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成中国最大牛肉进口商 牛肉价格连跌一年半

科技

现在是有广告法的,最这个字可不兴乱说,带了最字你哪怕是第二大都不行,而且必须遥遥领先于第二名才保险。关于华为成为中国最大牛肉进口商这个事我查了下资料,发现华为自己没有宣传,新华社等官媒也没有进行报道,但凤凰网也算是一家很大的正规媒体,没谱的事情也不至于乱说,敢这么说肯定是有所依据的。这我就很纳闷了,因为从经济学的角度华为就不适合卖牛肉啊。牛肉保质期短,价格市场波动大,金额也不大,天生就适合大量的小型进口商来搞,华为这种巨无霸企业适合集中力量搞大型科研,牛肉进口这种事在成本和效率上一定被小型进口商爆杀,理论上是肯定被市场淘汰的。但好事的网友登陆华为莫塞尔商城后发现,华为不仅卖牛肉,还卖葡萄酒,还卖一堆乱七八糟的全球农产品,而所有的华为商城不知道什么时候都悄悄的开通了一个美食分类,里面牛肉葡萄酒是标配。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在理论上这些都是不适合华为售卖的,性价比注定低于小型进口商,硬卖肯定亏钱,但华为不仅卖还啥都卖。这就有点不务正业了啊,而且亏钱的买卖没人做,华为于情于理都不应该卖这些农产品啊。但其实华为做这个农产品生意是迫于无奈,没办法才这么干的。华为的业务遍布全球,且营收主要来自于海外市场。但在2022年美国加息后,很多中小国家的外汇急速流失,被美国大量的抽走,导致华为在2023年遇到了一个前所未见的问题,那就是客户付不出款。并不是客户没钱了,客户有钱,也愿意遵守合同给华为付款,但没有美元,也没有人民币,客户只能提供给本国货币,但客户所在国的央行无法提供这些本国货币对应的美元,也无法提供人民币,导致客户无法汇给华为的中国账户美元或者人民币。国家搞了一波人民币互换协议,借给了这些国家很多人民币,一度缓解了这个问题,但也只是缓解,很快这些国家又没外汇了。

于是事情就卡这里了,客户也是愿意精诚合作的人,国家没有外汇了怪客户也没用,但该收的款不能不收啊,总不能说客户拿不出外汇华为就不要货款了吧。只要华为同意收客户所在国的货币,那问题就迎刃而解,但这些货币客户身为地头蛇都换不出来外汇,华为更换不出来。

但解决这个问题办法有且只有一个,那就是华为收客户的本国货币,然后自己想办法解决问题。就好比你去要债,欠债的老板说钱一分没有,但给你一仓库货抵债,几乎所有人都会选择要货的,总比啥都没有强。这些客户所在国货币想兑换成美元和人民币那是不可能的,因为金额极其巨大,只要有可能兑换那客户自己就把这事给办了,所以华为拿了这些货币之后只能选择换成其他的“硬通货”,以免遭遇汇率波动损失。

这个世界上有不少东西是硬通货,比如黄金,比如石油,比如矿产,比如农产品,全球任何国家都通用。但黄金石油和矿产是能轻易换成美元及人民币的,这些国家如果有这些东西早就换成外汇了,不可能说手里囤着一堆这些硬通货卖不出去还缺外汇。只有农产品是个例外,这东西没那么好卖,需要通畅的渠道,而且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不是每个国家都有黄金石油矿产,但每个国家都一定有农产品。中国正好是个人多地少缺农产品的国家,华为正好在中国也有一定的关系和渠道。

于是华为就拿一堆外国货币在当地换成了农产品,然后拉回国销售。绝大部分都卖给批发商了,但本着流量有一点用一点,不卖白不卖的原则,少量留在了华为商城卖,不图靠这个赚多少,但赚一点是一点。之所以重点卖阿根廷的牛肉,是因为阿根廷拿来抵账的牛肉最多。

阿根廷这个国家很特殊,是目前世界上最缺外汇的国家,账上的美元和人民币堪称是零,有一点就花一点,且欠下的外债极为巨大,整个国家在外汇这方面是彻底的已入不敷出。但阿根廷其实是华为的重点合作伙伴,这个国家非常支持华为的产品。早在2000年华为就进入了阿根廷市场,2005年还把打入阿根廷市场的经历当成典型来宣传。

 

 

此后华为在阿根廷耕耘了整整20年,在阿根廷市场根深蒂固,和大量客户建立了深厚的合作关系。2023年12月10日阿根廷反华的极右翼总统米莱宣誓就职,但在米莱上台前阿根廷是亲华的,顶着美国的压力使用华为5G系统的国家不多,但阿根廷不仅是其中之一,而且还是第一批购买华为5G的国家。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但现在的阿根廷是彻底没有外汇了,而且就米莱的那反华性格,珍贵的外汇给谁都不可能给华为的。比索可以给华为,但美元不可能给。2023年12月19日,中国暂停了和阿根廷之间的货币互换协议,所以阿根廷人民币也没有了,而之前换到手的人民币都被阿根廷拿去换成了美元然后还债了。所以能给华为的只有比索,要么就啥都别要。

