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淑贞:三月

文艺天地

三月

作者:景淑贞

塔子山的梅花开了。而造梦的人
还在梦里结着花骨朵
假寐的伤口,在渐暖的天气里
装着愈合

人们患上季节病。一边发烧咳嗽
一边哼唱酥软的小曲
肥美的妇人,又喝下三大碗春色

风懒洋洋的,不再搭理晾衣绳上
那件棉麻褂子
你也懒洋洋的,不再梳理旧事
任由它们草绳一样扔在路边

三月雨水充足,不缺乏颓废的美
而你需要一阵雷声
拽着天空的衣襟滚落下来
恰好砸着脚面

你还需要尖锐的笔尖,插进
一张白纸深处
在蛰伏的阵痛里发出喊声

2023年3月6日下午4点27分

二月黄昏

风来回穿行几趟。黄昏
开始松软
轻易就没过了腰际

二尺一寸的尺码,把黄昏
分出上下
我的一部分,托举着下沉的落日

另一部分,被浮动的暗香接住
如果一枝新发的海棠
扯住风的棉袍子

我也愿意,就这样空悬着
让那个擅长抒情的人,在草木
和美人之间,再为难一个时辰

2023年2月17日凌晨

立春辞

不过是一个幌子,杵在路口
不过是幌子下缀的流苏
毛茸茸的痒,招惹了美人

真是可恼。桃花还锁在三千里外
柳枝晃来晃去,用瘦金体
在水面上写着虚词

钟声敲到第十二下
烟花开败的夜空,还没有办法关闭
星星在高处相互使着眼色

喏,那是谁家少年
害羞地躲在窗下,对着镜子
挤脸上的青春痘

2023年2月3日夜

 

 

 

新西兰 澳纽网出品

编辑:小图

 

 760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