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泽群:发模老同学

文艺天地

王泽群:发模老同学

原创 王泽群 文学自由谈 2023-11-19 15:56 发表于天津


注意李发模是改革开放之后的事情。

改革开放之后,中国诗坛有过一个兴旺兴盛、蓬勃发展的阶段,李发模正是那个时候显露出来他的诗才的。1978年,我和几位同仁在柴达木创办了一个全国发行的文学期刊《瀚海潮》。在毫无文学积淀与土壤的柴达木,突然爆出来了一个纯文学刊物,受到了很多人的重视,订户很多,甚至德国大使馆和意大利、墨西哥大使馆都来订阅这个杂志。

诗人李发模

当时我主要负责诗歌散文,发表了很多国内著名大家和诗歌新秀的作品,那时候我就注意了李发模,李发模已经在《诗刊》等大刊上频频发表作品,质量相当不错。作为编辑,我很想联系他,但是当时没有什么通讯手段,很不好找,就没有联系到。当他的《呼声》出来之后,全国一片叫好,我是读了好几遍,相当感动,相当震动。《呼声》的题材、结构、故事,都让人耳目一新,深感新诗的美好。我心里对他十分钦佩,所以从那个时候开始,凡是见到李发模的名字,他的诗作我基本都会找来认真地读,主要是学习,或者说主要是欣赏,或者说主要是钦佩;反正,在中国诗歌界,我很注意他,尊敬他。

题目叫“发模老同学”,却是因为我们同过学,而且确实在年纪比较大(比较老了)的时候做了同学。


李发模作品《呼声》

我是鲁迅文学院第七期的学员,发模他们是第八期的学员,当时有几个热心人,好像是邓刚、秦文玉等同学,联系了七、八两期的同学,跟北京大学申请了一个“作家班”。那正是改革开放么,新思想、新创意、新思维很多,北京大学中文系便有了中国第一个“作家班”。这个“作家班”的影响比较大,以后陆陆续续的有好几个大学也都办起了“作家班”。

我就是在去北京大学读这个“作家班”的时候,见到了我一直很钦佩的李发模。李发模早也知道我。我们“俩同学”还真有个终于相见、相见恨晚的感觉。

发模待人很热情、很诚恳,他是贵州人,我是在贵州毕节出生的。当年,我主要也是写诗,他又写得比我好多了(后来,我因为诗写不好,才去写电影、写小说、写电视剧的),我对他相当尊重,相当钦佩。当时他好像和贵州的一些企业家来往也比较密切,这些企业家到了北京都会去找他,请他坐坐。请他,也不会只请他一个人,发模便请了几个要好的同学一起赴宴。我是个“酒鬼”,只要有酒,必然前往,沾了发模不少的光。

有一次,发模郑重地告诉我,他们有一个什么酒厂(老了,名字我现在忘了),只要在文章中提到他们出的酒的名字,他们就会给作者送酒。我是个酒鬼,天天都得喝半斤二锅头(即便已经奔八了,这习惯也没改,还是天天喝)——对我,这当然是件好事儿。我问发模:“真的?”发模说:“当然是真的。”于是,我很快就在《青岛日报》还是什么报纸上,发表了一篇提到这家酒的文章。发表了之后,我把这张报纸寄给了发模,这家企业果然就给我寄了好几瓶好酒,让我大为兴奋。这是件趣事,我至今不忘。


《李发模诗选100首品鉴》(点图下单)

至于发模的诗,我以为他人第一,诗第二。即他的人品好于他的诗品。这可绝对不是说他的诗写得不好,而是很好,一直处于中国诗歌界的前列。发模的诗,从他最初开始发表到今天都表现了、或是说表达了一种“发模精神”。可以说就是一直向前,努力耕耘,努力创新,多有创意的特点。早前的《呼声》和那些作品就不说了,我在被邀请担任第二故乡柴达木的文学刊物《巴音河》2022年第二期“诗歌专号”主编的时候,我是把李发模的诗歌刊发于“八大咖”的专栏里的。最近我经常看到的他的作品,大概有三个特点:

一、思维非常新,思想很超前;

二、人生体验很深,很透彻;

三、常常有惊人的句子,精彩的哲思。

我是个不愿意引章摘句的人,所以,这里我也不提他那些诗句了。我只是在拜读他的新作中,说说我的想法。


李发模作品《这个世界与我》(点图下单)

第一,我以为发模不老,他的诗更不老。他的诗总是新鲜的,他有很多不同于常人的思维与创意,例子不举了,太多了,就是他最近发给我的这些诗也都有这种特色;

第二,他很会使用诗,他很会写诗,有写诗的技巧。他的诗总是能够引起你的新奇感,引起你的深思,引起你的对诗的,特别是对他的诗的爱好,这很不容易;

第三,他真了不得啊。写了这么多年的诗,出了那么多的诗集,他还有新的心思新的诗让你亮眼,让你感动,让你惊奇。这是很难的。我认识的老诗人们,有很多已经完全辍笔不写了,有很多只是一直重复自己。而发模的诗,不重复自己,而是向前大踏步的、甚至是大跳跃地朝前走,朝上走。我相信,他会走到一个非常高的高度。

有青岛的朋友去贵州,我曾特别委托她去看看发模,带去我的问候。朋友回来之后跟我说:哎呦,李发模在那里影响很大,他有一大批的弟子,都围绕着他转。当然,我也知道几个,因为发模,他们和我都有联系,确实他们都很尊敬发模,有崇拜感。我很支持发模的这种做法,这就是以他自己的能力,以他的所有创作,以老带新,推动着贵州的诗歌创作。

这就是做人的人品了:善良,耿直,开阔,热情,无私。这就是我的发模老同学。

2023.3.4凌晨,匆次于青岛看云斋

(《文学自由谈》2023年第5期。图片来自网络)

 

新西兰 澳纽网出品

编辑:小图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70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