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岚:大耳朵图图

文艺天地

大耳朵图图

文/杨岚(陕西)

 

踏入女儿租住的公寓,首先出来迎接的,是女儿养的猫图图。
对于图图,我并不陌生,之前跟女儿视频,它经常会将小脑袋探出来抢镜头,爱屋及乌,我也时常隔着屏幕逗它,对我的声音,想必它也不会感到太陌生,而今相见,它也算是这个屋里的小主人之一,于是连忙喊它,跟它打了个招呼。
然而图图见主人回来,赶紧跑过来,用头亲昵地在它的小主人腿上蹭来蹭去,表达几日不见的想念,对于我这个客人的热情招呼,它只是时而会扭头瞟上几眼,眼神不悲不喜,无爱无恨,表现的云淡风轻。
到达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钟,由于太累,吃完饭后一躺在床上便睡着了。可是睡到半夜,感觉身边有人动我的胳膊,睁开眼,看见图图正卧在我和女儿中间,瞪着它的铜铃般的圆眼睛认真地望着我,还不时地用它肉乎乎的小手拍拍我的胳膊。先拍一下,看我一会儿,然后再拍一下。见我没有动,干脆将小手压在我的胳膊上,刺出尖利的指甲并逐渐用力,直至我感觉到痛,轻轻动了一下,它才将手移开。见我没有生气的意思,它就又来。我有些好奇,不知它此行何故,是不是在试探,看我会不会伤害它。
在黑暗中,我望着它,冲它微微一笑,觉得这只猫确实有点意思,怪不得女儿宠爱它,便忍不住用手去摸了摸它的头与滑溜溜的身体,然后再握握它的小手,算是握手言和,用肢体语言告诉它,和它的主人一样,我也会一样爱它。
第二天,女儿就开始上班了,她早上出门,下午才回家,这样,后来的日子,除了周末,每天都是图图在家陪着我。
每天早上女儿下楼,我都会站在露台上目送她的车子开出院子。图图亦如是,知道每天那个时候我都会准时拉开露台的玻璃推拉门,它便提前蹲在门口等待,门一打开,它就削尖脑袋迅速地溜了出去,生怕落在我的后头。女儿离开后,我会让它在外面撒会欢,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然后再叫它回来。
图图是只母猫,在女儿的精心养育下有些营养过剩,身材胖的甚至有些臃肿,肚子滚圆,就像怀了孕似的。据女儿讲,它还是一只上了年纪的老猫,女儿从宠物收容所将它领养回来时,它已经做过绝育手术,它原来的主人是位老太太,因为那时它年轻气盛,太过淘气,经常玩离家出走的游戏,老太太担心它走丢后变成流浪猫,所以才将它送进了宠物收容所。
在我见过的猫里,图图长的并不算漂亮,棕黑色的身体,鼻梁、嘴巴周围、以及肚皮和爪子都是白色,只是两只耳朵颇大,像两个小喇叭,警觉地竖在脑门两侧,随时倾听着周围的一切。它平时的状态就是虎着一张猫脸,呼呼地睡大觉,很少用表情来传递感情。我想,女儿爱它,是出于天性,因为她自小就怜爱小动物。
记得上幼儿园时,听到有人用猪来比喻人笨,回家后她就愤愤不平地对我说:妈妈,谁说猪笨了,猪就是长的不好看点罢了,其实挺聪明的!
看她认真的样子,把我和她爸爸都给逗笑了。
还记得她上小学的时候我们搬了新家,并在家里放了个大鱼缸,养了几条漂亮的红鹦鹉,尽管也咨询了专业人员,里面也放了氧气泵等设施,最后还是养不活,每次鱼死之前在水里扑腾,那种垂死挣扎的声音听得让人很是揪心,女儿时常捂着耳朵,躲在自己房间里偷偷地哭,以救人为职业的我和老猫,却想尽办法怎么也救不活一条即将死去的鱼。为了不让女儿难过,最后只能放弃,撤了鱼缸,发誓这一辈子不再养鱼,尽管至今仍喜欢鱼。
上了初中之后,有一阵儿,女儿忽然想养仓鼠,于是,我们不仅买了仓鼠,还买了笼子、粮食、木屑、以及仓鼠的好多玩具,不仅她操心,我和她爸爸也帮着养,生怕仓鼠一旦有个好歹女儿会受不了。尽管我们都很精心,可不知为何,养了没多久,有一天我们回家后发现仓鼠竟然也死了。女儿将自己关在自己的房间里难过了好久,从此之后,我们就开始反对她养任何宠物,因为我们也感觉到,任何有生命的东西,只要与人相处久了都会产生感情,一旦有一天失去它,难免会让人悲伤。
