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读心术终于来了!大模型可是越来越可怕了啊

人工智能 科技

「AI」复述了我脑海里想象的一句话,并将它写在了电脑屏幕上。

(图源: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这不是科幻电影,是一场真实的实验。

近期,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的神经科学家们展开了一场「AI」实验,利用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ChatGPT,将大脑活动转化为文字信息。

参与实验的志愿者,在进行长达20小时的「训练」后,成功被「AI」识别出正在进行的活动。按照实验计划,这项技术不仅可以识别到参与对象当下的活动,还能预测他的想法和行动。

尽管这项技术拥有了突破性的进展,对人们了解大脑活动有更深入的贡献,但也不免引来更大的争议。「大脑解码技术」可能会用于帮助病患,也同样可以用于违法犯罪。

现阶段,「AI」的每一次进步,都令人感到无比的担心。

疯狂的「大脑解码技术」

首先,「大脑解码技术」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样容易实现。

在这场「特殊」的实验中,神经科学家亚历山大·胡特博士找来了三名志愿者。在「AI」正式介入之前,他们需要做的是接受 fMRI扫描。

(图源:CNN)

fMRI扫描,实际上就是功能磁共振成像技术,这是一项非常成熟的脑功能的非介入技术。fMRI扫描能对特定的大脑活动的皮层区域进行准确、可靠的定位,它最大的优点在于反馈及时,即便是几秒内产生的思维活动,也能被精准捕捉。

目前来说,fMRI通常用在脑肿瘤、帕金森和癫痫患者身上。

三名志愿者在接受fMRI的同时收听播客节目,他们可以自由地回想播客提到的故事,或者自由想象一个全新的故事。在最后,ChatGPT将分析他们通过fMRI扫描后得出的结论,再转化为文字内容。

在第一轮测试中,「AI」几乎无法识别到他们想象的故事,甚至无法对这些内容做出正确的分析。为了增加「训练」内容,亚历山大·胡特博士要求向志愿者输入更多「特定词语」,以帮助「AI」识别。

其实原理也很简单,例如音频中播放「吃饭」这个词语时,你的大脑皮层释放了特定的信号,「AI」即可记录下这个变化,重复多次,「AI」便可以完全认识这个大脑活动背后所代表的词语。

在「训练」20个小时后,其中一名志愿者Huth终于通过了测试。ChatGPT描述了Huth听到的博客节目内容,那是来自经典童话《绿野仙踪》的其中一小节,包括故事情节、场景和人物动作,「AI」都准确地描绘了出来。


(图源:pexels)


这是否印证「AI」已经能够入侵我们的大脑了呢?很抱歉,并不能。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另外两名志愿者没有成功被「AI」分析的核心原因在于,他们并不能在脑海中描绘人物、故事或内容。换而言之,假如你拒绝接受「AI」分析你的大脑,那么它是没办法强行「入侵」你的大脑的。

同时,ChatGPT也并不难做到完全复述志愿者想要表达的内容,例如“我没有驾照”,会被「AI」复述为“他甚至还没有开始学开车”。尽管大体上意思一致,但不同的描述方式,往往容易引起大众的曲解。

但往好的方面想,「大脑解码术」或许是某些群体的救星。

「AI」,情绪宣泄的出口

「大脑解码术」实验的意义是帮助病患重获沟通交流的能力。

事实上,人工智能的深度神经网络帮助专家了解大脑是如何连接、如何运作的,而人类大脑的复杂程度难以琢磨,即便是被确诊为同一病症的病患,其具体病因也有细微的差别。

目前,「AI」被脑神经学科、精神学科列入最值得深入研究的新科学技术之一,专家们尝试通过构建人工智能与人类大脑之间的沟通桥梁,探寻帕金森、阿尔茨海默、精神分裂等病症的成因。

可以说,「大脑解码术」,帮助这些病人获得一线生机。

在去年11月,一支来自日本大阪大学的神经学科团队对非语言、脑瘫患者展开了一场「AI」实验。与前面提到的「大脑解码术」不同,这场实验以图像为主。


(图源:MailOnline)

