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乌七谈 第一天信仰 故事1:虔诚信徒玛丽亚

文艺天地

第一天 信仰

没有信仰的人把自由与放纵混为一谈(阿克顿勋爵)

琳达与丈夫到底去过几次教会,虽然还在信与不信之间徘徊,但也很同意丈夫关于信仰的说法,“是啊,没有信仰,人就没有了灵魂。比如基督教吧,我觉得相比佛教而言,形式更加多样,人们有说有唱,忙碌一周,到了教会也算是个放松,听牧师讲道,也算整理一下心情。我们在移民之前,除了小时候大家一起唱过革命歌曲,什么时候唱过歌?”

“卡拉 OK 不也唱过吗?”安娜问。

“那是关在房子里几个人唱。”琳达说,“教会里是男女老少大家一起唱,让人感受到一种集体的力量。”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是啊, 这人一多,信仰的力量就出来了,这信仰也起到一种精神治疗的作用。要不,政府为什么将这些宗教组织当作慈善机构,并对所收捐款不仅不收税,还返还捐款人三分之一,因为宗教组织能起到政府机构起不到的作用。”约翰说。

“是否有点类似国内工会或是党团组织的作用?”伊恩夫妇一直对教会感兴趣,但一直没去过。

“这个我没比较过”,琳达说,“我也还不是太了解,但我认为,去不去教会至少是自愿的。”她顿了一下,说,“很多去教会的人都或多或少改变了自己。这还真让我想起一个故事来。”

(为了省去叙述中的标点符号问题,下面将琳达讲的故事抄录在下。)

故事 1:虔诚信徒玛丽亚

 

我们教会有一位华人叫玛丽亚,是一位非常虔诚的基督徒。我虽然来教会时间不长,但是已经能够感受到玛丽亚的虔诚。

我经常看到她在教会里、在小组学习上不停地感恩祈祷。有一次敬拜,我正好坐在她的旁边,我看到她跪在教会的地上,非常虔诚,安祥的脸上笼罩着神圣的光,拉着女儿在切切地祷告。说实话,就是铁石心肠也会被感动,何况是满怀慈爱的天父!我也从来没有见过这样谦卑真切地求主。她不象耶稣所说的那些站在大庭广众下大声祈祷以博取尊敬的假冒伪善之人,也不象那些祈求中大彩票的贪心教友,她总是小声地充满谦卑地与主交流,感谢主的救恩,救助她们孤儿寡母生活在这美丽的国家,来到这美好的教会。

我每一次来教会,可以说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看到敬虔的玛丽亚而感受到了灵魂的净化。有时候大家在一起聊天沟通的时候,我也会对玛丽亚说,“玛丽亚姐妹,你真是一位敬虔的基督徒,我非常敬佩你,我要好好向你学习。”玛丽亚却常常谦虚地说,“琳达姐妹,你可千万不要这样说,我本来是一个罪人,但是没想到主不但挽救我这个罪人,还给我这么多的祝福,你看主做工是多么奇妙!哈利路亚!”

有一个礼拜天,聚会结束以后,大家聚在一起吃饭。我忽然发现,今天没有看见玛丽亚,就对坐在邻座的一位老阿姨说,“奇怪,玛丽亚今天怎么没来?”老阿姨是和玛丽亚很熟的一位常年教友,她说,“一定是她的投资房今天来了新房客,可能是在处理租房的事情,因为她要是生病或者其他紧急事情不能来,一定会发信息让我们为她祈祷的。”

我听到“投资房”和“新房客”这些词语,感觉有点奇怪,因为如此“世俗”、“铜臭味”的东西怎么会和虔诚的玛丽亚联系在一起?我就问道,“不会吧,玛丽亚是我见过最敬虔的姐妹,不但敬虔,而且很谦卑,常常跟我说,她是个罪人,感谢主的拯救,她怎么会因为招房客这些小事缺席教会的礼拜?”

老阿姨笑了笑说,“再敬虔的人,也离不开一日三餐,五谷杂粮。另外,玛丽亚说她是个罪人,这话也不假。”

我说,“玛丽亚肯定是因为谦虚才这样说的,因为按照圣经的说法,我们不都是罪人吗?”

