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悲伤故事:买房成了他们最快的破产方式

编辑精选 金融经济

房地产的剧烈波动,恐将有产者的钱吃干抹净。

01

曾经,

买房让不少人少奋斗了很多年。

如今,

买房又成了很多人最快的破产方式。

这就是现实的讽刺。

在深圳,

一对夫妇通过十年的努力,

积攒了400万元存款,

年收入也稳定在150万。

为了给刚出生的孩子建立一个稳定的家,

他们决定购买一套价值1000万的二手房。

然而,

购房的幸福时光转瞬即逝。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2021年年底,

丈夫李某遭遇公司业务调整,

被裁后失去了原本收入稳定的工作。

2022年底,

李某努力找了份工作,

但是只做了不到两个月,

就因为和公司矛盾不欢而散。

之后,

再找工作更是四处碰壁。

接下来的一年里,

他们的家庭收入锐减,

储蓄也消耗殆尽。

直到2023年,

李某的创业尝试仍未见成果。

房贷压力使得夫妻俩不得不考虑出售房产,

然而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

700万的房贷,

每月还款3.76万,

还了一年半,

本金还有684万。

18个月还的67.7万里面,

只有16万是本金,

51万多是利息。

再一看,

现在的房价已经下跌。

如果真的想卖的话,

只有降价出售。

夫妻俩实际的净资产,

只剩下780万的房子,

外加50万的存款,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重要的是要减去684万的贷款,

等于146万。

对于他们来说50万的存款,

勉强还能撑上一年,

可是房贷却还有还28年。

买房两三年后,

这个中产家庭就面临着破产危机,

买房成了他们最快的破产方式。

中产变无产,

只需要一场危机的催化,

这就是危机对于中产们的收割。

这不是危言耸听,

这就是大周期低谷下很多中产和底层,

要面对的现金流危机。

02

此前有媒体报道,

深圳楼市出现了一部分断供现象,

有一批业主的房屋被法院查封并打折拍卖。

据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数据显示:

近半年来司法拍卖房源增加50%,

成交率达到91.99%,

以原价的7折出售,

并且绝大多数都是用于清偿债务的个人房源。

更可怕的是不止深圳,

近年来全国各地的法拍房都呈现出了暴增势头。

河南、湖北、江浙等地法拍房数量明显增长,

尤其是江浙发达地区,

法拍房数量在三年以内,

由2万宗跳涨至26万宗。

据某法拍网站显示:

2017年时法拍房数量只有9000套,

2019年直接提升至50万套,

而到了2020年底的时候,

法拍房的总量更是直接飙升至200万套。

(暂未查到最新数据)

这200万套法拍房的背后,

也许就是百万家庭“弃房断供”的悲伤故事。

03

此前在网络上,

一位环京区域河北燕郊断供者的故事曾广为流传,

相信很多人都看到了。

这位断供者35岁,

2017年在燕郊置换了一套140㎡的三居,

总价426万、贷款298万、月供16800元,

目前还款总金额806400元,

但是他还不起了。

这套房子,

与买时的426万相比,

如今的价格几乎接近于腰斩了,

现在市场估值仅为235-240万元左右,

账面亏损近200万。

如果走正常渠道卖掉房子,

不仅首付和已还的80万元全都赔进去了,

还需要补给银行40万元,

才能清偿尾款。

于是他想着及时止损,

直接断供房子不要了,

给银行算了,

之前的投入也不要了。

但“断供”并没有他想得那么轻松,

在钱的问题上,

银行可是从来不含糊的,

直接把他告上了法庭。

结果是他不仅输了官司,

还要额外承担利息、罚息49908元,

案件受理费15389元,

保全费5000元,

银行委托的起诉律师费122620元,

总计达192917元。

除了承担这么多的额外费用,

他还会上失信人名单,

用他自己的说法“几乎失去了一切”。

他以亲身经历劝告:

“买房一定要量力而行,

想要甩给银行,

没有可能的。”

如果买了,

千万别有断供的念头,

“告诫各位别冲动,

砸锅卖铁也要还。”

这位断供者的经历给其他人提了个醒,

不要以为房价下跌太狠,

“大不了首付不要了”,

想“弃房断供”想都不要想了。

广告

Advertise with us

04

此路不通,

另寻他路。

很多人知道断供不可行,

于是另辟蹊径想把房子白送人,

前提是对方要接着还月供。

故事同样发生在燕郊,

一位燕郊的业主,

发帖表示愿将自己40平米的房子白送,

当时也是颇为吸引眼球。

再看前一阵的这张网图,

同样也是白送房子的。

眼下正处于疫后经济秩序的恢复期,

疫情对多个行业的冲击还在持续,

裁员潮不断涌现。

关键在于,

很多人兜里没钱了。

有数据显示:

截止到2021年,

我国居民负债总额已经达到了惊人的200万亿元,

按照中国14亿人口来计算,

平均每个人负债约14.3万元,

是人均存款7万的两倍。

高负债、高息负债、资不抵债,

这些看似离我们很遥远的词汇,

已经潜伏在我们身边很久了。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05

戴了三年口罩,

严重影响了整个社会的经济秩序。

不少家庭为了避免返贫,

都在艰苦挣扎。

曾有调查显示:

中国家庭70%的资产,

都是以不动产形式存在的。

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

但凡遇上周期性低谷,

家庭资产大幅缩水是难以避免的。

就眼下而言,

虽然政策在持续吹暖风,

被冷落了几年的房地产,

“再一次”成为了支柱产业,

但是从房产过剩的现实来看,

属于它的时代似乎已经过去了。

为了不被吃干抹净,

拥有多套房产的家庭,

似乎该考虑下优化配置了,

尽量清掉人口流失严重的城市房产,

有条件尽量去强二线甚至是一线。

尽量清掉老破小,

向城市中心靠拢,

这无疑会帮你抵御一定的周期性下跌风险。

不要再指望“涨价去库存”了,

少赚点或者亏点钱,

总比砸手里强。

别想着一起将房地产蛋糕做大了,

蛋糕做大了又如何,

保不齐被掀了桌子。

大周期性的低谷爬坡期,

尽量降低杠杆,

注重家庭资产配置,

尤其是家庭就业结构,

最好能有一个“公务员”配置。

当然,

说一千道一万还是信心,

松绑的信心,

经济重返快车道的信心,

来自金融市场气势长虹的信心,

来自制造业回流的信心,

来自实体经济回暖的信心,

毕竟信心比黄金重要。

特别喜欢这四个字:

不破不立。

凡是过剩的注定要被优化掉,

凡是过时的注定要被淘汰掉。

但是新形态,

必定也会源源不断地涌现出来。

前提是你得挺住,

守住了局面才有无限可能。

来源: 大象公社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91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