参与这项研究的共有四名志愿者,他们在观看10000张图片后,通过fMRI对大脑进行扫描。「AI」开始将图像生成为类似于电视静态噪声的图像,再从海量图库中找到合适的素材,最后输出图像。

实验结果显示,四名志愿者在接受「训练」后,「AI」识图的成功率为80%。

广告

Advertise with us

在人工智能语言模型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之前,脑神经科学家们都开始尝试将「AI」与大脑扫描仪相结合,制造一种更方便的「大脑解码术」。在新技术的配合下,专家们不但能观察到病患的脑部活动,还能看到他们真实的想法、真实的需求。

当然,现阶段的「AI」还没有办法彻底改变这一现状,考虑到每个人的情况不同,光是简单的「词语训练」都需要长达数十个小时才能有一定的效果。同样地,「AI」也并不能帮助到每一位病患,前面我们提到过,假如受训者本身没有向「AI」提供任何内容,那么也是无法形成语言、图像的。

只能说,想要「AI」帮助病患重新「开口讲话」,还需要更多的努力。

大脑被看穿 并非完全是好事

「AI」作为一项辅助工具,在被广泛应用于各个行业之前,已经在「违法犯罪」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早些时候,「AI语音」诈骗冲上热搜,成为互联网热议话题。短短几分钟的音频,不凡分子就能从中「训练」出与本人极度相似的「AI语音」,从而进行诈骗、勒索等犯罪活动。

或许有人认为,光靠一段声音就能实施诈骗,还是人们的防范意识不够强。但实际上,除了「AI语音」之外,「AI换脸」工具也已经足够成熟。在这套「组合拳」之下,诈骗成功几率大大提升。

不仅是违法犯罪,即便是道德层面,「AI」技术也早已被彻底玩坏。

上月初,一名网络女主播在社交平台发布长文,痛斥不法分子「AI换脸」诈骗。这些罪犯将「AI换脸」后的她,发布在各种社交平台,以会员订阅的名号骗取粉丝的钱财。

如此看来,「AI」并没有想象中安全。
现阶段的「大脑解码术」,虽然不能说是很轻易地就「读取」了我们的想法,但这项技术已经获得了突破性的进展,假以时日,或许不再需要长达数十小时的「训练」,就能监测、预测我们的想法和行动。这确实是值得关注的部分。

除了有被「监视」风险之外,不得不关注的还有「脑机接口」。在多个团队的「大脑解码术」实验中,他们均提到了通过「脑机」来提升「AI」识别能力,相对来说,「脑机」能对人脑神经进行干预,风险不言而喻。

不过,好消息是,「大脑解码术」仍有非常高的门槛,并非普通群众能够接触到,其被滥用的风险还是会比一般的「AI诈骗」要低。

不想大脑被「解码」,该怎么办?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我们的大脑这么轻而易举就被「攻破」,岂不是很危险?

事情倒也没有这么严峻。

假如真的有人强行将你掳走,强制「读取」你的大脑,那么你只需做到「拒不配合」就行了。


(图源:pexels)


举个例子,当「AI」对你进行「训练」时,不给出任何反应,脑子完全放空或者思考其他问题,那么「AI」采集的数据就不正确,自然无法「读取」你的大脑。当然,随着科技的进步,这部分难题一定会是专家们努力要解决的,毕竟很多脑损伤的病患,最大的问题就是无法正常接受「训练」。

不过,无论是出于法律责任还是道德伦理,「大脑解码术」想要像科幻电影那样支配人类,其实还是比较困难的。现阶段来说,这项技术还是基于为医疗事业提供辅助,同时反哺人工智能神经网络发展。

最好的情况是,在「AI」变得更加强大之前,有完善的法律保护我们的隐私,或者说,我们的大脑。

来源: 雷科技

分类: 科技新闻

(即时多来源) 最新英语科技新闻 New Zealand English News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623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