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大选:左翼联盟崛起,联合阻击极右翼

Featured 国际新闻

周日,左翼联盟的支持者在巴黎庆祝法国选举结果。

在周日提前举行的议会选举中,左翼、中间派和右翼三个主要政治团体获得了大量选票,但都远未达到绝对多数,法国面临着出现悬浮议会的可能性,以及严重的政治不确定性。

初步结果颠覆了对勒庞领导的反移民政党国民联盟将大胜的普遍预测。该政党在一周前的第一轮投票中占据主导地位。相反,左翼的“新人民阵线”赢得了177个席位。

总统马克龙领导的中间派联盟以148个席位位居第二,他在一个月前宣布举行大选,使国家陷入动荡。紧随其后的是国民联盟及其盟友,获得142个席位。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随着国民议会的577个席位几乎全部产生,《纽约时报》根据法国内政部的数据编制的数字证实了此前的预测——没有任何一个政党或集团会赢得多数席位。

这一结果的细节可能还会发生变化,但很明显,中间派和左翼为了在第二轮投票中对抗国民联盟而匆忙组建的“共和阵线”在很大程度上发挥了作用。法国各地的候选人退出了三方竞争,呼吁团结起来反对勒庞的政党。

“总统现在有责任号召‘新人民阵线’执政,”极具魅力的极左翼领袖、左翼联盟中最为极化的让-吕克·梅朗雄说。“我们准备好了。”

但是,巴黎奥运会将在不到三周的时间内开幕,而法国目前看起来几乎无法治理。左翼势力汹涌,而国民联盟在国民议会中的席位增加了数十个,马克龙的政党遭受了惨痛的失败,他的政党及其盟友在国民议会中拥有的250个席位减少了约三分之一。

结果是,拥有最大立法权的议会下院分歧严重,似乎无法立即组建执政联盟,马克龙的中间派被夹在极右派和极左派之间,这两个团体相互憎恶,而且都憎恨马克龙。

国民联盟主席若尔当·巴尔代拉称,这些交易阻碍了该党争取多数席位的努力,是“不光彩的联盟”。

勒庞的门徒若尔当·巴尔代拉曾领导国民联盟在欧洲议会选举和上个月的第一轮立法机构投票中获胜。他说,左翼联盟挫败了国民联盟争取绝对多数的努力,是“可耻的联盟”,并称马克龙让法国处于“不确定和不稳定”之中。

尽管国民联盟的席位少于预期,但它现在在法国政治中占据了一席之地,抹去了战后建立起来的、基于这样一种理念的政治格局,即极右翼公然鼓吹种族主义和反犹主义的历史,因而不配担任权力职位。

勒庞否认了这段过去。但是,即使经过改头换面,该党的核心信息仍然是:移民稀释了法国光荣的民族身份,需要收紧边境,实施更严格的监管,将他们拒之门外,或阻止他们从法国的社会保障体系中受益。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法国拒绝接受这一愿景,但以压倒性多数的投票支持变革。它不想重蹈覆辙。它向聚集在马克龙周围的亲商界精英发出了一个严厉的信息。马克龙的任期有限,必须在2027年卸任。

“法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分裂,”著名政治学家、作家阿兰·迪阿梅尔说。“我们已经明白,马克龙解散议会并举行选举是一个非常糟糕的主意。”

眼下,步履蹒跚的拜登总统正在努力对抗前总统特朗普的 “美国优先”民族主义理念,而法国长期的政治僵局可能会加剧不稳定的国际局势。长期以来与俄罗斯关系密切的勒庞一直试图将自己重塑为乌克兰的谨慎支持者,但毫无疑问,莫斯科将欢迎国民联盟日益增长的影响力。

周日法国议会选举期间,人们在巴黎投票。

“新人民阵线”的竞选纲领包括提高法国每月最低工资标准,将法定退休年龄从64岁降至60岁,重新征收财富税,冻结能源和天然气价格。该联盟表示,将使庇护程序更加慷慨和顺利,而不是像国民联盟承诺的那样削减移民。

