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庆春评招小波诗坛人物诗》(12)

文艺天地

 

《徐庆春评招小波诗坛人物诗》(12)

 

作者简介

徐庆春,50后,居深圳。退休后写点分行文字。出身农民,不喜欢养花,喜欢栽刺。喜欢每天有一点点小刺痛地活着。
诗观:好诗,不是写出来的,它原来就在那里。

 

徐庆春评诗

《徐庆春评招小波诗坛人物诗》(12)

 

大枪
文/招小波(中国香港)

 

他执丹青笔写诗
写成了名家

林荣说他诗如其名
给人近乎“暴力”入侵的阅读体验
安琪读了他的《蒋胜之死》
把他列为“心目中的优秀诗人”

我说大枪的诗
无论写得雄奇飘逸
还是平朴悲悯
都美如一字一珠

“牧羊人从不在早上吆羊
只让草香牵引着羊群
一会儿功夫
羊群上了天”

我还要赞他拔新领异的名字
在吴侬软语泛滥的今天
喜见一支铁骨铮铮的大枪

 

徐庆春点评

 

作者开篇直接定论,诗人大枪“执丹青笔写诗/写成了名家”。

 

接下来,作者借用两位诗人之口评价大枪,“林荣说他诗如其名/给人近乎“暴力”入侵的阅读体验”;“安琪读了他的《蒋胜之死》/把他列为“心目中的优秀诗人”。紧接着,作者亮出了自己的评价,“我说大枪的诗/无论写得雄奇飘逸/还是平朴悲悯/都美如一字一珠”。

 

那么,上面几位诗人对大枪诗歌的评价是否恰当呢?让作品真接说话最有说服力。“牧羊人从不在早上吆羊/只让草香牵引着羊群/一会儿功夫/羊群上了天”。读了这样的诗句,哪个读者能不为之发出赞叹呢?

 

尾段,作者重墨描述了诗人大枪的名字,“我还要赞他拔新领异的名字/在吴侬软语泛滥的今天/喜见一支铁骨铮铮的大枪”。

 

用诗写诗人的招小波老师,不也是当今中国诗坛上的一杆大枪吗?

 

我被康雪的诗歌包围
文/招小波(中国香港)

 

在益阳,我被康雪的诗歌包围
并在包围圈中失眠

她写少妇之美的作品
几乎无出其右者

“我依然要在清晨排空双乳
多余的奶水用来浇灌栀子、绿萝和一片
永远凌驾于男人想象之上的空地”

“而当我真正需要神时
我想我先要亲手把神养大”

她的诗已攻陷了云贵川湘鄂
饮马香江也是迟早的事

最幽默的是
我由小说家接待访问益阳
在康雪的家乡吟咏了三天
竟没见到康雪

 

徐庆春点评

 

作者开篇就说,“在益阳,我被康雪的诗歌包围/并在包围圈中失眠”。其个中原因,作者自己没有说,而是亮出了康雪的诗句,让客体直接说话。这既避免了作者主观臆断容易出现的片面性,也给读者的判断留足了空间!

 

下面请看作者选取的康雪诗句,“我依然要在清晨排空双乳/多余的奶水用来浇灌栀子、绿萝和一片/永远凌驾于男人想象之上的空地”,“而当我真正需要神时/我想我先要亲手把神养大”。我敢断言,对这样美妙的诗句,任何解读和评价都无法抵达诗意的内核!这就是作者智慧的安排!

 

“最幽默的是/我由小说家接待访问益阳/在康雪的家乡吟咏了三天/竟没见到康雪”。作者以此作为小诗的结尾,确实是够幽默的。访康雪而不得见,却被诗人的诗歌包围,并在包围圈中失眠。这样的境遇虽有遗憾,却也正好给作者留下了无限的想象和期许!这不正是作者与诗人之间隔空的诗意沟通和表达吗?