老阿姨说,“玛丽亚的‘罪人’经历有些特别。她以前在教会做过见证的,你那时候还没有参加教会,所以没有听到。”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我有些好奇,就往下追问。老阿姨反正也不急着回家,就一边吃饭,一边给我细细讲述了玛丽亚以前的经历。这些事情,有些是玛丽亚自己做见证时说的,有些是教会里面人们私下议论的,不一定都是真实的,仅供参考。下面我简单复述一下。

玛丽亚来自上海。上海是一个开风气之先的地方,上海产品质量优良举世闻名,但上个世纪末打开国门之后,上海就争先恐后地将自己的名牌与外资联合,什么美加净、霞飞、凤凰、 上海、中华……等等等等,不出几年,这些名牌就销声匿迹了,上海人民终于名正言顺、心安理得地享受世界名牌带来的荣耀,所以,上海是大度的,开放的,当然这是题外话。

玛丽亚的父亲曾留学法国,因此还能娶到正宗上海人的母亲。要知道,上海女人富有上进心,没有一点洋气的男人是不随便嫁的。父亲从法国带回来的不仅有绘画艺术的博士学位,还有法式的浪漫,时不时就弄点拈花惹草的故事出来,这点爱好使得父母长期不和。不过,父母唯一达成一致的就是鼓励玛丽亚出国,不论什么途径一定出国,至于出国后干什么,那是另外一回事。

然而,在出国这件事上,玛丽亚却体会到什么叫欲速则不达。因为太过专注于英语法语,玛丽亚中学的数理化成绩是一塌糊涂。国没出成,大学也没戏,最后父亲想办法给她进了个电大,毕业后半托关系半考试进了上海铁路客运段。那个年代还没有高铁,等她做上了京沪特快列车软卧车厢的服务员,穿上制服,玛丽亚才知道这特快列车软卧硬卧的服务员是一水的上海美女。

没过多久,玛丽亚就发现在软卧车厢里经常有老外来乘车。这老外不是专指金发碧眼的西洋白人,也指南洋人、印度人、中东人、美洲人,反正不说中国话的都是。玛丽亚回家一说,父母亲的眼睛都亮了,玛丽亚也就从中得到了一些人生的真谛,一些另类出国的诀窍。

有一夜在从上海到北京的夜班车上,玛丽亚总算与一位穿牛仔裤的菲律宾男人从语言到身体都进行了艰难的沟通,第二天一早就喜不自禁地告诉她相邻软卧的好伙伴,那位老外给了她一支八色圆珠笔。八色!那个年代,国内的普通老百姓,还只见过红黑两色的圆珠笔呢!

玛丽亚正举着八色圆珠笔炫耀,一身正气的列车长冷不丁地走过来,从玛丽亚手中冷不防地抽出了八色笔,正言告诉她,我昨天晚上到处找不到你,原来你跑到软卧车里与客人鬼混了一整晚上,等一下到我的车厢里作说明。

同伴都替玛丽亚捏了一把汗,都向她使眼色。但是,玛丽亚毫不退缩,义正辞严地说,我只是按要求为客人服务,不象你车长大小姐,上次段长上车来添程[1],你整夜向段长汇报工作,我们有事都找不到你,你怎么不向我们汇报一下?

车长本来就长得漂亮,穿上制服可是美不胜收,涵养更是了得,当即和颜悦色地对玛丽亚说,行,行,玛丽亚,这趟车回上海后咱们俩好好交流交流。

但天随人愿,就在从北京回上海的回程上,玛丽亚碰到了一位乌有国肉类公司派驻上海的技术总监杰生·史密斯先生,两人一见钟情,马上如胶似漆。没等到回上海,杰生即决定聘用略懂英语的玛丽亚做他的私人助理,玛丽亚因此下车时就将制服直接扔给了车长,弄得车长目瞪口呆。

就这样,玛丽亚半年后就圆了出国梦,随杰生移民到了乌有国。所以说,上帝给每个人不同的安排,谁也无法预料。虽然杰生比她年长了近 20 岁,但玛丽亚感到非常满意。

当玛丽亚搬进杰生的房子时,简直惊讶得不可置信,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好的国家,这样好的房子。而在杰生眼里,玛丽亚简直就是典型的东方美人,身材就象是芭比娃娃,而皮肤更是细腻白晰。相比之下,他的前妻就是一堵长方体。

