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李胜的诗

文艺天地

刘李胜的诗

没读懂就是懂了

 

我的朋友,我的读者,
我的困惑的人。
哦,你听我说一句,
读不懂诗正常,读不懂就是读懂了。
这里有个诀窍,
反复地读,给它安个灵魂,
轻悄心疼这位诗者,尊重他。
策兰大体这样认为。

我现在忏悔我自以为是。
以为我读懂得的其实沒真懂。
我曾向人解读的“床前明月光”,
梦中,李白听了,气得简直要发疯。

我的朋友,我的至尊,
再听我劝一句,
诗歌具有人民性,
但并不是人人都是诗人。
想起我上大学那会儿,
老师对全班同学说:
概念我只讲三遍,
如还不懂,说明你不适合学哲学。

 

彩石

 

夜以它的流水漫过我的胸膛,
绝不以石头砸向我。
我就是那块石头啊,
在遥远的女娲故乡。

我有多彩的身姿,
曾被她一千次精炼。
死亡在我的肌肤上画出临界线,
生命之光即刻将它烫平。

坚硬有度的人儿,
从爱欲的海水中淬火。
我孤独地抓住它的一角,
悬挂在一个星座上。

 

精神解剖

 

实际上,人在尘世战斗,
而孕育在天空。
人的本性即天空的本性。
天空作为生父
遗传给他更不确定的基因,
而对身旁的球体态度粗暴。

天空比大地更辽阔,
比尘世寿命更长,
人与大地相背而行。
当人走过一个春天,幻想天空奖赐;
秋季将感恩转向大地。
而当寒冷到来,他的精神世界又面对无限赤裸的虚空……

 

月亮参加过天空变形战斗

 

我猜想月亮参加过天空变形战斗。
每个星辰为自己争得一个位置。
在十二月天空最暗黑的日子,
她身披铠甲,手持宝剑和盾牌,
展示了女战神的风采。

当混沌的云团以恶的名义高悬,小星不敢靠近,
大地上面容愁苦的人在哀叹。
月将自己收缩在一个掩体里,
挂滿被冰霜冻结的桂枝。

只当适宜时机到来,
月从局部到全局,在苍穹之下,
以银色的光影带回一个夜的宁静之季。

这时她的武器表面露出伤痕,
这是多次血战的标记。
沉睡在月光下的梦者醒来,
对着曾经飒爽英姿的月的弱者形象拜褐。

 

银行门前的两只石狮

 

我无数次走过银行大门。
两只大理石狮子静静卧在它的两侧,
雕刻得如此生动和细致。

太阳小心射出柔和的光,
厅内庞大的资金流掀起金色浪潮。
我正思考全球金融风险史。

一只石狮铜铃般的眼睛投来警戒神情;
另一只闭着嘴,在沉思。
它们仿佛建议我:
做个不温不愠的经济学家。

尤当因风险丛生,内心忐忑不安时,
要像它们一样公正且冷漠。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万物的怨恨

万物均有怨恨。
人啊,你可懂得这一层?
当自由受到阻碍,
木头也会燃烧,
石头自动跳起来。
自由跃升为宇宙本性。

请聆听云朵少女般的哀怨,
面对兽类的凶猛,首先想到它思想的狂暴。
一种神秘的爱藏在大地深处,
金属撞击声难道不是向你吵闹?

万物都有感觉,它原谅了人类的麻木。
隔墙的耳朵在竖着倾听,
河流等待下一个落水者。
当你欺骗世界时,世界也高举鞭子狠抽你一顿。

 

薛定谔的猫

 

薛定谔可怜的猫,
被关在一个封闭的钢盒里。
它活着还是死去,
一个如此奇怪的问题。
外面的人猜测它在呼吸
(因原子衰减打开毒气瓶几率为50%)。
如果盒子被打开,
它生或死,立见分晓。

由此想到,平行世界里,
生和死叠加。
哥本哈根诠释
把世界看作一架巨型机器,
如今只好饮下这杯苦艾酒。
生和死阀门由谁的手操控呢?
既在它自身的港湾,
也在观察者站立的畔岸。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团扇

 

哦,多情的江南女子,心思细密,
在沉默的夏日,赠给我一把绫绢扇。
上面绣着色彩绚丽的花卉和翠鸟,
绫绢来自苏州刺绣。

每一次轻悄地扇动,
薄暮的清凉便扑面而来,
空气像一个长吻,微微颤抖着。

我仿佛置身于人间天堂,
感受着吴侬软语的音质。
扇也多像一柄金色的权杖,
它缀上了佳人的花朵。

 

新西兰 澳纽网出品

编辑:小图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645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