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庆春评招小波诗坛人物诗》(5)

文艺天地

 

徐庆春评招小波诗坛人物诗》(5)

 

作者简介

徐庆春,50后,居深圳。退休后写点分行文字。出身农民,不喜欢养花,喜欢栽刺。喜欢每天有一点点小刺痛地活着。

诗观:好诗,不是写出来的,它原来就在那里。

 

 

徐庆春评诗

《徐庆春评招小波诗坛人物诗》(5)

 

与刘川相遇
文/招小波

 

我的诗与刘川的诗
在陈衍强的平台相遇
他的标题是《为了不得罪人,
我决定诗中尽量不写人》
而我的标题是
《我对邱华栋说写了你》

刘川这首诗写得很棒
写出了题外的深意
和否定之否定
陈衍强是个编辑高手
打出了幽默的对对碰

我的人物诗是株爬墙虎
知道有风险
但好像不懂得畏高

 

徐庆春点评:

 

在这首写诗人刘川的诗里,共出现了三个诗人一一刘川,我,陈衍强。这种关联、映照、互衬的诗歌手法,作者在这首小诗中运用得炉火纯青!

第一节,“我的诗与刘川的诗/在陈衍强的平台相遇/他的标题是《为了不得罪人,我决定诗中尽量不写人》/而我的标题是/《我对邱华栋说写了你》”。原来,作者与诗人刘川的相遇,是在陈衍强的诗刊平台上。更巧的是,两个人的诗性、诗风还极为相似、相通。这就让作者对诗人刘川有了惺惺相惜的感觉!

第二节, “刘川这首诗写得很棒/写出了题外的深意/和否定之否定/陈衍强是个编辑高手/打出了幽默的对对碰”。这一节,既对刘川的诗歌进行了高度评价,又对编辑陈衍强的慧眼识珠大加赞扬,同时,还把自己放在了其中。这节文字不多,信息量却极大,交待得也相当清楚,技巧了得!

尾节,“我的人物诗是株爬墙虎/知道有风险/但好像不懂得畏高”。这节只有三句,但给读者留下了极大的想象空间。作者的那首人物诗,为什么写的是一株爬墙虎呢?我理解,这株明知有风险,却不懂畏高的爬墙虎,在这首诗里,既隐喻诗人刘川,也隐喻陈衍强和作者自己!

“爬墙虎,知道有风险,但好像不懂得畏高!”。此金句也!

 

我的诗将在今夜起飞
——致莫笑愚
文/招小波

 

天黑之后
我的诗在等待星光
等待星星导航

雨停之后
我的诗在等风
等风把羽毛吹干

我的诗将在今夜起飞
降落在天安门广场
与另一首诗无主题约会

诗人都是俗世的盲人
只会用心灵感应心灵
以诗歌触摸诗歌

那首诗叫莫笑愚
人称京城诗侠

 

徐庆春点评:

 

这首写诗人莫笑愚的诗,整首都给人一种谜一样的神秘感。

第一小节,“天黑之后/我的诗在等待星光/等待星星导航”。“我的诗”要去往哪里?是一个谜!

第二小节,“雨停之后/我的诗在等风/等风把羽毛吹干”。“我的诗”要飞向哪里?又是一个谜!

第三小节,“我的诗将在今夜起飞/降落在天安门广场/与另一首诗无主题约会”。原来“我的诗”是要去天安门广场,与“另一首诗”约会。诗与诗怎么还能约会呢?第四小节回答了这个问题。“诗人都是俗世的盲人/只会用心灵感应心灵/以诗歌触摸诗歌”。

那么,要约会的那首诗到底是谁呢?直到末段,作者才把谜底揭开,“那首诗叫莫笑愚/人称京城诗侠”。

招小波老师写诗人的诗,每一首都运用不同的技巧和手法,总能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不可替代的“皮旦体”
文/招小波

 

皮旦是垃圾派教主
作品有清晰的个人标识
他不靠修辞表达诗意
而是用简单粗暴的描述
举起存在主义大旗

《流派》诗刊曾赠他
一块豪华的“封地”
构建垃圾诗人的城堡
一个语言的异托邦

他是个不羁的独行侠
惯于把秩序打碎
尤其那不可替代的“皮旦体”
叫人感受被蛰的刺痛

 

徐庆春点评:

 

这首写诗人皮旦的诗,题目是“不可替代的‘皮旦体’”。我想这里包含了两层含意,一是,皮旦的诗独树一帜,自成体系,二是,皮旦的诗具有极其鲜明的个性,辨识度高。

对此,作者在第一节做了很好的诠释,“皮旦是垃圾派教主/作品有清晰的个人标识/他不靠修辞表达诗意/而是用简单粗暴的描述/举起存在主义大旗”。这里的“简单粗暴”用得非常好!这四个字高度概括了诗人皮旦诗歌的独特性,并直抵其诗歌的内核!

