺地走远,希望燃烧在心中。
你仿若迷惑。你不得不把沉默的火焰按得更深。
这种火焰重压数千年了。没人愿意揭开这重压的面纱。
缘于受胁于通过明亮眼睛的类似当代数字的神速传播。
但此时,她却发出了类似忙碌的密告。
你便借助第三者的表达转达掩饰自己真实人性的火焰。
而你获得的密告你理解得很透并表现为理解。
但你并不排除你的怀疑是不愿出现的。
而第三者的表达仿佛架起了继续互应的桥梁。
河流流动着南北走向的寒风,雾霭消失。
河流阳光照彻,明亮,凛冽,刺骨。
但她用仿佛朴拙的真诚点燃一柱仍应怀疑的火把。
仿佛把冬夜的类似于历史性的河流照亮。
你看到了一种神秘而真实的希望近于火焰的点燃。
你用沉默的火焰点燃这神秘而真实的内心。
但这种真实穿着朦胧的衣裳,似流水一样透明和平常。
朦胧的衣裳包裹着内在的美。它与真实的外在并驾齐驱。
你真诚地相信河流上的桥梁具有一种使河流倾倒的可能性。
它唤醒了具有碰撞性的互动作用。但也许仅此而已。
仿佛这种碰撞能够闪烁出沉默已久的历史性火焰的光芒。
但没有人能够看到。这也许是河流倾倒之后的效果。
这种光芒实质上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发热发光。
这种光芒科学地神秘地形成一种带有温度的磁场。
它神秘地产生一种内在的仿佛非故意的互引力量。
这种磁场的力量闪烁的光芒生发出互为温暖的热量。
这种光芒正是沉默的火焰闪烁出的光亮。
足以能够在已倾倒的河流两岸照亮彼此的阴角。
你被一种光芒完全包围,世界明亮。
你最清楚在这光芒的范围之中,她在其中。
而这仿佛她也是明白的。而她更明白的也许是
她所处的这种明亮,你也在其中。
同时,共同具有的囚禁的冲动在牢笼里肆虐。
并且这种共同的体验都不愿意明确发出光亮。
2019.01.09晚
(入选美国孔子学院双语《阅读》教材2019年夏季版)

呐喊
作者:王晓露(西班牙)

为什么要呐喊
谁知道你们心中的压抑
你们又知道了谁遭受的痛苦
如今你们被世人冠以世界第二名画的桂冠
在这座大厦的四楼
享受着最尊贵的待遇
每隔一小时展露出你们其中的一个面孔
被无数人膜拜
可是这改变不了什么
你们仍旧是痛苦的、恐惧的
无论是你们在替百年前的人呐喊
还是替今天在炮弹和疫情下
如蝼蚁般生存的人呐喊
七楼的哀乐奏响
观众们在聆听无声的哭泣

擵抚春光
作者:火凤凰(海外)

一眼望去
一朵桃花胜似另一朵
脚下铺展的绿
叫人格外地心疼
春天浩荡

一一春风擵抚着你的笑脸
一份浪漫的情致
牵起你的手
感受这生命中的精彩

一起倾听百鸟争鸣
畅想未来
所有的经历,以及风雨
正将我置身于世外

吸一口芳香
怎样的情感渐渐融入了血脉
远离尘嚣
美和好,是未来的左与右

靈 魂 之 歌
作者:恆虹(香港)

我要唱出未來是靈魂的世界
星球必然毀滅
人類一切骨胳,肉體,也必然風化,絕跡
唯有人腦,堅實地升華為靈火
在宇宙
遊蕩,相擊,聯絡
時而似雷高吟
時而似琴低唱
時而是男高音的愛之語
時而是女低音的情之調
未來的宇宙
是個自然電的空間
未來的宇宙
是靈魂與電流
溶為一體的蒼穹
同時
奏出《靈魂不滅》
悠揚高吭
絕世優美
無休無止的生命凱歌

甩了半截的剪刀
作者:魏鹏展

剪刀坏了,把甩了的半截
插进土壤中,期待生锈
我相信铁质可以长出绿叶
雨下得很大,浸湿了泥土
水满溢,浸渍在盆里
根部腐烂,剩余的水有臭味
我把污水浇在干巴巴的泥土中
期待种子发芽,长叶
清晨的阳光很暖
晒在阳台,晒在泥土
满溢的水干了,有新长的叶
有新长的草,绿油油的
2022年11月28日 夜

你想脱下袜子

风狂吼,雷轰响
雨下得很大,很冷
街头传来哭声
路上有水洼
袜子湿了
你想脱下袜子
但你一再自我审视
笔直的西装
与亮丽的鞋子
走过街头
你在交通灯前踯躅
绿灯闪烁
袜子湿了
你想脱下袜子
但你与人羣对视
然后一再自我审视
2022年1月30日 下午

无法干透的红墨水

我凝视
桌上久久无法
干透的红墨水
我不能压抑
不安的情绪
轻轻盖上
白纸
红彤彤的
渗溢
我在等待
等待
时间的干透
我想掩饰
碍眼的色泽
再盖上
白纸
红彤彤的
渗溢
渗入指甲间
我慌张
我恐惧
用水冲
红彤彤的
残留在指间
我在等待
等待
红彤彤的
在时间流逝中
消褪
不知某年月日
我还凝视
指甲间
红彤彤的
不安
2019年4月28日 夜

旧锁
作者:唐春元

被一双手抚摸过
打开过
如今每一天守在门闩
保持对一扇门的敬重

我从父亲手里接过那把
钥匙,来打开老木屋
而这把老锁头,再也不能
收放自如

我坐在门口斑驳石槛上
与时间谈论一些尖锐的问题
是什么,让一把锁心
渐渐地锈蚀下去

 致海峡(1)
作者:依拉索妮

此时灯前灯后
影子里的火焰在燃烧
燃烧的光束里
是用细胞堆积成的无限浪漫

那莺歌燕舞中的回环
在一池春水中飘飘欲仙
那皓腕凝雪,那瀑布三千
在琴奏的一瞬跳跃

歌声婉转,歌声激荡
在回环复沓的温婉中诗句在蹦跶
上是爽,下是朗,左是舒,右是畅
围绕着的还有暖光的缕缕私语

在这片风景中
一池云锦,一对桌椅
一段疏离中后的温馨,一味药剂
默默相对,笑而不语

致海峡(2)

今晚
岁月的钟声会再次敲响新的大门
我在钟声的余音里徘徊
然后大踏步迈步进去

热闹的世界繁花似锦
红的黄的绿的花
青的白的黄的紫的橙的话
画布上展示的
一眼便可摄入

清纯的芙蓉国色天香
那灵巧的炮仗花还有满树的羊蹄甲
这一树树火焰花
在眼中炫舞

静默中我紧捧一盆仙人掌
让它陪着我在沙漠,在荒野
在被人遗忘的角落
用身上的铠甲保全自己
刺越长越密集

罩着我的清单中,你最靓

爬山虎不卑不亢
依旧依着属于自己的墙
不在乎与世俗有关的眼光

美丽的花瓣依旧灿烂
疫情和它没有一丁点儿关系
在它骨子里沉寂的都是阳光和正义

既然有了绿色的希望
何必纠结春夏秋黄
既然有了生命的轮回,何必哭诉冬的凛冽

如此罗列,也就看到了希望
一件一件打点阳光
罩着我的清单中,你最靓

新西兰 澳纽网 出品
编辑:小图

 3,14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