华为可以收比索,但不敢拿着比索,因为阿根廷不仅没有外汇,通货膨胀也极其恐怖,比索到手就得立刻花出去。阿根廷没什么好东西,但农业很发达,有着“世界肉库”的美誉,其潘帕斯草原养育出的肉质细嫩、香甜多汁的上好牛肉远销全球,让阿根廷又称“牛肉王国”。而牛肉这东西在中国是硬通货,不愁卖。

所以很多抵账的比索到华为账上后就立刻换成了牛肉,然后拉回中国销售,变成华为需要的人民币。然后华为就开始到处卖阿根廷牛肉,批发零售一起搞,所有类型的华为商城里都有阿根廷牛肉。即便如此华为也不应该是中国最大牛肉进口商啊,怎么说这都是半路出家无奈之下搞一搞,和那些耕耘一二十年的正规牛肉进口商怎么比啊。

但问题就在于农产品领域大米小麦白糖大豆等都可以是大宗商品,金额都可以很大,而牛肉没办法成为大宗商品,做这一行规模就不能太大,否则就会因为成本和效率的问题被市场淘汰。牛肉进口商都很小,且零散。我查了一下资料,2018年中国最大的牛肉进口商是中粮肉食,去骨牛肉的进口额为1.6亿美元。

 

 

而带骨牛肉这个类别,最大进口商的进口额是0.19亿美元。

 

 

简单的说牛肉进口这个行业就没有巨无霸,全是中小商家,因为大公司效率不够高,在市场竞争中不占优势。但华为的货款就不一样了,其最大特点就是规模大。2022年华为全球销售收入6423亿元,2023年华为全球销售收入7042亿元,其中约60%的全球营收来自于海外市场。算一下,华为在海外的营收约4200亿人民币左右,折合约600亿美元。做生意有风险,做海外生意风险更大。

广告

Advertise with us

假定华为风险控制的很好,只有1%的海外货款需要以物抵账,那也有6亿美元的货需要消化。当然这些货款遍布全球,这个世界上外汇不足的国家远不止阿根廷一家,而拿来抵账的农产品也不止牛肉,所以按这些资料并不能确认华为仓库里的抵账牛肉数量一定很多。不过根据中国商务处的信息,今年3月份阿根廷牛肉76.6%都出口给了中国,金额1.37亿美元,按这个数据计算年出口额要在15亿美元以上。

 

 

当然阿根廷出口到中国的牛肉并不都是华为的抵账牛肉,但华为仓库里的抵账牛肉也不止阿根廷一家,所以按这些资料可以确认华为仓库里的抵账牛肉数量肯定不会很少。而中国最大牛肉进口商的年进口额才1亿多美元,这个金额拿来给华为抵账,对于那庞大的海外营收来说真的是塞牙缝都不够,哪怕1%都不够。

而就这两年美元暴力加息掀起的惊涛巨浪,全球中小国家都缺外汇缺到想哭,我觉得华为海外营收的抵账率应该不止1%。拉来2亿美元乃至于更多的牛肉抵账,很正常,除此之外仓库里估计还有一堆抵账农产品,至少葡萄酒的数量那是肯定不少。就这么华为莫名其妙的成了中国的最大牛肉进口商,电子设备卖着卖着就卖成了农产品经销商。要不然还能怎么办。

阿根廷和我们签的货币互换协议是借人民币还人民币,但很明显阿根廷政府没有偿还能力,这个人民币是不会还的,就好像他当年借的美元一样一样有借无还。搞不好将来还是得牛肉抵账,而这个牛肉我们只能要,未来我们长期吃阿根廷的各种优质牛肉将成为日常。要不然还能怎么办。但这也不一定是坏事,因为对外汇的巨大需求,目前阿根廷的牛肉是不计代价的向外卖,只要能换回珍贵的外汇怎么都行,把价格战直接给卷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2022年5月,阿根廷的牛肉卖给我们的价格是每吨5900美元。2023年美国卖给了中国15.3万吨的牛肉,均价是每吨5497美元。2024年3月,阿根廷牛肉卖给中国的价格是每吨3330美元。这个价格简直低的不可思议,而因为阿根廷牛肉为换外汇不计代价的销售,中国的牛肉价格明显承压,自2023年开始持续下跌,2024年开始更是加速下跌。

 

 

没有像阿根廷牛肉那样直接价格腰斩,那是因为阿根廷牛肉的量不够大,如果量足够大那国内的牛肉价格将跌到不可思议。半价牛肉,抵账就抵账吧,不算亏,以后我们天天吃阿根廷人生产出来的牛肉便是。

来源: 远方青木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358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