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谋?阴谋?中国AI领军人物 商汤创始人突然离世

人工智能 人物

汤晓鸥离世

最近人工智能圈新闻纷繁迭出。先是OpenAI的狗血宫斗剧,奥特曼体验了一把三起两落;然后又是谷歌发布最强大模型Gemini,号称击败ChatGPT,结果被人举报视频剪辑造假,用“人工”,伪造“智能”。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三哥当CEO,不作点假那是不可能的

外资各种人工智能你追我赶的新闻之中,咱们也出了个大新闻,只不过这个新闻有点悲伤。

国产人工智能领军企业商汤科技创始人,商汤科技董事长、人工智能科学家汤晓鸥于12月15日在睡梦中不幸离世,享年55岁。

汤晓鸥1968年出生于辽宁鞍山,香港中文大学信息工程学系教授、工程学院杰出学人。汤晓鸥于1990年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毕业;1991年获得美国罗切斯特大学硕士学位;1996年获得麻省理工学院博士学位,之后进入香港中文大学工作;2001年创立了香港中文大学多媒体实验室;2005年至2007年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工作,担任视觉计算组主任;2008年在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多媒体集成技术研究室工作,担任主任和研究员。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汤晓鸥是全球人脸识别技术的“开拓者”和“探路者,是最有影响力的人工智能科学家之一

2014年联合创办了国内最强人工智能企业,商汤科技。创始团队源于2001年汤晓鸥在香港创立的香港中文大学多媒体实验室,成员包括汤晓鸥教授及实验室的核心成员。商汤以图像识别起家,逐步发展到其他领域。目前核心团队成员主要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来自麻省理工学院、香港中文大学、清华大 学、北京大学的博士、硕士等;另一部分是来自微软、谷歌、联想、百度等相关领域的从 业者。公司核心团队既具备深厚的科研技术实力,又具备丰富的商业化应用能力,算得上是国内最能打的人工智能企业。商汤科技与云从科技、旷视科技、依图科技并称“AI四小龙”

不是“阴谋”而是“阳谋”

前一段国内许多重量级科学家遭遇意外身亡,激发了许多“破坏分子”的联想。比如我国人工智能和指挥控制领域著名的青年科学家,多个重点项目专家组专家、多个国际期刊副主编、多个军内重大工程分系统主任设计师,入选国防科技大学首批卓青培养计划的国防科技大学系统工程学院专业技术上校副教授冯旸赫,2023年7月1日加班到凌晨,乘坐网络运营车辆回家的路上不幸遭遇车祸而牺牲,享年38岁。

还有上海交通大学生命科学技术学院副院长、长江学者、博士生导师,转基因领域顶级科学家,对我国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和农产品贸易做出重大贡献的张大兵教授,也是在今年6月份意外交通事故逝世。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再比如斯坦福大学终身教授,杨振宁的亲传弟子张首晟,在即将回国之前,突然意外跳楼身亡,还有芝加哥大学博士毕业生任伟,也是在回国前夕突然跳楼身亡。

似乎看起来这个世界,对中国的顶尖科学家来说,有点危险。

那么年仅55岁的汤晓鸥教授的离世,是不是也有猫腻?

仔细看来,笔者猜想,汤教授应该的确是自然亡故,而非外力作用。如果真要说有点外部因素,那么可能是阳谋而非阴谋。

步步紧逼的对赌和外资做空机构的狙击,会不会对汤教授带来了过高的外界压力?

对赌这个东西,最是凶险。所谓对赌,就是投资人在投资的时候,约好某个经营目标(一般是营收/利润或者上市),如果达不到,就逼企业按指定的高利息把投资的钱还回去。前两天写的 思聪险变贾宝玉,万达万幸遇贵人 中也提到了,因为对赌协议,娱乐圈纪委撕葱都差点变身要饭出家的宝二爷。

而汤教授面临的对赌,跟前首富王健林相比,也凶险的不遑多让。

商汤科技于IPO前经历了12轮融资,主要投资人包括软银、春华资本、银湖资本、IDG、上海国际集团、赛领资本和鼎晖资本。这里边每一家都跟商汤签了对赌协议。

虽然商汤最终按时在21年完成了港股的上市,但出道即巅峰,股价不断下滑。从上市支出最高点的9.7元,到现在已经跌到了1.26,损失了近90%的市值。

其主要的原因,还是商汤盈利性一直不佳,而过高的研发费用,又让商汤支出巨大,导致连年巨额亏损。过去五年已经亏损了超过400亿元,商汤的投资人可都不是善男信女,如此巨额的亏损之下,投资人的压力可想而知。

