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特大暴雨后的京津冀 这么惨 国家补偿吗?回应了!

中国新闻 编辑精选

新华社石家庄8月3日电(记者巩志宏)记者3日从河北省应急管理厅了解到,7月29日到8月1日,受强降雨影响,河北省已有94个县区、826个乡镇遭受洪涝灾害。

针对此次灾害过程,河北省减灾委员会于8月2日22时启动省级自然灾害救助应急预案II级响应,紧急向石家庄、保定、邯郸、张家口4市调拨省级救灾物资60400件,同时申请中央救灾物资10000件,目前这些物资正在有序组织发放。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从7月29日开始,中国华北的几场大暴雨,让包括北京以及周边的河北、天津等多个地方出现了严重的水灾。

8月1日, 摄制组赶赴房山、门头沟,探访灾情。

其中北京房山窦店的苏村,在水位最高的时候几乎没到了一人高左右,而现在警报已经解除,但是洪水仍没有退去。

01

苏村位于燕山脚下,村庄周边汇聚着大石河、小清河、永定河,地势非常低洼,是一个拥有700多户人家的大村。连日的降雨,以及北京多条主要河流行洪,让河水暴涨,造成了苏村的大面积淹水。据救灾人员提供的资料,苏村洪水水位最高的时候,能达到一人多高。水位虽然已经下降,但生活和物资、医疗保障都面临困难,后续的地质灾害也无法预知,但村子里一些老人仍然不愿意撤离,摄制组跟随救援队转运苏村留守老人。

蓝天救援队苏村负责人 李文阳:

“里面有卧床的老人出不来,没有办法。队友的冲锋舟已经没有救援能力了,需要用铲车或者其它车辆帮助救援。”

由于水位依然较高,摄制组坐在铲车车斗里和救援队一起寻找被困老人,由于水位变深,我们不得不从一个小铲车车斗换到更大型的铲车车斗里去。

一路询问,到村子深处,救援队终于找到需要转运的受困村民,其中有两位是行动不便的老人。

经过救援队的努力,截至8月1日傍晚,苏村700多户人家已经全部被转移并安置妥当。

02

随后摄制组来到位于房山良乡的北潞园社区,这是一处规模颇大的住宅小区。在房山多日暴雨的强灌下,小区最深处的水位曾高达1.7米。现在,这里依然是一片泽国。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北潞园 居民:

“我在北京也有25年了,以前在家乡的时候遇到过这种暴雨,但是这是第一次在北京遇到,太可怕了。”

来自北京各区的救援力量汇聚在这里,无论是专业的,还是自发的,帮受困者脱困是他们的主要目标。

跟着来救援的热心市民,自己的车里都已经进水了,司机介绍,他从前一天就进来救援,今天睡了三个小时就又赶过来了。

根据北京市气象台发布的消息,7月29日20点到8月1日早上9点,全市平均降水量达261.8毫米,但是在沿山的门头沟和房山区降雨量达到了447.6毫米。这次降水已经成为北京地区有仪器测量记录140年以来排位第一的降雨量。暴雨引发的灾害也超出了很多人的想象。

中国气象局公共气象服务中心 原气象服务首席专家 朱定真:

“地形,不光是有利于气流的抬升形成降雨,还有利于形成径流。下了雨以后,这种山坡地形很快会形成径流,形成山洪,造成的灾害比普通的降雨灾害要猛烈地多。”

03

门头沟位于北京城区正西偏南,全区以山地为主,地势由西北向东南倾斜。人口最为集中,平原面积仅占全区1.5%。

8月1日,我们到达的时候,洪水已经退去。

连续几天的暴雨预警,住在剧场东街的潘先生和在这里居住的三、四十户家庭,早早就被转移到了安全的酒店。今天是他第一次回家。

广告

Advertise with us

门头沟市民 潘先生:

“现在水下去了,里边都是污泥,东西基本上全都不能要了。”

受灾较为严重的新桥南大街,洪水还未消去,居民只能徒步出行。刘先生的家就在这条街道上,他的车已经在水里泡了一天一夜。

门头沟市民 刘先生:

