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疫情肆虐,我在世外桃源新西兰南岛腹地骑行记(第17-18天)

旅游 澳纽资讯 编辑精选

作者:David 沃

D17&18 10月30&31日 骑行Clutha淘金道(从亚历山大到劳伦斯)
亚历山大是中奥塔哥地区的大镇,居民有五千多人。跟克伦威尔类似,虽然地处干热河谷,但Clutha河缓缓流过城市,给当地的水果业和葡萄种植业带来了充沛的灌溉用水。
亚历山大镇中心广场,边上还有一家中餐厅,招牌很显眼:中华美食。考虑到镇子里没有几个华人,我们也没去中餐厅吃洋人口味的左宗棠鸡和宫保鸡丁。


Image周围的山上寸草不生。街上也比较冷清。一个少年骑车而过
Image人都在镇中心的运动场上呢。
Image阳光洒在草地上,有个老爷爷在教少年吹苏格兰风笛,笛声悠扬回荡,如痴如醉。少年郎挺拔的站姿跟老爷爷形成鲜明的对比。文化就是代代传承的。
Image图书馆门口的自行车停车架,设计得有意思


Image清澈的Clutha河在镇子边上缓缓流过。不由得想起了课本上诗经的诗句 “河水清且涟漪”
Image在我万里之遥的故乡,以前也有一条同样清澈的河流,在我童年的岁月里缓缓流过。当我离开故乡,出门求学、工作直至移居海外,梦里依稀还是会回到故乡的河。只是后来,河水已不再清澈,人也在天涯。故乡的河,已经回不去了
Image亚历山大的民居。舒适、宁静、安逸
ImageImage今天正式骑行Clutha淘金道(Clutha River Gold Trail),是由一个多世纪前淘金时代沿Clutha River修建的简易小道改建的自行车越野道。事实上这条自行车道还没完全修通,从亚历山大到Roxbough湖大坝这一段只通了一半,中间还要坐快艇越过未修通的路段,预定快艇很麻烦而且还超级贵,所以我们决定这一段就沿着8号公路骑行35公里,再在Roxbough湖附近拐回自行车道。
8号公路在山区穿行,坡度不小
Image爬到公路高处,远远看到青青的Clutha河水了
Image从Roxbough湖开始拐到了Clutha淘金道,开始沿着秀丽的Clutha河谷骑行
Image清澈的Clutha河一路陪伴着我们
ImageImageImage老李骑得很舒畅
Image这次带的行李还是有点重,坡度大的地方还得用老办法,就一个字:推
Image经常有些回头弯
Image时不时在林子里穿行
Image一座大桥就是一个小镇
Image河边的人家
Image青青河边草
Image河流开阔处,中间鹅卵石堆积,形成了一个滩地,成为小鸟的天堂
Image下午骑到了Millers Flat小镇, 下起了大雨,那就住下吧Image营地环境,该有的都有,但只能算普通
Image小镇真的很小,三分钟走完全镇,五分钟打个来回。
小镇虽小,但阵亡将士纪念亭修得庄严肃穆
Image有的房子比较旧,但收拾得很干净,有花有草
Image有的在后院里停着台公交车
Image我们所带物质已基本告罄,本以为镇子里有吃有喝也有补给,结果上街一看,受疫情影响,镇上唯一的咖啡馆兼小卖部倒闭了,正在挂牌出售。不死心,走到河对岸找了好久,才找到了一家好歹没倒闭的餐厅,其实也没啥东西——三个人最后分享了一包炸鱼薯条。
Image第二天一早,把三个人的驮包搜刮了一下,混了个半饱就赶紧往劳伦斯小镇骑,到了劳伦斯有饭吃啊!
那谁家养的肥羊啊,看得我们直流口水
Image通往劳伦斯的路,沿河而行,蜿蜒曲折,一路山花烂漫
ImageImageImage还有本地人开车来河边度假
Image还有一些废弃的车辆
ImageImage有一种苍凉的美。
ImageTo be continued….

接上篇
从这里开始,自行车道离开了Clutha河,跟公路并行
ImageImage路过一个幽静的小村,看牛羊悠闲地吃草ImageImageImage又经过一个淘金时代形成的小村落,看那树墙里面的深宅大院,祖上想必也曾经阔过。
Image四轮大马车,当年的奔驰宝马
Image陋室空堂,曾经高朋满座
Image衰草枯杨,曾经金玉满堂
倒是经过岁月洗礼的铁皮屋,别有一番沧桑感
Image新的生命,生生不息。初生牛犊不怕人,鼻子都快顶到我的相机了
ImageImage天开始变得阴沉沉的,时不时下起小雨。泥路变得有些湿滑
ImageImage好在已经快到劳伦斯小镇了。
一路上连人都没见几个,居然在离小镇一公里处,发现有个中国庙!大门上还贴有一幅对联。Image明天会在小镇待一天。

 

(未完待续)

来源:南行漫记—— 新西兰南岛腹地骑行记

更多  南行漫记—— 新西兰南岛腹地骑行记 

 



 4,02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