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镜头丨哈雷(新西兰)

文艺天地 编辑精选

石缝里的鳝鱼 

 

石缝里的鳝鱼
是时候了,该出来清洗
脊背上的泥土。祖国正走向
深秋,群枫艳丽,等待
落叶掩埋回家的脚印
这怯懦的,胆小的生命
哪怕微弱的脚步都会被惊到
它用光滑对抗尖锐
用水底的火焰,对抗腥臊
黑暗中,一滴泪水开启
出一道光源。在祖国的幽深处
还藏活着这样一群的生物
身陷泥淖,忍受屈辱,不动声色
田垄,沟渠,桥涵,河道
随时滑入窄长的洞穴
在秋天,在枫叶修补的时间裂口处
写写祖宗曾吞食过的诱饵
写写天上投下来的弯钩
 
 

金光蚕

 
又近十五元宵
养了一个月的蚕宝宝
又白又胖……
 
天空并不腐败,但已开始
溃烂,星群忽明忽暗
鸟影正在出逃
群兽归林,风在林中寻找足迹
月亮越爬越高,快要消失
化作巨大的金光蚕
剥茧,抽丝,布下天罗地网
惊蜇还未到来,雷声
滚过天宇
——我听到灵魂愤怒的吼叫
我看到
上天垂下的丝绳
一头捆紧地球
一头缢吊着一个空心人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有消息说

 
我看见书籍悲伤的面孔
正在慢慢消失
制造书籍的树林暗了下来
地球就是一座黑森林
每一个文字都是带枪的
猎人。历史是最古典的幽灵
隐藏在细小而微弱
还带着咳嗽的音律之间
我曾为饱读诗书的人担惊受怕
现在又为失去疑问句的生活
而羞愧万分
我看到文字从书籍里面
剥脱下来,就如心从人体里丢失
而人还在走着,今夜
有消息说:一个人
从没有猎人的黑森林内部
走失
 
 

立春:无名草铺开一纸讼状

 
刚刚压住人间的尘土
一场小雨又将离去
我还有不能说出的秘密
正还原成一片野桃树
桃花也吐不出
我最想表达的部分
如果不是被你安插在冤魂中间
我早变成夜里的蚯蚓
在黑暗中,活着更敏感
更自由一些
掌握更多人类的根源和底线
但我真得不能说出
说了也白说,还会被讹作谣言
野桃花还没开呢
无名草
在春天铺开一纸讼状
 
 

钓鱼者说

 
钓了一辈子鱼的老者
并不爱吃鱼
他站在岸边礁石上,被海风吹
不忌阳光和暴雨
一杆牵住海
无论如何动荡和狂暴的海
在他手里
就是被缉拿的
通缉犯
 
他放入那么多的诱饵
钓来无数的鱼
都成了他布下的眼线和活捉的
舌头
 
钓海的人与鱼有着相通的小语种
唼喋声
咬钩的暗语
鱼上钓时蹦哒的修辞手法
老人沉湎于此,最后
落入大海:钓鱼者被鱼所钓
缉拿者终被缉拿
裸露在泥盆纪的暗涌中
身上有先祖的腥香
 
注:地质时代中泥盆纪被称为“鱼类时代”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海水矮了几分

 
阳光落在海边的砂砾上
两个小男孩
光脚踩着阳光
把阳光踩着噼啪响……他们跑向蔚蓝
他们把蔚蓝踩得咯咯咯笑
像翻卷的浪花里
飞出一群鸥鸟
两个小男孩
他们跑着,笑着
把南十字星高高举过头顶
好像意外跑赢了大海
从浪花手中
接过明亮的奖牌
海水矮了几分
 
 

和衣服叙旧

 
我的衣服破了
不是被她洗破的
我的衣服脏了
不是被她弄脏的
我的衣服来到这世上
没人疼,没人爱。我的衣服
独自行走,过了这个村
又到了那个店
我的衣服代表我参加
这场婚礼,又赶赴另一场葬礼
我的衣服的云朵从天空下来
覆盖时间的残雪和遗体
还好我的衣服没露出思想
的破绽,更不懂呻吟
仅凭着那点体味
就混迹于苍茫的人世间
闲荡了一生

哈雷,新西兰华文作家协会副主席,中文书刊网总编辑。崇尚诗接自然和心灵,认为诗人就是在文字修行的人,喜欢襟山怀水,“把大地当作诗来读”。曾创办《东南快报》《海峡诗人》杂志,出版《零点过后》《纯粹阅读》《花蕊的光亮》《寻美的履痕》《我就这么短斤少两地活着》等十六部文集。现居福州、奥克兰两地。

Ausnznet.com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6,86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