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淑清:时光反照(组诗)

文艺天地

时光反照(组诗)
作者:燕淑清

经红记忆

那抹沧霁,在大山那嘠裂缝之中
一道乳白沟晕
哗哗拐过溪水石苔
一池热气,几只蹲崖喜鹊
扑啦啦煽动野花心事
几个女孩尾随与一群小蝌蚪嘻嘻
影子排成方阵,
那么透明小东西
总为那么多小精灵出身着谜

潜入溪水中
那么滑润递增肤色浑如初夏的燕子尾
燕子剪水,红枫弯腰俏了肤肌
年少裸游,那儿遗落下我的经红
漂泊红瓣绕腰围咫尺

一把柳絮搭成披肩
一群蝌蚪放在简笔画里争先恐后
经红,不断喧闹桃花瓣日子
念想分娩在夕阳里
笑称自己用红唇养大了红枫

爱不释手

靠近磁力板。手就哆嗦
我把挽联安置在海岸线两岸
你把红对子安置在老妈妈左右
你说为了这份母爱
你愿给我鞠躬
我应该给老妈妈鞠一躬
才对。我痛心只有爱的挽联
才能穿透磁板反正面
只有爱的偏心
才叫你动容。我输了
输赢不只是眼泪
还有凸凹感叹号

地球为什么凭经纬线摆布
何不自由穿越地心
炽热岩浆隔开不单单是殷红的经血
磁场反正极
每一笔不入凡眼磁力线
紫红外线做载体
我站在南面。你站在北面
恰在同一刻。只能一笑惨然。

磁力片一本薄的不足一公分
你守候在里面,欲穿
我守候在外面,欲穿
就像当年你守候窗外欲穿
我们的影子颠三倒四。还是欲穿。

夜朦胧
借它360度经纬线拉情缘索情债

磁力线搭红桥

划开磁力线
划开河床伸延的红絲桥
让爱一寸寸地燃红
让念一寸寸地划下伤痕
何妨牛郎星,织女星隔沧海
何妨用清照词,灌醉如泥
收敛在花鬓间
收敛在体味间分不清今世还是往事

一根红线线
一直背着一直拉着
一直驮在《燕京时事记》
则不虚平沙落雁不忍别
纵使一身子背不走地汉字
纵使浪漫不止是褪色的腹肌
纵使湖泊的圈套圈
背对背。故把韵分娩
脚对脚。故把唇拈在月亮船
故把两个银蝶复活,有一些呆呆

潸然夜黑,手指在磁力线拉红经血
这一滩殷红也独属于桃花季节
属于这月河的橹声之潮声

穿越空白

一个春天发动的情愫
穿越我心。穿透地心
神魂上下颠倒
一团需要爱,一团需要被抚摸的诗
裸露双眼熬干了午夜
喷出火焰压住红唇,那怕已空白
那嘠旯是一地零落花

来去浑如雾
世俗里赦不出自己
白玉莲的白氤圈了老房子
搬迁了五瓣蕾上那晚虹
不敢践踏春泥。春泥里碾出的草滩
恍惚不能设置身体,
界破不了。顺势放荡一把窗帘
青玉案一川烟草谁与度
借助春光的能量
我还真穿越了你的眼睛
你的背影哆哆嗦嗦。



立体时空

地球经纬线不停编织
尘封打开、再尘封、再打开
空间里又各有参数
我只守时间差。那一刻偏差。
诗囊想像紫莲花的味道
小诗唠叨一堆口水,
从中看见了自己
掰来掰去还是掰了自己的眼光
孤独地记忆
请一地漏光对视
夜风惊动了黑嘴鸭
一阵羽毛扇动。埋葬了承诺
苇丛又飞出两三只
用眼光一测。都是半斤八两。

久经市场。惊吓了自己
急忙用诗捂住耳朵
水中大圈小圈圈套圈
有遗落的报告文学
有化不开的谎言、鸟蛋
扑咚扑咚。无所谓
真地看在长广溪遁甲
奇门面子、一切都是笑话
都不在话下了

老北京炸酱面

在稻种发芽土炕上
就着炸酱面品老北京的味道
不敢着意那一刻
我只是一个矿工女儿何须奢侈

几次梦里盘迴在老莫斯科餐厅
从来没有进去的冲动
我只想在人群里寻找那双暗淡的眼神
重温青春失之交臂回味那厚唇

是一碗北京炸酱面引我北漂
我还是没有吃怕放纵自己的春心
我只在莫斯科老餐厅一角
留一个位子摆两双筷子

我不会再逃避,从记忆中挑起一碗炸酱面
而这碗上萝卜絲越拉越长
一直到会燃烧。在月光与月光之间
跌倒了不在爬起

不在纠结那半碗老北京炸酱面
是漂泊还是漂零
在门缝里逃了出去
余下半碗乡愁与长夜藕断丝连

你带走的是七零八落

明月是少女往事的一本老像册,
我是橱窗里邮走的梦。

过往眼神交融 ,
在门前一次次电闪雷鸣  拥抱,
尽管他不属于山的剪影,
一个摄影师姿势很神秘。
午夜里我魂飞魄散,
影集又重叠在镜头前。

暗恋偷窥在杏花枝头
他把一个男人热烈 眼神,厚唇留下
他走了,留下一个谜底
留下一个老地址
恭王府里海棠花开了又落了
我没有出现在哪里灯火阑珊处

貌同神已撕裂六神无主
午夜裸露星体在云山雾罩
我放慢眼里的落英—-
做爱枫林晚
坦露的双手握成一个结
发黄少女影子七零八落不堪

时光破碎。无力洞穿彼此的距离
城跟与承诺之间只打一个结
永远凝固橱窗里

 

 

新西兰 澳纽网出品

编辑:小图



 1,232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