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a 惠子:一切应是无设防状态(一)

文艺天地

一切应是无设防状态(一)

Anna 惠子

不要让阴郁跟随你
不要让虚伪和无知左右你旅程
卑微一笔还不清的债
你是你自己,用食指握暧时间
像太阳燃烧双脚
你要有鸟的勇气飞出树林
像风,穿过屏障
觅一幽境歇下灵魂
自建一间小屋
邀请阳光露水进来
种植的心,万象,如燕雀
一切应是无设防状态

2019年10月29日02:380

无法遁形的世界

赋予自己言说的权利
你是阿Q,唐吉诃德
仍以蕨类谦卑地活在天真里
像博斯潜入没有答案未知
于你,终究不会成为“赛内西奥”
一张脸上二种表情

愿你祈求的词语滋养世人
尽管诗歌已落入权钱恶臭之实
你用半只眼潜入现实
进入绘画  建筑   战场  农田
理解一粒米,一颗子弹
一个民族和你存在的艰难

丑陋支起的密境,河流的泪池
正因众生已卷入交易市场
跺脚叫喊着焚毁人世最后柔情
难以置信的颠覆
世界到了自导自演恐怖电影桥段
为了腐朽的王冠
他们正在做画布上的天鹅
飞向近乎死亡的白昼
最终难以逃脱陷“尘世乐园”

2022年8月28日早晨

杜甫草堂

雨落地为水
苍生万物得以重复
浣花溪园 ,诗在石头上静坐
思念自己的主人吧
秋雨潇潇洗去旅人浮尘
茅屋池里鲤鱼一如荷花红绿
廊桥构连,小径静谧
黄叶眼前飘过,落下的是生命
尽管“坐茅以渔”不复
吕尚文王远去又似归燕

人以梦,风吟诗,水读史
骨髓滤出的墨汁,写出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留下三吏三别,众多
“少陵草堂”怎不引人沉思
诗史堂,以美渡人
工部祠外,松柏向天,如笔腾飞
一草一树皆为诗生

然而,朝拜者各怀心思
倘若杜甫活着
见万马 豪车轻踏而来
驮粮食,送帛书
送墨,添柴
即便没有一百个严武
浣花溪畔
水清  风吟  诗浓
黄鹂鸟儿唱着
——仓满  衣丰
何须祭祀草木灰灯

一千多年过去
杜甫呀,你在你诗里活着
在未想象的世外活着
忧国怜弱的诗行
打动人心,庶民铭记
世界有一百个梵高
苍宇中就有一千个杜甫

然,现世的不堪
并非上降暴雨下无沟渠
而是知才不予
这是人间的悲哀

李林甫,肃宗帝
怎知逼仄一个崇高灵魂
胸怀百姓疾苦,血液流淌诗意
一颗清素之心
奉鸟为乐,依道作诗
跪不为夫,饿不弯腰
唯清澈之目
洞世千载
却被几粒米一壶浊酒
摇铃嗟叹

茅屋 已是盛世之名
若你知华装衣整四面歌咏
金光点亮青苔幽径
雕像遍布林中
如佛尊崇
抑或“韦庄”知你懂你
但不能为你吃下的苦
做回一次饱餐
飘泊的坦途讨回公道

天未变
世道变了
地未变
人变了吗?
长龙的人群因你而来
高喊的导游
门童 清扫  店铺  游人
吃你留下的血泪

繁华掠影,酒喝出盐味
我持一书 倾听足音
每踩下一脚如翻一页史书
岱宗夫如何的青年
润物细无声中的喜悦
一亭一院, 一榭一柱
远古的清凉世态
如秋日寒风抽打空林

时代的钟摆不因谁停止
你点亮的灯照耀后人
化身为佛,授福于来者
跨过草堂高高门砍
霞光已漫遍成都和西岭雪山
我的心浸湿安史之乱
的唐朝

2021年9月27日0:154

住在星空下

夜如一头巨兽
无人征服
耗子抢占被窝
我与月光同床
星光下,旷野草床
午夜露水从脸流到嘴里
复杂味道
清晨阁楼书籍翻动撕烂
气愤无处宣泄
夏季说不出的欲念
激情的青春 现实墙壁
困惑的学业
面对劳动报酬负数
夏风吹冷胸膛
痛苦无处申冤

