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岁执导短片入围国际电影节 妈妈却催赶紧嫁人

明星娱乐

催婚,是中国母女关系的一道必考题。它高频地出现在逢年过节的团聚饭局和热心亲戚的关心言辞间。同时,它也蔓延到父母每一通关切的电话问候里。

今年五月底,22岁的夏茜子收到了她导演的短片入围国际电影节的消息。三天之后,她的妈妈打电话催她回去相亲嫁人,让她把染了色的头发染回相亲对象家长喜欢的黑色。

她在平台上分享了一则帖子,“电影入围了国际电影节,妈妈催我回去嫁人”,引发许多网友共鸣。夏茜子在评论区收获了不少鼓励,甚至有人用自身经历劝诫她“不要和我一样在家洗衣做饭带孩子,你应该飞向更广阔的天地”。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恶毒女儿·圣洁母亲》

“我可以写出数万字的剧本,但是此刻我却哑口无言。”被妈妈催婚后,夏茜子在帖子里如此写道。但过了几天,她在评论区更新分享自己新的思考,她说妈妈也是受害者,她不会让那些好意催婚的人左右她的人生,也不会归咎于谁,只会一直向前走,变成更好的人。

无奈与理解,注定交织在中国母女关系的纽带上。以下是夏茜子的自述。

拍电影,还是相亲?

对我来说,电影似乎是一条既定的道路。我从小就意识到未来我要做导演,我高中的时候就写下了很多剧本。但写完了这些剧本后,我开始思考现实的因素:我怎么做才可以把我想表达的东西拍出来呢?也是在那时候,我发现,原来不是会写剧本和会拍东西就可以成为导演。

因此,在我18岁那年,我没有选择和电影有关的专业,而是选择了金融学专业,我想通过金融专业筹到资金,或学习拉投资的能力。我现在处于准备毕业的阶段,打算以后一边从事金融方面的工作,一边找电影的投资人。

 

《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栖息》是我导演的第一部电影,电影里确实有我自己生活的影射。

剧本诞生于今年三月。今年年初,我在电影公司实习期间,住在城中村没有阳光的握手楼。广东的回南天非常潮湿,我住的单间墙壁上长满了霉菌。我特别不想呆在那里,所以一大早我就出门晨跑,然后去公司实习,下班后我会去附近的商城呆到很晚才回家。

每到一个新的地方,我都会观察周围的人。住在城中村的那段时间,我一直观察住在隔壁和对面楼里的人。在我看来,他们身上都有长达数十年的故事。

当时,我房间的窗户对着对面另一户人家的厨房,有一个女人终日在对面的厨房做饭、洗碗、搞卫生。而我早出晚归。她偶尔会在我回到出租屋时抬头看我一眼。《栖息》的灵感便来源于此。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栖息》海报

五月底的一天晚上,我收到了《栖息》入围第 13 届班加罗尔短片电影节的邮件。我没有告诉家里人这个消息,因为家里一直不支持我拍电影。我以前去深圳的电影公司实习,家里人觉得工资也不高,去深圳生活吃穿用度都要花钱,宁愿我去找更高薪的工作。

但我没有想到,收到入围国际电影节邮件的第三天,妈妈会给我打电话,催我回去相亲嫁人。

这并不是家里第一次催婚。刚刚上大学的时候,我身边的亲戚就告诉我要抓紧找一个合适的对象,他们一直给我灌输“女生25岁还没结婚是很危险的”这样的观念。这种“发自内心”的关心也影响到了我父母的想法。

 

《咱们结婚吧》

给我打电话之前,妈妈和别人聊起了我22岁还单身这件事。别人说刚好有一位合适的男生,妈妈就把我现在的照片给对方看了。结果对方说那位男生的妈妈不喜欢染发、化妆的女生,妈妈便把我高中黑发素颜的照片发了过去。

在电话里,妈妈说如果我在北京没事就快点回家,就不给下个月的生活费了,反正快点回家吧,然后说,等我回去了就带我把头发染回黑色。

 

《泳者之心》

对女性来说,被苛求完美或许是一个最大的阻碍。

如果你的作品不够完美,你的工作不够好,你的职位、工资不够高,你在工作上取得的成就不够优秀,都会沦为他人评判你的标准。不过,最麻烦的是,即使以上的一切你都能完美地实现,但一旦你的年龄达到了世俗所定义的“大龄剩女”的标准,年龄往往就会成为某些人否定你的依据。

通完电话之后,我在社交平台上发布了“电影入围了国际电影节,妈妈催我回去嫁人”的帖子。但过了几天,我冷静下来,发觉这件事不能全怪我妈妈,她也是受害者。

我所看到的世界,远远比妈妈看到的更大

广告

Advertise with us

我和我妈妈有着截然不同的成长环境。

我妈妈在广西农村里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里长大。为了有一个儿子,外婆一直生育,所以妈妈有很多个姐妹。但后来外婆也没有生出男孩,所以他们领养了一个男孩。我妈妈小时候就干很多家务活,根本没有时间做学校的功课。十几岁的时候,她一个人坐船从广西来到了广州,寻找工作机会。我觉得我没有勇气在同等情境下做出同样的决定。

 

《隐入尘烟》

而我在广州长大。成长过程中,我的父母比较注重对我的教育,他们给钱让我上补习班。从小学、初中、高中再到去北京求学,我所看到的世界,远远比那个在广西农村里长大的妈妈看到的更大。

她像一扇铁门推向我,但在她的身后,有很多完美隐身的推门者。那些完美隐身者,一直以“你是你女儿最亲近的人,这件事应该你去劝她,她不好是你教育不好”这种话去捆绑妈妈。事实上,压力是他们给的。

在催婚这件事上,妈妈唯一的不足就是没有在巨大洪流的裹挟中坚持下来,而是把压力推向了我。但是,在长达四十多年的价值观浸染下,她无法坚持,我可以理解。我感谢她给我提供的生长环境。我人生前22年经历的苦难,比她的少太多,这也让我能在这场洪流中坚持下来。我不曾动摇。

 

《瞬息全宇宙》

而那些完美隐身者,他们就是坏人吗?他们提出“女人超过xx岁嫁不出去就完蛋了”这种意见时,他们的心是坏的吗?这是他们根据他们过去数十年的人生经验给后辈提出的建议。也许他们真的认为女人超过多少岁不结婚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在他们的观念里,觉得女人一定要结婚,一定要有自己的小孩,有小孩是一件能让人乐享天伦的事,所以他们一直在督促我往他们思想中“最好”的那条路走。

他们没意识到,时代已经变了。而我承受这些压力的时候,能怪谁呢?我好像并不能怪谁。怨恨也不能让人成长。

 

《栖息》海报

在《栖息》这部电影的导演阐述里,我曾写道:在这个房间里面的两个人,一个没有过去,一个没有未来。他们的经历与遭遇让我们思考:在人生的旅途中,我们是否都在一边给自己的伤口包扎,一边继续向前走?

我不会让他们左右我的人生,我也不会归咎于谁。我只会一直向前走,我会变成更好的人。

 

《泳者之心》

来源: 新周刊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263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