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国强-诗选

文艺天地

卫国强诗选

脱钩的鱼儿

钓鱼那刻,我专心极了。忽略了
风的纠缠和鸟的啼鸣,忽略了
河边小草频频的致意,忽略了
蚊子一再凶狠的叮咬。甚至,我忽略了
时间和自己

我的心里只有鱼儿。此刻,鱼就是我的赌注我的黄金
我的运气和宿命
或者说,鱼就是我的世界我的一切
鱼就是我,我就是鱼

一条鱼儿终于上钩了
这可怜的鱼儿,使劲扭动着身躯
把痛,把瑟瑟发抖,当作反抗
看着它时,我仿佛看见了自己前世的影像
心,痛了一下

把鱼重新放回河里后,我长长舒了一口气
似乎,这解脱了的,不是鱼儿
而是我

拜神所赐

远处,撼天震地的鞭炮声,不是我的
对面办公楼里,妖娆得让人陶醉的花朵
不是我的
电视里,千家万户在一起包饺子时
热腾腾的欢乐和幸福
不是我的
这世俗的,让人喜庆的新年
不是我的
就连我的身体和思想,也不是我的
人世间,所有美好而实惠的东西
都不是我的
只有孤独,辛酸,悲惨,痛楚等等
那些常人厌弃的苦难和不堪
才是我的
神,在芸芸众生里挑选了我
并总在千思百虑后,才肯把手里那些
苦涩而没用的东西
挑出来,赐予我
我该是
何其幸运

烟花里的光芒

2019,不论别人的新年是否过得热烈
我的,有些落寞
正月十六,我买了些烟花,一个人
悄悄地,在老家的院子里燃放
一腔火药,用满怀的激情将自身
打入空中
炸响,绽放。夜空灿烂
灭寂时,一些平日里,不愿意回想的往事
烟花般,一件一件,在脑海中闪亮
有些,因过于浓烈,而把心烙得生疼
现在,我想把自己的一腔热血点燃
让它们,在夜空中也盛开成
璀璨的烟花
照亮我生命中那些不死的暗淡
那怕,只一小会儿

往事门中

“ 诗书润身”。书家老凹窥破我的心思,赠了一幅字
人到了一定年纪,名和利,就成了身外物
倒是诗书,让我心静

更多的时候,想变成一块石头
在山间,平凡着
看天上云卷云舒,看田野
草木荣枯,而无所心动

唯回忆,仿佛一只小狗,从往事的门扉
有时,突然蹿出
狠狠地咬住我的裤脚
让人一阵心跳

与晋祠书

难老泉的水,宋朝的彩塑雕像,一株千百年前的龙柏……
晋祠,拥着这些神秘,静静地蹲在
悬瓮山的脚下
像位无言的老者,用满脸的沧桑
幽幽地盯着我
让人心虚

无法想象,西周王侯修建它时的兴盛和繁华
无法想象,在这儿,他们是怎样虔诚地焚香、祈祷和祭献
也不明白,中原的王气,怎么就皇袍加身般地
附到了李渊的身上
不明白,这熙熙攘攘的人群,来这儿烧着高香
究竟,想求得些什么

现在,我有些疲惫。夜幕降临了
我不愿再重温,那些撼天动地的
撕杀
那些使人心惊的计谋,以及荒野上
那些无法安葬的累累白骨
和游荡的孤魂

此刻,我只想把灯关掉
让白天那些明晃晃的事物,统统
从脑海和眼前退出
然后,潜入夜色,让自己
静静地,虚无着

谒托尔斯泰墓

一日千里地跑,再一日千里地跑
还是一日千里地跑
但,似乎总也跑不到尽头
这就是俄罗斯大草原
它只用“辽阔”二字,一下就击垮我
人生能到达的深度

前去拜谒托尔斯泰墓地的路上
我变得惴惴不安
心中,托翁是一个更大的草原
一个比俄罗斯大草原,还要大的
大草原
这回不仅仅是辽阔了,还有厚重
还有博大和深刻,以及
不可逾越等等

只有见到他的墓冢时,我才松了口气
幽深的树林中,一个不足一英尺高的
小土堆上,长满了小草
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托尔斯泰墓
一点也没向尘世炫耀的姿态
而周围,是静静的白桦树和橡树
沉默着,普通着

许许多多大人物来拜谒过了
一些杰出的作家、诗人,也来拜谒过了
他们一致称赞,这是世间最美的坟墓
我也悄悄地拜谒过了。离开时
听见托翁轻轻地唤了我一声
回头热热看了一眼,顿时,心里啥都明白了

世间真正的伟大,不是厚重的碑刻
也不是宏伟的纪念物
是简朴
它像一粒种子,会在人的心中生根、发芽、开花
越长越高
也越长越大

 

新西兰 澳纽网出品

编辑:小图

 

 1,44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