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霖铃

作者:凯闽

许多年以前,就梦想填一首雨霖铃,但每回一提笔就不自觉涌来古有一首顶级的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多次作罢。这是宋朝福建武夷山人有水处就有柳词的柳永惊世之作。从此后人极少填雨霖铃。包括那些柳永之后的宋词大家,全都深知自叹不如!

 

柳词坦率生动,直言无隐,不避口语,善于融情入景和运用铺叙手法,遣词造句不露痕迹,起承转合优雅从容,技巧高妙,对其后词人如苏轼和周邦彦的作品都有巨大影响。



苏轼一再赞美柳词,认为世不多见。苏轼认为柳词佳作不减唐人高处,具有唐诗最高的妙处。

 

在今天60岁生日这个特殊的日子里,突然灵感涌来,再次霸王硬上弓,柳永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我可不一样,我是:便纵有、脸皮厚的万种风情,任大家评说!

 

我要让我的新老朋友、红颜蓝颜、知己知音、以及天国里的肝胆深交们恣情分享!因为天涯海角的某个角落有人还在悄悄地惦记着你们!

 

 

雨霖铃—-刹那间,离开清纯天真校园走进混浊染缸社会,近40年流落风尘一晃而过。点点滴滴、历历在目,为记。

 

残枝迟暮,老人经雨,睡意无趣。心头感慨泉涌。红颜眷宠,蓝颜无数。自古情多留憾,故无需多语。望海角、千里闲鸥,可否窥知相思处?

 

胸中念曲谁能度?愿歌声,送过天边去。远游浪子劲唱,道不尽叠峦红树。忆想当年,行笔飞扬有惊人句。听戏说、岁月峥嵘,最爱知音赋。

 



 1,184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