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青延:飘香的盐须菜

文艺天地

飘香的盐须菜(散文)

文/陈青延

 

又是一年冬天到。每年入冬以来,居住在县城高楼大厦里的我,都会情不自禁地倚在自家商品房的窗边,凝望着农村老家的方向,回味起过往母亲每年用盐须菜做的那一道道錾刻在我记忆深处、包裹着浓浓母爱的家常美食。尤其是每年进入冬季以后,母亲用盐须菜下火锅做成的美味,更是让我记忆犹新,口齿留香。

盐须菜,普通话称香菜,生长的能力比较强,在我国南北地区皆可以种植。在气温较高的我们洞庭湖滨的南县就更不用说了。我们这里广大的农村,千家万户的农人,一年春夏秋冬四季,大都在自家的菜地里种植了香菜。这种香菜,在我们家乡人们的土话中,也称之为盐须菜。

可以说,这种盐须菜,越冬的能力较强,当寒冬来临之后,它的根系入土越深,根系就越发达,抗寒的能力也就越强,是我们家乡人民每年吃得时间最长且吃得最多的一种蔬菜。这种香菜,常以嫩叶作调料食用。用香菜作调料,做出来的美食,不但香气扑鼻,而且味道还非常鲜美。香菜之所以口味香美,主要含有挥发油和挥发性香味物质,是我国生熟菜肴的调味品,具有提高视力、去腥增味、调整肠胃等功效。

年少的时候,生活在老家农村的我,一年四季,经常可以吃到母亲用盐须菜,也就是香菜加麻油、味精和蒸鱼豉油做调料,打出来的鸡蛋汤、煎出来的鸡蛋饼、下出来的面条、混沌和饺子等早餐美食,特别是到了每年的冬天,我还可以常常吃到母亲用开水弹过的香菜做成凉拌的一道麻辣美味和用鱼头鱼杂汤、肉丸猪首汤以及牛肉羊肉汤等下香菜做成一道道热气腾腾的鲜美佳肴,开胃健脾,增加食欲,驱除着身上的寒气。

在我年少的记忆中,母亲每次用香菜做成的一道道家常美食,都把味道拿捏得非常鲜美可口,使人吃了满嘴流香,回味无穷,永远吃不腻似的,吃了还想吃!

记得我刚刚离开老家,走出乡村,栖身县城的头几年,我每年寒冬腊月,都要带着妻子和女儿,回到农村老家,吃上母亲用香菜下火锅做成的一道道美食。不管是大雪纷飞的天气,还是冰天冻地的天气,只要我和妻子及女儿回到了老家,母亲都会顶风踏雪,走到门前的菜园子里,用铁锹或锄头扒开冰雪,扯回一大批香菜,到屋后鱼塘的水跳板上,破冰洗干净后,再拿到餐桌上,不断用筷子夹着,放入沸水滚烫的火锅里,然后翻动几下,一滚抵三鲜。我们一家人每次看到母亲做的这些香菜入火锅的美味,便垂涎欲滴,食欲大增。

岁月如梭琉璃醉,母亲年老归西去。十几年以后,岁月的红尘,苍老了我母亲的颜容,在一个冰天雪地的冬天,母亲终究没有抵御住寒冷的侵袭,突发疾病离开了我们。从此,我再也吃不到母亲用香菜作调料,做成的那一道道美味,尤其是每年入冬用香菜下火锅做成的那种特色农家菜了。

如今,我家乡南县的农村,有不少的农民,依托地域优势,相继发展了香菜基地,在城乡开办了农家乐餐馆,走上了发家致富之路。虽然,在我家乡大小农家乐的馆子里随时都可以吃到香菜作调料做成的各类美味或入冬用香菜下火锅做成的每一道美食,或吃到妻子在家里每次用香菜复制那一道道农家美味佳肴,但我总感觉吃不出我母亲用香菜做成的、被母爱包裹的那一道道美食佳肴的味道,难兔有些许遗憾,不过,在我看到家乡的一些农民中,有不少通过用香菜作调料食材,做成各钟各样的美食,开辟致富门路,脱贫致富奔小康的喜人面貌后,我还是蛮温馨的哩!

 

作者简介:陈青延,湖南省南县人,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湖南散文学会会员,湖南省劳动模范,有作品发表在《瞭望》《牡丹》《金田》《骏马》《躬耕》《阳光》《岁月》《辽河》《五月风》《松花江》《龙门阵》《小说月刊》《新疆日报》《乡镇论坛》《中国电视报》《中国建设报》《中国政府采购报》《中国青年作家报》等海内外两百多家报刊。偶尔有作品获得征文奖励,并有作品被选入中考真题。

 

新西兰 澳纽网出品

编辑:卫宏图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1,284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