杰生可是典型的乌有国人,喜欢养狗也不喜欢养孩子。但玛丽亚说,没有自己的孩子就不能成为一个女人,也是一个没有在乌有国扎根的女人。玛丽亚略施小计就怀了孕。自怀孕开始,玛丽亚就感受到乌有国到底是高福利发达国家——政府很快就为她配了一位助产护士,叫詹妮,隔三岔五地来给她及胎儿做各种检查。

但是,新问题出现了,杰生还是象发情的公狗一样老缠着她要行夫妻之事,不满足他就动粗。为此,玛丽亚没少哭过。

广告

Advertise with us

这乌有国的女人也喜欢管闲事,助产士詹妮发现了玛丽亚的痛苦,就鼓励她报警,并告诉她,杰生这样的行为已触犯了乌有国的法律。玛丽亚起先还半信半疑,因为按照华人的思维,“清官难断家务事”,两口子的事情,外人怎么能管得了?然而,这乌有国的法律就是不一样,后来,詹妮带来了一位懂法律的女性保护协会成员海伦,解答了玛丽亚的疑惑。此后,玛丽亚有了底气,在杰生再次动粗并成功同房之后,玛丽亚哭泣着报了警。警察赶到的恰是时候,玛丽亚脸肿了,睡衣都被撕烂,而杰生还在咆哮。这就够了,玛丽亚在一位女警察还有詹妮、海伦等人员的诱导下,讲述了这几个月的故事,杰生被控暴力袭击、污辱、强奸等罪名,被收监一年。玛丽亚听到“强奸”一词都睁大了眼睛,丈夫对妻子这样怎么还算强奸呢?但玛丽亚好歹还是来自文明古国的女人,一再反复表示原谅杰生,并多次进到监室去看望,令杰生及警察都感叹到中国女人的善良。杰生也决定痛改前非,而玛丽亚也需要一个人来照料,好坏是自己选择的伴侣。因此,杰生被改判家庭监禁。

但是,这洋男人雄性荷尔蒙分泌太过旺盛,离了女人就象关在笼子里发情的野狗,偏偏乌有国这里的气候适合穿得少,玛丽亚怎么穿都让杰生觉得性感而且火爆。杰生实在憋不住了,就求玛丽亚,玛丽亚有警察撑腰也就恢复了半边天的气势,独自锁好房门,静心养胎。

活人还能被尿憋死?杰生也就自想办法。慢慢玛丽亚发现有各色女人来看望杰生,每次来了就从杰生房里传出动物一样的嚎叫声。有一天玛丽亚觉得太过羞辱,咬着牙,挺着大肚子猛地推开杰生的房门,拿着手机就拍了照片,大声指责杰生。杰生正在热火朝天地干活,可是那个“女友”却不愿当着杰生妻子的面继续工作。杰生被吊在半空,怒发冲冠,伸手就拉了玛丽亚过来,不顾玛丽亚挣扎,强行就与玛丽亚进行了男女间的肉体爱情。那个“女友”到底是个女人,觉得杰生这样激烈暴躁,行为粗鲁,吓得花容失色,工钱也不要了,边跑出门,边打了报警电话。结果当然是杰生再进警车,留下玛丽亚在一塌糊涂的家里痛苦。

在杰生受审的艰难日子里,詹妮、还有海伦成了玛丽亚的亲人并将她带到了我们这个模范教会,教会对玛丽亚给予了无微不至的关心。在对玛丽亚了解的过程中,教会发现杰生以前也来这家教会,老牧师特地到监狱找到杰生,让他重回耶稣的怀抱。但忏悔不能代替法律,杰生这次再次进了监狱,暴力、强奸、再犯等等一大堆罪名,外加玛丽亚手机里的照片证据,玛丽亚与杰生彻底离婚。

忏悔的杰生表现出彻底的绅士风度,房产判给玛丽亚。感谢神照应,玛丽亚后来顺利产下女儿苏珍。好在有教会照应,另外政府也经常指派妇幼专家按时护理,母女俩过着安定的生活。

听了老阿姨讲述玛丽亚以前的经历,我心里有些感慨,说,“没想到玛丽亚还有这样一段坎坷的经历。但是,要说她是个罪人,那么她的前夫岂不是罪恶更大,而她更多是一位受害者。”

老阿姨说,“好在这都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现在她女儿也慢慢大了,再加上教会弟兄姐妹的帮助,生活逐渐安定下来了。” 我问道,“既然生活已经安定下来,就应该好好享受一下,也可以多点参加教会的活动,玛丽亚为什么还要搞‘投资房’,招租客,不是自找麻烦吗?”

