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雷-在新西兰写诗(一)

文艺天地

哈雷,闽人,当代诗人,居福州、奥克兰两地,中国作协会员,编审。大学生时代参与编辑大学校园刊物《闽江》,曾创办”闽东青年诗歌协会”和《三角帆》杂志。
一度从事新闻工作,2007年前重返诗坛,提出了”打造福州诗歌城”主张,策划了大量的诗歌朗诵活动,举办过两次”哈雷诗歌作品朗诵会”。创办《东南快报》和《海峡诗人》杂志,参加诗刊社第六届“青春回眸”诗会。出版了《花蕊的光亮》、《纯粹阅读》、《零点过后》、《寻美的履痕》、《寻美山水》等十多部著作。

 

01
日光之城

 

我是被生活追赶到世界尽头的那个人
是从生活里逃出来的我
还有我身体里的火星
和你相遇
和这个蓝色的星球最早到来的一缕光
相遇。

世界,你早!
现在我心情不错。

在清高的秋野上
我加入百子莲的队伍
现在我和时代保持着距离,远离浮华的大陆
还有那些为贸易争吵的人群。
我也会像果实垂下头那样对土地说:
我要做自然真实的朋友
和诗歌永久的爱人。

我是第一个在黎明之前为你祈祷的那个人
太阳,这个鲜红的祈祷词
温暖着一切,如花木相映间蜂鸟呼唤对方的乳名
我呼唤你,亦如白帆呼唤大海
红胸沙鸭呼唤秋天的草甸。
吉思本,我不再写诗
——我不能为大于诗的事物写诗。

这一刻,发现曾经追赶我的不是生活
是我自己。

 

02
蒂阿瑙湖的黄昏

 

所有的事物
都将被时间融化
只有灵魂还在
而我一直抱紧的灵魂
这个黄昏化入蒂阿瑙湖
风一般迷失

蒂阿瑙湖
你带来寺钟和银蕨的光
一缕镀金的云
——我跪在你面前
静默、合十,身体充满了时间
我要赶在不远处峡湾的夜闭合之前
喝下你的美

静默……合十……
生命缓慢挪移着……
比起紫水鸡、蜜雀、棕头鹦鹉
和深湖里的鲑鱼 ,枝丫上
挂着深红的词
我更爱这短暂秋天里的
蒂阿瑙湖

 

03
努盖特角的灯塔

 

它是南岛最明亮的事物
也是这个国土上最长情的注目者
它以云雀的高度,冲开被风扯破的云
让风暴停息。当帆船驶出秋天的地平线
人们平稳生活着,并不知道
我们的欢乐与痛苦,一直由它照耀
尽管死亡不会漏过任何一个人
自由却是活着的真谛
它在蓝色的天空和大海之间
建立起光的教堂,多么伟大的创举
而自己却像一个清教徒,在荒凉的岩石上
直着身子,看帆影逆风而动
它觉得这是最美的时刻——
在最靠近神的地方,太阳在礁石的背后
将云霞撒向天空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04
在北岸

 

蝉拥的渡云拂过北岸青冈。
天刷出蓝印花布,在下方,上元节的灯火
映照着一个族裔循回轮转的宿命……
从祖先的辙道,开始了了裸露的奔跑,今晚于此驻足。
一万三千里有多远,你的梦就能走多远。
记住孩子,你的成长始终是一段勇敢,
离去的月光,也始终是一种到来,
亦如漫游者的到来,长着巨角的麋鹿到来,面对二月大海。

贝壳杉缓慢生长着
它的枝丫古老却不衰朽
不像我这个被诗用旧的男人,在黑暗中醒着。
整夜辨认北岸上空的星宿:
哪一颗属于你,哪一颗属于你的孩子?
而星河巨大的谜团,旋转了起来
像你冲泡的咖啡
把爱情苦涩的美重新释放

今夜写诗,我要穿过层层浓重的迷团
穿过那些把我们分开的东西
穿过再次把我磨损的词语
给你写诗

 

05
我所喜悦的,也是我所悲伤的

 

如何让我体面地离开:哑默、孤独
落下帆来,竖起光秃秃的手指
像是一个要把挽歌流荡在桅杆上头的
爱的受难者

你冷漠的脸上没有表情:空旷、寂灭
“潮水从哪来就让它退回哪去”
我触摸到你的影子,却触摸不到
你的悲伤

——“我所喜悦的,也是我所悲伤的。”

浪逃得那么远,不见了……
这个时代,有些爱,逃得比浪还远

 

06
让我抵进世界的尽头

 

借你的额头用一下
让我抵进世界的尽头
除此没有别的
没有从大海深处跃起的珊瑚
沒有鲨鱼白,沒有船夫
也没有浪间走动的风

借你的胸口靠一会
让我匍匐在你的岛上
你我之间仅此而已
仅有喷沫的大海
它将闪光的思想碎片
逐一击破

我穿过你空洞的词牌
你鼓起我虚妄的声浪

 

新西兰 澳纽网出品

编辑:卫宏图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273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