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变暖逼近红线,去年已有2000万人沦为气候难民

国际新闻 编辑精选
图说:沉没中的加迪苏格杜布岛。图源:GJ

尽管气温计“高估”了温度,但印度上周的极端高温天气是实打实的。根据新华社此前的报道,截至6月3日,印度全国因为炎热而死亡的人数升至211人,而实际的死亡人数可能更高。印度网友纷纷哀叹,要不是迫于生计,自己定会想方设法逃离这蒸笼般的城市。

然而,对于一些人来说,因为气候而逃离家园,已经是他们不得不做出的选择——哪怕是以放弃他们的传统为代价。而随着全球气温的升高,被迫逃离家园的气候移民或许将越来越多。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无面敌人的诅咒”

现年70岁的巴基·古隆来自尼泊尔西部跨喜马拉雅高地的木斯塘桑宗村。提起最早的童年记忆,古隆还记得夏季蔚蓝的天空之下,雪峰耸立,冰川融化,溪流泛着光,而她在广阔的山谷间奔跑,渺小得好似一粒沙。

可现在,这些景象已经随着气候变化成为了记忆的尘埃。

20世纪80年代开始,木斯塘遭遇日益严重的气候变化影响。干旱导致冰川融水减少,河床干涸,农作物因为缺乏灌溉而大量死亡。而雨季越来越短,降雨量越来越大。伴随而来的,则是破坏性的山洪暴发。到了90年代末,旱灾和洪灾愈加频繁地发生。“我们的村庄就好像被一个无面的敌人施加了诅咒。”古隆说道。

全球变暖逼近红线,去年已有2000万人沦为气候难民

图说:被废弃的桑宗村。图源:GJ

古隆还记得,数年前的那个夏天,村里召开集体会议,讨论究竟是留下还是离开。在严峻的生存压力之下,村民们别无选择。如今,除了5位高龄老人之外,大部分村民都搬到新的定居点“纳玛松”,他们希望在这个寓意“绿色草地”的新村庄重新开始。

但一切真的能够重新开始吗?建于15世纪的古老寺院、隐蔽于自然洞穴中的墓葬显然不能跟着村民们“搬迁”,只能留在原地经受强风、潮湿、高温的侵蚀。曾经白色的寺庙墙面褪成了浅灰色,大量的降雨更是让土制的寺庙建筑摇摇欲坠。精心设计的墓葬更是随时有可能会因为一场暴雨、洪水,或是极端的干旱而湮灭。

这个冬天,木斯塘没有下雪。村民们知道,这意味着桑宗村将迎来又一场大旱。村子里再也没有牲畜的叫声,也没有孩子在奔跑,只有偶尔被风吹起的碎石打破死一般的寂静。“土地承载着我们的历史,而历史为我们的生活注入活力。可是现在,祖传的土地和我们的根基都处在危险之中,我们的生命同样如此。”走在干草地上,古隆低着头,无法想象未来。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慢动作播放的灾难”

同样受到气候变化影响的,还有巴拿马沿岸小岛的居民。

当风暴潮和涨潮吞噬加迪苏格杜布岛时,岛上居民马西亚·埃尔南德斯站在泥地上,用石头垫高以抵挡足以没过脚踝的海水。“洪水越来越严重,风也越来越强。”他无助地看着原本属于自己的小屋被海水淹没,“我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等着水退去。”

加迪苏格杜布岛是巴拿马加勒比海沿岸圣布拉斯群岛约350个岛屿中的一个,只有五个足球场大,却是原住民古纳人的家园。由于全球变暖和数十年来珊瑚礁的破坏,海平面不断上升,每年冬季强风掀起海浪时,海水便会淹没街道,涌入原住民的家中。古纳人曾尝试用岩石、桩子和珊瑚加固岛屿的边缘,但海水仍不断涌入。

巴拿马热带研究所物理监测项目负责人史蒂夫·帕顿说,到本世纪末,圣布拉斯群岛的大部分岛屿将不得不被废弃,“这些岛屿仅高出海平面半米至一米,无法抵御海平面再上升七八十厘米。它们不会突然间被淹,但却是一场以慢动作播放的灾难”。

就在上个月,已经在岛上生活了200多年的古纳人最终决定搬迁到海对岸政府建造的新社区中。被问及离开该岛的前景时,岛上的居民难掩忧虑。

广告

Advertise with us

图说:远离海洋,靠近森林的新社区。图源:GJ

61岁的洛佩兹说,离开这座岛屿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因为古纳人的文化都源自海洋,离开意味着放弃在岛上的经济活动,彻底改变原本的生活方式。他指出,搬迁到新的混凝土场地后,除了茅草屋顶的社区大厅外,几乎没有保留下古纳的传统,这让保护原住民文化变得更加困难。

未来会不会“无处可逃”?

据新华社报道,世界气象组织5日发布的报告显示,2024年至2028年,每年的全球平均近地表气温预计将比工业化前水平高出1.1至1.9℃,这期间至少有一年超过2023年成为最热年份的可能性为86%。这是一个严峻的警示,意味着全球气温正在逼近《巴黎协定》设定的理想控温目标。

事实上,随着全球气温的逐渐升高,桑宗村和加迪苏格杜布岛居民的遭遇已经不再是个例。

统计数据显示,2023年全年,全球因为气候原因被迫进行国家内部迁移的气候移民达到了2030万。其中,因为洪水而迁移的人数多达980万,其次是风暴950万人,干旱49.2万人。这些数据本身就足以显示气候变化对人类生存影响的严重程度。而联合国难民署一份报告更是指出,气候变化甚至起到了“灾害增倍器”的作用,导致更多因为贫困和争夺资源而引发的冲突,迫使更多人流离失所。

难道,人类真的要等到无处可逃的那一天吗?

来源: 新民晚报

分类: 国际新闻

(即时多来源) 中英国际要闻 English/Chinese World News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8,069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