老阿姨说,“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吧。”老阿姨向我透露说,原来,玛丽亚充分发扬咱们中国妇女的传统美德,省吃俭用,离婚以后得到的房子,除留下一个主人套间与女儿住以外,将其余的房间、包括客厅都租了出去,并利用这些租金收入另买了一处房子,再次租出去。

我和老阿姨边吃边聊,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下午一点钟了。教友们大都吃完了午饭,彼此道别,渐渐散去了,还有几位没有走。正在这时,玛丽亚带着女儿突然进来了。她看见老牧师还在,就对牧师说,“牧师啊,感谢主,今天我要做一个见证。”

牧师说:“玛丽亚,今天上午你怎么没有来?现在很多教友都回去了,你有什么特别的见证吗?”

玛丽亚看见餐桌上除了牧师以外,还有几位教友没有走,就对大家说,“感谢主!前一段时间我一直请大家为我的投资房祷告,因为我的房子的客厅还需要一个房客。你们也知道,现在找个好房客可真难。有时候,好不容易招来一个,过不了多久,就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有的是洗澡时间太长,有的是不爱干净,有的做饭油烟太大,有个男房客还想打我的主意。”玛丽亚说到这里,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又接着说,“所以,我就请大家为我祷告,我自己也切切地祷告。今天上午,我终于顺利招到一个房客,租金也很理想。你们看,这都是神的预备啊!”

玛丽亚满面春风地说着,我身边的老阿姨却问道,“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将这大房子卖掉,住到你新买的投资房里,基本不用发愁房贷,这样不就不用操心房客的事了吗?”

玛丽亚马上低下头祷告说,“感谢主让你来提醒我。我也曾想过这么做。只是,我总听到主对我说,这是主所给我的产业,我要替主看顾保守,因此再难我也要将房子留下去。”

听到这话,大家都非常感动神这样爱她,竟然给她这样的异象,也就不再问她,只是切切地为她的房客祷告。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一晃女儿都快要上小学了,玛丽亚碰到了新问题。以前上教会或孩子上教会幼儿园,总会有一位教友可以顺路带她,她也因此在教会作见证说,有了教会,她什么都不用愁。本来她想学开车,但有了车,她会多一块开销,再说市内的交通这么拥挤,她也就不添乱了。

她有不信教的闺蜜叫苏的曾问她说,“你这样不是给教友添麻烦吗?”

她说,“感谢主啊,主说让我们爱人如己。大家都愿意帮助我,我也正好给了教友们爱人如己的机会。以后,等我有了能力,我也要帮助别人。”最后,她微笑着反问苏说,“要不,我信教干什么?我去教会干什么?”

在此之前很多善男信女都曾耐心向苏传过福音,但都没有成功,苏曾说她坚决不信,因为她见过的一些所谓基督徒,特别是名基督徒为人处事太虚伪,打死她也不会信的。但是,这一次因为玛丽亚无形中做的见证,苏也终于恍然大悟,认识到玛丽亚在教会的改变,领悟到主的救恩,觉得教会,是需要全身心依靠的,因此也来到教会信了主。

琳达讲完故事,大家都在思考着怎样回应。

伊恩说,“我总是觉得这位玛丽亚的‘虔诚’有些怪怪的,但是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安娜也说,“我也有同感。就算不是怪怪的,至少也要打个‘八折’,因为一说到‘虔诚’,我马上想到的,就是像德兰修女那样的例子,大爱无疆,将全部身心都用来扶弱济贫。”

琳达说,“如果那样才是虔诚的标准,我看这个世界上真的找不到第二个德兰修女了。”

安娜说,“看来,这个标准需要降低一些。俗话说,金无赤足,人无完人,或许,如果我们过于期待遇到一个完全虔诚的‘圣人’,早晚都要失望的。说到这里,我想起一个牧师的故事。”

大家的眼光转向安娜,安娜也就开始讲起下面的故事。

[1] 铁路客运业术语,指管理干部临时随车检查工作或了解情况。

连载:乌有七日谈

(未完待续)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403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