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拒絕受勳的毛利老兵

阿爽編譯

在2022年的女皇元旦授勋名单中,毛利Ngāti Whakaue族的后裔Robert Nairn Gillies(昵称Bom Gillies)因过去数十年对毛利人和战争纪念活动作出了巨大贡献,被授予

爵士头衔(NZOM-Knights Companion of the New Zealand Order of Merit);成为今年三位获颁爵位中的唯一毛利裔爵士。

下月便滿97岁的Gillies爵士是一位退伍军人,1942年时,年方十七歲的他(生于1925年2月14日)便虚报年龄参军,成了当年第28毛利军团(The28th Māori Battalion-请参考附录)成员之一。他在二战开始时便服役于B营,曾被派往非洲、欧洲和中东作战。

Gillies先生首次获知被授予爵士头衔是在2019年,但他却谦虚地拒绝了!

当年他觉得自己能成为唯一幸存的毛利军团成员,已是最大的荣誉;直到2021年,他又再接获授勋通知,于是改变主意接受爵位;原因是他想到很多比自己有贡献的阵亡同袍也該獲得,所以决定代表其他战友接受此殊荣。

Gillies爵士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应得此荣誉的人已经去世了,但我告诉自己,这个爵位该属于所有战友,这也是现在我同意接受的原因。我每天都记住,我的战友曾出生入死为毛利人努力过…”

他还深情表示:“我为战友接受此荣誉,他们永活我心中。”

对于政府忽视那些从战争中幸免于难归来的第28毛利军团成员,Gillies爵士说:

“政府不大关心我们这些生还的退伍军人,其实这些服役勋章早就该颁发了!”

他又说:“希望人们能尊重毛利文化及习俗,也应知道毛利人是属灵的民族。”

这是Gillies老先生的第二个爵位,早于2009年;意大利共和国已授予他爵士勋章了。

在过去二十年中,老先生一直代表毛利军团成员参加国内和国际集会。参加过澳新军团(ANZAC)一年一度的黎明庆祝活动,也多次参与在惠灵顿颁发Ngarimu奖学金的活动。2019年,他还出席了在意大利举行的卡西诺(Cassino)战役75周年纪念的献花圈活动。

自2013年开始他就担任第28毛利军团B营的董事局成员,也一直是TeArawa退伍军人服务协会的活跃成员,并曾任过多个职务。年前,他还代表第28毛利军团B营成员到罗托鲁瓦的Tamatekapua毛利会堂参加75周年庆祝活动。

他与Ngāti Whakaue族有著密不可分的关系,一直在族内会堂当義工,持续做著维护战争纪念碑的工作,并参与族内其他事务。老先生还是Waikite橄榄球俱乐部成员,为俱乐部的会所发展扮演了重要角色。

目前,已经五代同堂的Gillies爵士也是第28毛利军团(The28th Māori Battalion)的唯一幸存者。最近,他还成了毛利人接种疫苗的先鋒,不愧为族人表率!

Sir Robert Nairn Gillies

 

附录:

The28th Māori Battalion 第28毛利军团的光辉史

二战爆发,当时的工党政府受到部分毛利议员和毛利组织的压力而筹划组建军团,毛利人本身也希望能有一个独立的军团以提高民族形象。

招募工作在1939年10月第二週开始,三星期內就招募了900名毛利自願者。

当时,自願者多达3600多人;其中700-750名合格青年加入毛利军团,共分五个营,每个营由一位中校指挥;成为紐西兰军队的一个步兵营。

该军团於1939年11月在惠灵顿的Trentham选定军官及士兵,首任指挥官是喬治·迪特默少校 (Major George Dittmer)。

当年,Gillies先生所在的B营接收了罗托魯瓦、丰盛湾、陶波、泰晤士和科罗曼德地区的志願者,他们是來自Te Arawa、Tuhoe、Ngatipaoa、Ngatimaru、Ngaiterangi、Ngatiawa、Ngati Tuwharetoa、Whakatohea和Whanau-A-Apanui等部落的毛利男青年。

1940年1月26日,首次士兵培訓课程在北帕默斯頓(Palmerston North) 展开,对于许多从未离开过自己部落的毛利青年而言,那是一次非凡經歷。加入军团后,毛利新兵比白人受训者略具优勢,由于他们在自己族内会堂已习惯了席地而睡的群居生活,因此沒有受简陋設施的營地及严苛环境所影响;但他们要学的东西也很多,受了不少苦头和考验。

他们为了追隨一战期間(1915-1919年)先辈的脚步,并证明毛利人也有自治能力,勇敢加入毛利军团,与白人同袍一起受训服役,成为第一支特遣部队士兵。

1940年1月到5月之间,第28毛利军团为了保家卫国,陆续离开紐西兰的惠灵顿,到英格兰南部接受進一步培訓后便到中東去;在那裡又有300人加入增援部队。他们经过一段时间的重建和再訓,最终致力投入了意大利战役。

第一次袭击發生在1943年12月的奧尔松加(Orsonga),当时造成50多人伤亡;而B营也在

卡西諾(Cassino)时惨遭挫败。1945年,欧洲战争接近尾声时,他们还最后进攻了意大利的里雅思特(Trieste)。

据纽国历史记载,在二战六年期間,共有近16,000名毛利青年自愿参军,考虑到当时的毛利人口只不过95,000,那实在是个不少的数目。

值得一提的是,第28毛利军团曾在各個军营中服役过,许多还自願当上空軍和海軍。少数毛利妇女也跟随紐西兰陸军加入护理工作,她们巾幗不让鬚眉,救伤扶危为二战做出不少贡献。

第28毛利军团隶属于紐西兰第二远征军(2NZEF),活动于三个步兵旅之间。

军团成员曾在希腊、北非和意大利战役中作战,赢得了盟军和德国指挥官赞赏,享有“具有最大战斗力”的良好声誉;也成为战争期间紐西兰最有体面的军团。

后来,作为英联邦占领军(Jayforce)的一部分,军团还派遣了一支特遣部队到日本服役,直到1946年1月才解散。

二战中,第28毛利军团的勇猛表现确為盟军成功撤离做出了极大贡献。

在漫長的北非战役,包括在塔克魯納(Takrona)的戰鬥,他们都表現出色,可惜战争残酷,伤亡惨重。当时3600名 士兵中,649人在战役中阵亡,1712人受伤,150人被俘;最后只能提早实行休养生息计划,130人被送回纽西兰;由新組建的另一个毛利兵營增援部队接替。

1946年1月战争终于结束,第28毛利军营的幸存成员全部返回纽西兰家园,與家人团聚并参加了盛大庆祝活动。

毋忘在莒,第28毛利军营确实是纽西兰毛利军团在二战中一段不能遗忘的光辉历史

阿爽稿于2022/1/2

图文参考自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 NZ Herald / Stuff



 484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