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机疑从8000米高空坠落 专家:技术故障可能性大

中国新闻 编辑精选

3 月 21 日 14 时 38 分许,东方航空公司 MU5735 航班执行昆明-广州任务时,在广西梧州市上空失联并坠毁。机上载有乘客 123 人、机组人员 9 人。据媒体报道,失事飞机在起飞一个小时后,突然以每小时 845 公里的速度开始下降。

航空博主 “FATIII” 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如果飞机双发失效,飞机的姿态不会俯冲,而是继续向前滑翔,就像汽车突然失去动力,车还是会继续滑行,但具体发生了什么,需要官方调查组实际读到黑匣子里的数据判断。



《航空知识》主编王亚男告诉红星新闻记者,飞机正常巡航高度就在 8000 至 1 万米左右,如果飞机从 8000 米高空直线坠落,人为操作的原因可能性较小。” 现在只能从事故的迹象上做一些推测,但是总体来讲,我个人认为技术故障的可能性更大。”

飞机骤然下降后丢失雷达信号 专家认为技术故障的可能性更大

据上游新闻,飞行数据显示,失事航班 MU5735 从昆明机场起飞后,一直在约 8869 米高度进行巡航。下午 2 点 19 分,飞机突然从巡航高度下降,同时飞行速度从约每小时 845 公里开始下降。2 点 21 分,MU5735 航班丢失 ADS-B 雷达信号,同地面失联。

失事飞机骤然下降后丢失雷达信号

” 我目前只能从数据上看出这架飞机的下降率比较大,肯定是遇到了不正常的情况,但没有办法根据下降率去推测飞机遇到了什么问题。” 航空博主 “FATIII” 表示,由于数据来自第三方,本身可能出错的环节也有很多,比如说飞机的电脑出故障,它发送的信号不对;也可能接收的信号受到了干扰,编译出来的信号也可能出错。

这名博主表示:” 假如下降率是真的,飞机应该是处于俯冲的状态。俯冲状态下,人可能会因脑部供血不足,晕过去。具体要看重力加速度的 G 值,因人而异,飞行员经过训练,抗压能力相对来说要比普通人好。”

” 如果飞机双发失效,飞机的姿态不会俯冲,而是继续向前滑翔,就像汽车突然失去动力,车还是会继续滑行。” 这名博主表示,” 黑匣子会是这个事故里最可靠的信息来源,但不确定黑匣子受到的冲击力有多大,需要官方调查组实际读到黑匣子里的数据。”

” 现在来讲飞机坠毁肯定是一个事实。”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航空知识》主编王亚男向红星新闻表示,从飞机失事前最后的一些数据来看,只能知道飞机从 8000 多米的巡航高度急速坠落,速度之快超乎普通的故障模式,” 所以我们现在认为它应该是处于一种非常极端的糟糕的技术状态。这个状态很有可能飞行员既失去了(飞机的)动力,也失去了控制,一般的技术故障不会造成这样的一个现象。”



↑飞机残骸 图据央视新闻客户端

王亚男分析,有几种极端的情况可能导致这一情况。比如飞机的主体结构在空中不完整,即通常所说的飞机空中解体了,或者飞机遭遇了严重的结冰,飞机的升力特性会被破坏,飞机也会进入一个急速下降的状态。但是这些情况都很极端,还有待于事故的现场调查,才能够给出结论。

王亚男称,飞机正常巡航高度就在 8000 至 1 万米左右,现在能看到就是飞机从 8000 米高空相当于一个直线坠落,人为操作的原因可能性较小。” 现在只能从事故的迹象上做一些推测,但是总体来讲,我个人认为技术故障的可能性更大。”



专家:失事飞机机型在全球安全记录良好

航空博主 “FATIII” 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此次出事的飞机是 737-800 是波音 737 第三代 Next Generation 系列(简称 NG)的机型。”737-800 在全球运营安全记录良好。” 这名博主称,”NG 系列飞机在国内已经飞了很长时间,起码超过 20 年,有一批都已经退役了。”

此前,2018 年 10 月 29 日,一架印尼狮航的波音 737 MAX 8 航班起飞 13 分钟后坠毁,导致 189 人遇难。2019 年 3 月 10 日,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一架波音 737 MAX 8 客机起飞后不久坠毁,机上载有 149 名乘客和 8 名机组人员。埃航空难发生后,中国等几十个国家和地区宣布停飞这款飞机。

前述博主介绍,737 MAX 8 属于波音 737 第四代机型,737-800 属于第三代机型。不同代系机型的机身横截面相同,但机身长度,机翼和引擎的设计都发生了变化。”MAX 系列机型的软件问题仅存在于 MAX 系列,NG 系列并没有配备 MCAS 系统(737 MAX 的涉事软件)。” 这名博主告诉红星新闻记者。

波音 资料图

此外,据人民网此前报道,截至 2022 年 2 月 19 日,中国民航运输航空持续安全飞行时间突破 1 亿小时,创造了中国民航历史上最好的安全发展新业绩,也创造了世界民航历史上最好的持续安全飞行纪录。

” 这次事件不仅终结了过去 10 多年中国民航安全飞行的一个历史,同时可能也引发了对飞机制造商、运行维护等问题的高度关注。这些都是未来事故调查考虑的因素。” 王亚男表示。

” 没有调查结论之前各方压力都会比较大,但是大家乘坐航班出行也没必要过多恐慌。疫情期间,大家的出行已经严重的压缩,对人们的出行影响跟过去民航大量运行情况还不太一样。” 王亚男说。

来源: 红星新闻



 1,017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