纲领还表示,“新人民阵线”支持乌克兰反抗俄罗斯争取自由的斗争,并呼吁普京总统“在国际正义面前为自己的罪行负责”。

在法国面临不断膨胀的预算赤字之际,该联盟的经济计划将如何获得资金,以及如何实施亲移民政策目前尚不得而知,要知道,在法国,移民问题可能是最敏感的问题。

“新人民阵线”内部,温和的社会主义者和极左派之间存在严重分歧,它在第一轮投票中获得了年轻人的支持,在巴黎等主要城市周围北非移民密集的地方表现出色。

梅朗雄强烈支持巴勒斯坦的立场在这些地区很受欢迎,但他似乎越过了反犹主义的底线,他指责国民议会的犹太裔议长娅埃尔·布朗-皮韦“跑去特拉维夫,鼓励大屠杀”,这种立场引发了愤怒。他在谈到去年11月反对反犹主义的大规模示威活动时说,“无条件支持大屠杀的同道中人聚到了一起。”

极左翼领导人让-吕克·梅朗雄(右)周日在巴黎表示:“总统现在有责任号召‘新人民阵线’执政。”

马克龙毫无缘由地提前举行选举,但他把赌注押在自己仍然可以成为反对极端势力的团结者。事实上,在执政的七年后,他已经失去了成为这样一个人物的魅力。他在2017年上台时宣布,左派和右派都是过时的标签。现在左右之分回来了。

不过,马克龙的中间派联盟在最后一轮投票中表现好于预期,他又可以继续战斗了。

马克龙现在似乎有两个选择,但不包括辞职,因为他誓言不会考虑辞职。

广告

Advertise with us

首先是试图建立一个广泛的联盟,可能从左翼延伸到剩下的温和戴高乐保守派,其中一些人在竞选期间打破了禁忌,与国民联盟结盟。

这种可能性似乎很渺茫。马克龙毫不掩饰自己对梅朗雄的强烈厌恶;梅朗雄对马克龙也是如此。

第二种选择是马克龙组建某种形式的看守政府来处理当前的事务,这看上去不是那么雄心勃勃。

周日法国议会选举期间,巴黎一个投票站附近。

例如,马克龙可能会要求来自中间派政党的前总理们——包括他自己的政党、社会党、中右翼共和党——提出一个由技术官僚或知名人士组成的政府,这些人可以在未来一年处理有限的议程。

根据宪法规定,距离下一次议会选举必须至少有一年的时间。

即使被迫与可能担任总理的巴尔代拉“分享权力”,马克龙或许还是能在外交和军事事务上发挥较大影响力,这是法兰西第五共和国总统的传统专属领域。

作为对拥有27个成员国的欧盟的热心支持者,他无疑会继续推动拥有更多一体化军队、国防工业和技术研究的“欧洲力量”,但他的影响力可能会因国内的疲软而减弱。而国民联盟希望削弱欧盟。

马克龙曾一度受到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和解的诱惑,但现在他成为了乌克兰争取自由的坚定支持者。距离美国总统大选只有四个月的时间了,人们越来越怀疑西方是否愿意继续为乌克兰提供武器和资金。

俄罗斯显然认为法国会动摇。“法国人民正在寻求一种符合国家利益的主权外交政策,摆脱华盛顿和布鲁塞尔的支配,”俄罗斯外交部几天前在声明中表示。“法国官员无法忽视绝大多数公民态度的深刻转变。”

总之,法国在国内外都面临着巨大的不确定性。在未来几个月内,似乎无法排除发生宪法危机的可能性。即将离任的中间派总理加布里埃尔·阿塔尔周日提出辞职,他宣称,“今晚,由于我们的决心和价值观,极端分子无法控制绝对多数。”

马克龙总统上个月在巴黎的新闻发布会上。

他声称自己取得了小小的胜利,但是,中间派当然也没有取得这样的多数。

与包括比利时、意大利和德国在内的许多其他欧洲国家不同,法国没有在不同观点的政党之间进行长达数月的谈判以组建复杂联合政府的传统,也没有组建看守联盟的传统。事实上,戴高乐在1958年设计了第五共和国,以结束第四共和国的议会动荡和短命政府。

对于马克龙突然宣布举行大选的神秘决定,有一种说法是,在国民联盟执政、巴尔代拉担任总理的情况下,极右翼政党的光环将在2027年总统大选之前褪去。

这是另一场赌博,基于这样一种观点:在边缘进行抨击比做出艰难的政府决策要容易得多。马克龙不希望三年后把总统官邸爱丽舍宫的钥匙交给勒庞。

从这个意义上说,选举结果可能会让马克龙感到困惑,而让勒庞受益。她展示了自己日益增长的人气,而她的政党却没有承担起执政的重任。另一方面,法国人抵制极右翼掌权这一根深蒂固的思想再次得到了体现。

来源: NYT

分类: 国际新闻

(即时多来源) 中英国际要闻 English/Chinese World News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11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