 

紫紫
文/招小波(中国香港)

 

自古以紫为贵
她用两个紫
叠成自己的笔名

莫非她的诗
供奉着紫萝兰与毋忘我
紫萝兰是维纳斯的眼泪
毋忘我燃烧着爱的火焰

又或者栽满鸢尾花和紫云英
鸢尾花搖曳着思念
紫云英托举着甜蜜

又或者散发着
风信子和薰衣草的芬芳
风信子浅吟着浓情
薰衣草低唱着等待

但她却说:“我两手空空
谁也不懂我的心事
我也不说我的草木之心”

为了窥探她的草木之心
我跋涉了整个紫色世界

 

徐庆春点评

 

招老师这首写女诗人紫紫的诗,构思巧妙,写法独特。

整首诗都是作者对诗人名字“紫紫”含义的猜想。“莫非她的诗

/供奉着紫萝兰与毋忘我”,“又或者栽满鸢尾花和紫云英”,“又或者散发着/风信子和薰衣草的芬芳”。在这些猜想和推断中,作者似在不经意间,就完成了对诗人紫紫及其诗歌特色的赞美!

整首诗的亮点在第五小节,“但她却说:“我两手空空/谁也不懂我的心事/我也不说我的草木之心”。对于诗人对其猜想的回答,作者会失望吗?不!恰恰相反,看尾段,“为了窥探她的草木之心/我跋涉了整个紫色世界”。是的,诗人丰富的内心世界及奇妙的诗性灵感,别人是无法能够完全解读的,有时甚至连诗人自己都无法言说,就像有的诗人说的“诗,真是个怪东西!”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她每首诗出嫁, 都借瀑布为婚紗
一一致日月念念
文/招小波(中国香港)

 

她是贵州的一道丽水
是黃果树瀑布的一道彩虹

她用瀑布洗头
把秀发洗成垂柳

她用瀑布酿酒
酿出一泓诗的清流

她每首诗都经过水的洗炼
冰肌玉骨

她每首诗出嫁
都借瀑布为婚紗

那一年,她来到维港
把一腔爱情泻入南海

像极美丽的黄果树瀑布
掛在香港

 

徐庆春点评

 

“她每首诗出嫁/都借瀑布为婚紗”。作者写女诗人日月念念,为什么用瀑布比作她诗歌出嫁的婚纱呢?原因有二:一是诗人日月念念是贵州人,那里有美丽壮观的黄果树大瀑布;二是女人出嫁时都会穿着长长的婚纱。作者借景喻人,既恰切,又具画面感。

 

接下来作者用了两组排比句式,进一步刻画诗人,“她用瀑布洗头”,“她用瀑布酿酒”;“她每首诗都经过水的洗炼”,“她每首诗出嫁/都借瀑布为婚紗”,至此,一个鲜活的女诗人便跃然纸上了!为诗写诗人的招小波老师点赞!

 

 

许昌古城的一株海棠
—— 致海棠依旧
文/招小波(中国香港)

 

海棠依旧
是许昌古城的一株海棠
在曹操踞许昌叱咤风云的年龄
她也升起自己的诗幡
把一树诗歌挂在树梢上

屹立了一千八百年的城廓
读着她的《制毒师》
“他们说,你是一个诗人
只有我知道
你还是举世无双的制毒师

三千页白纸黑字
每一页你都淬了毒
多翻阅一次
中毒就会深一些
你,是唯一解药”

而这首震撼的诗
写的是诗人与爱情

 

徐庆春点评

 

作者称女诗人海棠依旧为“许昌古城的一株海棠”,并说,在曾踞许昌的一代英雄曹操的年龄,诗人海棠依旧也升起了自己的诗幡。能在当今中国诗坛树起一面旗帜的女诗人,一定也是才华横溢的英雄!

 

作者在这首小诗中,不吝大段引用诗人《制毒师》里的诗句,让读者自己判断,诗人海棠依旧举起的这面诗歌旗帜的成色和份量!这种让客观事实说话的手法,比作者直接对诗人做出评价更具说服力!

 

尾段只有两句,“而这首震撼的诗/写的是诗人与爱情”。海棠依旧的这首《制毒师》,真的堪称当代诗歌的经典!

 

 

 

招小波简介

招小波, 香港先锋诗歌协会会长,《中国流派》诗刊社创刊社长,“诗坛人物诗”系列撰写人。近年用诗歌为中国当代600余位诗人立传, 出版了《小雅》《七弦》《诗列传》《提灯》《星图》五种诗写诗人诗集及总集《当代诗人诗列传》。至今共著有诗集十六部。

 

新西兰 澳纽网出品

编辑:小图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1,071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