“他是个不羁的独行侠/惯于把秩序打碎/尤其那不可替代的“皮旦体”/叫人感受被蛰的刺痛”。末段,作者用精心提炼的几个词“不羁的独行侠”、“把秩序打碎”、“被蛰的刺痛”,使诗人皮旦的形象更加丰满、立体起来!招小波老师真是用诗歌刻画诗人的高手,可以说没有之一!

最后,说几句闲话,受诗人皮旦“垃圾派“启发,我也想在当今中国诗坛扯起一面旗帜,旗帜上书写七个大字:“不可回收垃圾派”,哈哈哈!妄言而已!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我对王法谈葛筱强
文/招小波

 

白城鹤乡的葛筱强
诗风与秀实相似
有如仙鹤起舞
饱含着精致的抒情

历史已经佐证
王法的剑鸣
书香的凤声
秀实的锦瑟
我的泉铃
成就了《流派》的风行

我想对王法说
我对葛筱强的第一印象
是感觉我们的飞毡上空
有只仙鹤在飞

 

徐庆春点评:

 

这首诗的第一小节,作者没有直接说葛筱强的诗风,而是用著名诗人秀实的诗风作为参照,既节省了很多笔墨,又使读者对葛筱强的诗风一目了然,这种手法相当巧妙!

“历史已经佐证/王法的剑鸣/书香的凤声/秀实的锦瑟/我的泉铃/成就了《流派》的风行”。

第二小节,作者一口气列出香港诗刊《流派》的四大金刚:王法、书香、秀实、我(作者本人),所取得的办刊成就,其目的是什么呢?末段写道:

“我想对王法说/我对葛筱强的第一印象/是感觉我们的飞毡上空/有只仙鹤在飞”

在这首小诗中,作者对仙鹤之乡诗人葛筱强不吝赞美之辞!可见,葛筱强的诗歌成就是相当高的!

 

莫兰英
文/招小波

 

当我进入桃花源深处
草越来越绿
当我读到莫兰英的诗
越读越有味

她把诗意藏得很深
就像她用旗袍
裹着幽兰的香气

她的名字
意为兰花和美酒
她加持了诗
要醉倒多少
松树和竹树

 

徐庆春点评:

 

“当我进入桃花源深处/草越来越绿/当我读到莫兰英的诗

/越读越有味”。开篇作者没有直接评价莫兰英的诗,而是先领着读者向桃花源深处走去,看桃花源里那越来越绿的草。在这种美妙的情境下,作者笔锋一转,告诉读者,我读莫兰英的诗,越读越有味!这种借喻进入法,看似简单,运用得恰到好处却是极难的!

“她把诗意藏得很深/就像她用旗袍/裹着幽兰的香气”。这一节,作者借用旗袍这种服饰的特色,极形象地概括了诗人莫兰英诗歌的特点:她的诗歌中总是隐藏着幽兰的香气!而这种香气是需要读者细嗅才能捕捉到的。

“她的名字/意为兰花和美酒

/她加持了诗/要醉倒多少/松树和竹树”。兰花,美酒,诗,再坚强的人,在这几样美好的事物面前,也是要醉倒的呀!

这首看似平常的小诗,却越读越有味道!

 

 

招小波简介:

 

招小波, 香港先锋诗歌协会会长,《中国流派》诗刊社创刊社长,“诗坛人物诗”系列撰写人。近年用诗歌为中国当代600余位诗人立传, 出版了《小雅》《七弦》《诗列传》《提灯》《星图》五种诗写诗人诗集及总集《当代诗人列传》。至今共著有诗集十六部。

 

新西兰 澳纽网出品

编辑:小图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243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