“晚上的大雨,水都快没到车的窗户了,车都报废了,看样子,拖车也没法找了。这边车全淹了,没一个不淹的,救援车都进不去,人都不好走。”

连续的极端强降雨,让门头沟城子水厂挡水墙被冲垮,直接影响了门头沟区门城镇等地区约15万户正常供水。

门头沟受灾较为严重的地区在中门寺沟附近。7月31日,湍急的洪水将一切它能触及到的所有冲毁至此地,第二天,街道和中门寺沟里横亘着破败的车辆。

04

受灾严重的不仅仅是北京,河北的灾情同样牵动人心。

7月27日以来,河北省大部分地区也出现强降雨过程,河北中南部局地超过600毫米。

发源于太行山东麓的北拒马河,与大石河、小清河在涿州汇流成为白沟河。此次涿州市平均降水量已经超过350毫米,市内所有河流启动红色预警并宣布所有河流防洪进入紧急状态。洪水造成受灾村居高达140个,超过13万人受灾,受灾面积超过220平方公里,截至8月3日仍有人在经历断水、断电、断粮,等待救援。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中国气象局公共气象服务中心 原气象服务首席专家 朱定真:

“上游的降水而形成的洪峰,对下游可能造成的致灾因素会起到很大的作用。所以在整个降水过程中,往往就是在洪峰下泄过程中产生的山洪灾害,比较严重。”

大马村位于涿州市区以西,占地2330亩,共有人口2550户。7月31日下午三四点左右,涿州大马村的微信群就通知了转移的消息,但还有很多人留在了村里。

村干部介绍,31日晚11点水位开始上涨,几百名村民被困在家里,只得紧急求援。复杂的地形,也给救援带来难度。

经过一夜10个小时的奔波,蓝天救援队志愿者、退伍军人老陈和救援队员们在8月1日早上6点抵达涿州,他们带着自己的冲锋舟立即奔赴各村,老陈负责大马村,在村干部的带领下搜寻被困居民。

蓝天救援队 老陈:

“人挺多的,老百姓可能觉得家里住的三层楼不太可能有危险,但是水一旦下来真的非常大。水流特别急,而且地形特别复杂,这村里边沟沟坎坎的,被水淹了以后就更看不清了。水比较浑,杂物也比较多,好多漂浮的垃圾,带了7条船已经坏了2条了。”

有一家人被困二层屋顶,80多岁的老人腿脚不便,刚满月的婴儿和产后妈妈从昨夜涨水就在等候救援。

救援队员把刚满月的小孩从墙上抱下来的时候,孩子还呼呼地睡着。

因为救生艇已经满员,救援队员决定第一批先超载带走孩子和老人,下次再回来转移剩下的居民。

超员意味着一船人的生命安全都面临更大的风险,就在他们心急如焚赶回安全地区的路上,又听到了呼救。

蓝天救援队 老陈:

“我看他挺危险的,水已经到胸口了,我这条船已经拉满人了,我离目的地还有100多米远了,水也不是很深,所以我就又翻回去把他拉上了。“

这一船人终于安全地到达了,救援队员赶紧返回去接被困在二楼的那一家。经过一天的救援,大马村身处危险的村民都已经转移到安全地带。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05

从福建登陆的今年第5号台风“杜苏芮”何以抵达华北,并且制造巨大影响呢?

中国气象局公共气象服务中心 原气象服务首席专家 朱定真:

“对于这一次来讲,因为是副热带高压带的引导气流向北露出了一个通道,所以台风就沿着副热带高压的西侧一直向北走,走到了京津冀地区的时候,前面正好出现了一个高压坝,把它挡住了,所以它就窝在了这个地方,所以极端性的降水就出现了。”

台风导致的华北甚至东北降雨,被称为“远距离台风暴雨”。从1951年有气象记录以来,主要有12次台风减弱后的低压经过或者是接近北京,给北京地区带来比较明显的风雨影响。

中国气象局公共气象服务中心 原气象服务首席专家 朱定真:

“因为台风的生存发展是需要能量的,能量主要来源于海上,所以登陆以后一个原因是海上的能量断了,另一个原因是陆地上有城市、有山,这种粗糙度把台风的结构破坏了,所以台风能量很快就被减弱了。再加上偏北部地区气温偏冷,所以一般台风不会跑到很北,在偏南地区就逐渐消失了,一定有特定的天气条件引导它保持一定的能量,它才能向北发展。这一次,一个是偏南的季风,向它输送湿度和能量,另一个就是偏东南的6号台风,向副热带高压带的底部输送了水汽和能量。而这个能量随着副热带高压底部又输送到5号台风里面,相当于两个抽水机向同一个地方浇水,还不移动,就盯着这个地方浇,一下子就形成了这种极端雨量。”

第6号台风就是位于西太平洋上的“卡努”,“杜苏芮”叠加“卡努”,导致大雨持续超过70个小时。

截至8月2日,根据2021年《河北省蓄滞洪区管理办法》,在河北,13处国家蓄滞洪区已启用7处,发挥了分洪滞洪作用。

8月2日,北京降雨明显减弱,但是白沟河水位持续上涨,河北省水利厅预测,还有3亿到4亿立方米的水要过境涿州。河北部分地区防汛形势依然严峻。

暴雨预警的级别已经降低了,雨也停了,甚至天都晴了,但一夜之间涨起来的大水在我们肉眼可见的这段时间里还没有降低。大雨过后,人们的生活还得继续。

河北已陆续启用7处蓄滞洪区,依规住房可按照水毁损失的70%补偿,农作物役畜等均可获得补偿

据央视新闻8月3日消息,京津冀极端强降雨后,河北涿州成为重灾区。为了分泄洪水,河北已陆续启用7处蓄滞洪区。报道称,退水总的时间大约在一个月。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有人说,河北、天津泄洪是为了保北京?中国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副总工程师程晓陶表示,“这不是一个很准确的表述。蓄滞洪区的运用是在流域的尺度做统筹考虑,一般来讲蓄滞洪区的有效性是对下游而言,并不是对上游而言,所以蓄滞洪区的应用是针对天津而言的。天津的水位降低,并不等于北京就不会被淹。”

程晓陶称,历史上这些分洪可能是天然形成的,从前发大洪水的时候,这些区域也是会被淹的,只不过现在变成了蓄滞洪区。

程晓陶介绍,蓄滞洪区既是防洪体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也是蓄滞洪区老百姓生存的家园。蓄滞洪区的老百姓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他们也有发展的权利,不是说他们应该是牺牲的对象。

所以1997年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防洪法》的时候,就明确了国家如果运用蓄滞洪区的话要给予补偿。2000年出台的《蓄滞洪区运用补偿暂行办法》对补偿标准也有详细的说明。

据《蓄滞洪区运用补偿暂行办法》第十条,蓄滞洪区运用后,对区内居民遭受的下列损失给予补偿:

(一)农作物、专业养殖和经济林水毁损失;

(二)住房水毁损失;

(三)无法转移的家庭农业生产机械和役畜以及家庭主要耐用消费品水毁损失。

第十二条,蓄滞洪区运用后,按照下列标准给予补偿:

(一)农作物、专业养殖和经济林,分别按照蓄滞洪前三年平均年产值的50—70%、40—50%、40—50%补偿,具体补偿标准由蓄滞洪区所在地的省级人民政府根据蓄滞洪后的实际水毁情况在上述规定的幅度内确定。

(二)住房,按照水毁损失的70%补偿。

(三)家庭农业生产机械和役畜以及家庭主要耐用消费品,按照水毁损失的50%补偿。但是,家庭农业生产机械和役畜以及家庭主要耐用消费品的登记总价值在2000元以下的,按照水毁损失的100%补偿;水毁损失超过2000元不足4000元的,按照2000元补偿。

来源: 央视/新华社/凤凰卫视

分类: 中国新闻

(即时多来源) 中英中国要闻 Chinese/English China News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749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