随着禁售期的结束,投资者们加速了减持套现的步伐。在此期间,尽管包括创始团队汤晓鸥、徐立、王晓刚、徐冰等在内的股东做出了自愿禁售承诺,并试图通过回购股票来稳定市场,但这些措施仍未能留住股东的心。

2022年5月,商汤第二大股东日本软银集团开始减持套现。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软银集团三次减持商汤,将其持股比例从18.02%降至15.99%。

此外,阿里也多次进行了套现操作。2022年11月,阿里开始减持套现,至今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阿里共四次减持商汤,合计套现超过4亿港元,将其持股比例从最初的9.05%降至5.91%。

于是,在全世界AI都在热火烹油加大投资的时候,商汤却在逼迫之下,被迫反其道而行之,进行了重大的裁员,裁员超千人。

就在商汤绝地自救的当口,外资还是不肯放过这个国产AI龙头。就在两周之前,美国人对商汤出了黑手。

最喜欢“狙击”中国企业的美国专业做空机构灰熊(Grizzly Research),对商汤下了黑手。最近黑熊发表做空报告称,商汤集团通过关联交易等手段人为夸大了收入。灰熊针对商汤的质疑主要集中在伪造收入及核心面部识别业务增长乏力。报告还列举了两起法庭案件,认为商汤通过循环贸易来伪造收入。灰熊还质疑,商汤存在大量应收账款且不断增长,对此,最好的猜测是这表明公司无法收回付款,最坏的猜测是表明这是虚假收入。

灰熊是专门对付中国企业的美国做空机构,商汤之前,灰熊已经多次做空中概股,包括蔚来、高途等。今年3月,灰熊做空中通快递,称其存在财务欺诈,并指控该公司存在内幕盗窃行为。9月,灰熊曾发布对拼多多的做空报告,灰熊认为拼多多的跨境电商平台TEMU是恶意软件;拼多多的财务状况不值得信赖,其运营只是为了内部人士的利益。

广告

Advertise with us

这次瞄上了商汤,正是商汤股价疲软亏损高企之际,这是要置之死地而后快。对于外资做空机构来说,做空报告并不需要“有逻辑地说服”,只要能够“挑起消息面”引发股价震荡,就能实现套利或者其他目标。

商汤一边艰苦求生,一边艰难的反击美国人泼的脏水。出了列举证据事实进行回应之外,汤晓鸥(连同徐立 、王晓刚、徐冰及由彼等控制的实体)已自愿承诺,自2022年12月30日开始起计的两年期间内,不会出售于2022年11月30日由汤晓鸥或汤晓鸥控制的任何实体持有或实际拥有的任何商汤股份,以表达他等对商汤长期价值及前景的信心。

颇有点破开肚皮证明自己没吃两碗粉的决绝。

内有投资人压力,外有国外恶意做空污蔑,夹在中间的汤教授,要承担多大的压力?还有多少精力能放在AI研发本身?对他的英年早逝又造成了多少的影响?

这个没人说得清。但人家的阳谋,成了。

同样都是AI企业,OpenAI每天也亏损五百多万,去年也亏了六十多亿,人家有对赌吗?有急急火火非逼着马上削减成本扭亏为盈的投资人吗?有美资做空机构写“小作文”要求剖腹验粉吗?

没有,都没有。

不用派出什么“破坏分子”开渣土车,外资的“阳谋”和咱们“金主的贪婪”,正在给中国人工智能领域的创业者们施加更大的压力,正在让我们在原本很艰苦的人工智能竞赛,这个决定未来国家竞争力的重器竞争中,落入下风。

汤教授驾鹤,希望并没有受到外界的压力的因素。汤教授是一个非常幽默的人。听过很多场汤晓鸥的演讲,嘉宾和好友都发出过类似的感叹,不同于枯燥难懂的学术会议,汤晓鸥总能寓教于乐,讲懂技术还能带给观众欢乐,是个被人工智能耽误的脱口秀大师

“实际上我们做学术的是有骨气的,就是说不能为五斗米折腰,但你如果有六斗的话……”

“阿里讲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做人工智能的得讲让天下没有难吹的牛。”

痛失国士,呜呼哀哉。殷鉴不远,不可不戒。

来源: 美第奇效应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97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