2018/8/21 12:46

逃难者

我依偎这世道渴望听到
生命中神秘温情像光
露出你承受的内心宁静感
聆听自己心跳变速
我似乎成了暴雨中的逃难者
一次又一次的
被无情大风波浪拍打掷向海面
推向洪荒之外听海贝叹息
没人知道大海是凶险的深渊?
是我的胸怀过于深厚
还是这世道无序可行
颤栗的心像波光粼粼泡影
算不出频率何时停止

七月应是最美季节

七月应是最美季节
然而,钢筯水泥太厚,太冷
隔开堡垒大自然视线
绿叶剥离,洪水冲倒房子
台风不停地撞击 门窗  心灵
布满罪恶的天空
如波塞冬掀起死亡矩阵
洪灾背后是什么?人性,天灾
谁解答,水要去哪里?
鸟儿天性高飞,无辜射杀
兔子行走拦截吞进腹中
猎人的卑性,远离上帝视野
变成巨兽、空洞的眼窝  伸出魔爪
抓风,杀鸟,杀兔   杀蚂蚁
杀死八月歌唱的鸣蝉
尽管你有着尤利西斯精神
面对隐蔽的黑暗幻境
像一种可怕的COVID变异
若如此,不是慌张失措
一个小虫轻轻飞舞
空气中,不明处 任意进入肺部
世界难道被变色镜迷惑
月亮纵容烧死绿野的毒太阳
既然天空没有瞳仁
人类迟早陷入混沌,亢奋的幽灵
聚集恶风摧毁万物
乌云下,巢穴居所背后
谁蛊惑轻风施展魔扙
缺失审判的白昼,焰火焚书
遮挡光的邪恶巨手
白亮世界之前
披着斗篷,蒙着面纱
那是末日回望地平线征兆 吧
要知道,歧途崖关
狼本性不因饱餐拥抱温柔
不因爱忘记仇视森林毁灭之痛快
乌云本性之恶
黑暗下看见的还是黑暗
诡异的飓风,吼吧
失去堤坝的污水
酿出沼气,升腾时发出毒素
我只有戴着口罩
像规避新冠病毒那样

如果你想活着

如果你想活着
请忘记虚妄的酬劳
忘记夜晚噩梦推开窗户
点亮台灯照亮自己
夜晚墙体像堡垒升起温度
你不再恐惧倾斜狂风
抽打瘦弱骨骼
你用父母赠予皮肤层层包紧
你的眼耳跟随春日清风
沿着河流大道
寻找梦的港湾

2021年8月2日上午10:20

看见的也许不是真实

看见的也许不是真实
我们生存在烟雾中,树林和蒸汽
生机大地 孩子 晶莹形体
重复无数年代生息,而爱
满载音乐呓语,如骨笛 ,陶埙
燃烧着时间之翼

衣食 三餐 破译历史
你或者不明山峦生育参天大树
水的神秘,土地为何隆起
当你细品一棵种子撑破石缝
一片叶顶起阳光,一句话冰川瓦解

隐蔽的回来 思考 邪恶 正义
玫瑰以死亡之身,赋予爱情崇高信念
天使,你想到什么?
你认识世界吗?你的存在
每分每秒在变,颜色,空气

一根火柴制造森林悲剧
一阵风的世纪颠覆无法到达想象
一棵小草呼出新生
一声巨雷发出死亡 威胁 嚎啕
一朵野花笑出最纯天真
一场突降灾难,恐惧,障碍

一切似远又近,神经暴力
旷野不再盛放花朵?雪不再洁白?
分娩万物土地,献出温柔
爱,蓝空为它降下新词,降下黎明

清晨,露水之国发出回音,活着
无需说出存在理由
与灵魂博斗的人,忘了”斯芬克斯”
黄昏,勾起无数梦中虚无
生长绿色的原野,熔炉和白昼
陵墓,发出闪耀光芒
此刻 尘埃中的你飞出生命内核
以灵魂之乡归途
继续

2020年11月17日凌晨
2021年6月3日完稿

注解:
1,贾湖骨笛与陶埙都是中国最古老乐器,骨笛已有9千多年历史,陶埙也有6千多年历史。
2,在古希腊神话中,斯芬克斯是长着翅膀的怪兽,有人的脸、狮子的身体。它受赫拉委派,坐在忒拜城附近的悬崖上,拦住过往的路人,用缪斯所传授的谜语向他们提问,没答对的人就会被它吃掉。

 

新西兰 澳纽网出品

编辑:小图

 

 1,055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