出国留学之后,有一天女儿告诉我说她想养猫,我赶紧反对,因为我知道她的脆弱。可是她爸爸却说,女儿一个人在国外太孤单,养只猫,也许还可以和她做个伴。我于心不忍,于是,就有了图图。
图图是只慵懒的猫,也许是因为年纪的原因,它身上少了些小猫咪的活力,因为我很少看到它淘气,除了吃饭睡觉,就会黏在你身边。那些天,我坐在沙发上玩手机时,它经常过来,将两只前爪搭在我腿上,并枕着我的大腿入睡。我看书,它也要爬在我书上,用鼻子在书上闻来闻去,生怕我笑话它不识字似的。要是你一会儿不理它,它会走过来黏在你跟前,用脑袋蹭你的手,并且还左右交替着蹭,对你撒个娇。
在女儿的房间里,它有自己漂亮的小洋楼,可以跳上跳下,想睡在哪一层,只看自己的心情。还有定时喂食器、流动的活水、自己的厕所、以及好多玩具。主人的房间,它可以自由出入,不想睡自己的床,就赖在主人的床上,每天一大早,当你睡的正熟的时候,它会早早爬起来站在你身上,用四只笨拙的小脚交替运动,给你按摩踩背,不管你愿不愿意。由于体重过大,脚丫子过小,踩的人生疼,那时候,真想将它赶走,可是一看见它憨憨的,很卖力的样子,也只好忍了。我惊讶女儿的耐心,即使将她从熟睡中闹醒,也从不嫌烦,还会将她搂进怀里,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宠的无法无天。我禁不住从心里感叹:这小家伙的生活,过得那叫一个自在!
说实话,与它相处的前几日里,总觉得它笨笨的,似乎也并不怎么通人性,长的还不漂亮,不知女儿喜欢它什么。可是有一天,我接到了家里打来的电话,说大姐病重,正在抢救,我还在国外,一时不能赶回去,这个突如其来得打击让我一时难以承受。我举着手机,由于太难过,并没有注意到图图的存在,可图图,不知何时已经蹲在我身旁,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我,眼神里充满了探究,似乎在询问我,为何如此悲伤。它就这样望着我,偶尔又挤挤眼睛,似乎想逗我开心。见这些举动都无效,便忽然腾起两条前腿,将一只手搭在我的腿上,用另一只小手在我的胳膊上摸一下,再摸一下,眼睛始终关注着我的反应,我想,如果能够得着的话,它一定会为我拭去脸上的泪痕。
那一刻,无比脆弱的我一下子就被眼前的这个小动物所打动,心里慨叹:谁说它不通人性!
我一把将它搂过来抱在怀中,将脸深深地埋在它温暖的身体里……
知道女儿对图图的感情,那段日子我对图图格外操心,生怕它一不小心跑出去,万一找不到回家的路,女儿该多么伤心。于是,每过一会儿,我都会在屋子里点名,大声喊上几声它的名字。我一喊,无论它在哪里,都会嗖地一声窜出来,屁颠屁颠地跑到我跟前,跟我报道。若是手上有活忙忘了,一旦意识到没看见图图,便会吓自己一跳,生怕把它弄丢。
可是有一天,我打扫卫生,一忙就是两个多小时,忽然意识到好一阵没有看见图图了,于是图图!图图!地喊着满屋子去找,可是找遍屋子也不见它的踪影,急得我浑身直冒汗,赶紧打开门,再喊了几声图图,过了一会儿,它忽地从楼道下面窜了上来,快速跑回了家。我又惊又喜,一把关上了门,跑回去将它拉在我面前,瞪着眼睛,指着它的小脑袋教训它:“以后不许乱跑,不许乱跑!听到了吗?”
图图就像是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耷拉着脑袋,不敢看我的眼睛……

作者简介:杨岚,笔名陌然浅笑,陕西志丹县人,在职医生,供职于宝鸡市某三甲医院。现为中国散文家协会、陕西省科普作家协会、宝鸡市作家协会会员,宝鸡市渭滨区作家协会理事。2017年开始业余写作,多篇作品曾在一些网络平台全国性征文中获奖。其中《让时光慢下来,静听心中花开》在《情感文学》七夕征文中获一等奖。作品发表于《自学考试报》《陕西农村报》《文化艺术报》《鄂尔多斯》《延安文学》《宝鸡日报》《秦岭文学》以及诸多网络平台。30余万字长篇小说《红尘跋涉》即将出版。

 

新西兰 澳纽网出品

编辑:小图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88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