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场爆炸,目标不是美国人?起底IS和塔利班的隐秘战争

国际新闻 编辑精选

2021年8月16日,当阿富汗首都喀布尔沦陷时,阿布·奥马尔·霍拉萨尼正瘫坐在阿富汗监狱一间阴暗的会见室里,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刽子手。

“如果他们是好的穆斯林,他们会让我自由。”这位2015年被捕的“伊斯兰国”(ISIS)分支机构“伊斯兰国呼罗珊省”(ISIS-K)的前领导人,在此前的采访中曾流露出对生的渴望。但此刻,他已经不抱希望,安静等死。

因为塔利班在攻陷阿富汗之前,一边和阿富汗政府军作战,一边对其他敌对的伊斯兰组织发动平行战争。他们收编了“基地组织”(发动9·11袭击的伊斯兰极端组织)在阿富汗的残余分子,并将ISIS的阿富汗分支,即ISIS-K,赶出其在阿富汗的飞地,其成员不得不四散逃窜。

霍拉萨尼在8月17日迎来了自己必死的命运: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塔利班闯进喀布尔后,释放了上百名囚犯,并将霍拉萨尼和其余八名ISIS-K的成员处死。

但也许连塔利班自己都没想到,报复会来得这么快:2021年8月26日,ISIS-K宣布对喀布尔机场外发生的两起大规模爆炸负责。这场惨剧造成至少90人死亡,包括13名美国士兵。另外有塔利班官员表示,死者中至少有28人是塔利班成员。

不熟悉伊斯兰极端组织内斗情况的看客,也许会凭借着往日对美军与ISIS作战的影响,推测出ISIS-K是冲着即将撤离完毕的美军去的。

“不,其实ISIS-K袭击不仅针对美国人,也针对那些看上去是异教徒的阿富汗平民,还旨在让塔利班难堪。”新加坡拉贾拉特南国际研究学院国际政治暴力与恐怖主义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拉斐尔·潘图奇说道,“他们想让塔利班显得无能,无法控制和统治阿富汗。”

爆炸的烟尘和堆积如山的遇难者遗体,揭开了多年来“伊斯兰国”和塔利班的隐秘战争。在阿富汗,和平似乎从未到来。

《内幕》网站用“死敌”(sworn enemy)这个词,来形容ISIS-K和塔利班的关系。

ISIS-K,又名“伊斯兰国呼罗珊省”,最早出现在2015年,并于当年4月发动了第一次袭击。当时ISIS正一路高歌猛进,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占领了大片领土,ISIS-K是其在阿富汗的分支势力。其名字中的“呼罗珊”是中亚地区的历史名称,这个区域涵括了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部分地区。

这个机构由巴基斯坦塔利班的强硬分子创立,在被巴基斯坦安全部队镇压时他们逃到了阿富汗。联合国安理会今年7月发布的一份报告估计,ISIS-K可能有几千名活跃的战士,他们长期以来受到了远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伊斯兰国”(ISIS)头部力量的支持,ISIS为他们的活动指明方向,ISIS-K重要领导人的任命也由他们共同商讨任命。

而根据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2018年的一份报告,ISIS于2016年达到顶峰后,逐渐被全球反恐力量打击得丧失大片领土,它“越来越多地转向阿富汗,准备将其作为建立‘哈里发国’的基地”。

在ISIS的授意下,ISIS-K频频在阿富汗发动恐袭,联合国称,仅在2021年的前四个月,ISIS-K就在阿富汗进行了77次袭击。譬如今年5月造成80名阿富汗女学生身亡的大规模爆炸案,ISIS-K就是幕后黑手。

尽管塔利班过往因其对伊斯兰教义的极端解释而臭名昭著,但在ISIS-K看来,塔利班仍然太过宽松,他们将塔利班视为“叛徒”。ISIS-K无法忍受塔利班和美国谈判,也无法忍受塔利班放任美军撤出。

尽管相比于2015年第一次出现,现在的ISIS-K行动力大幅下降,但最近两年,ISIS-K又开始频繁活跃起来。据美国西点军校的助理教授阿米拉·贾敦介绍,ISIS-K以“塔利班和美国签订和平协议”为幌子,四处挑起圣战分子对塔利班的仇视,不断吸纳新成员。

“它的基本力量来源仍然存在,ISIS-K利用和平协议作为反塔利班的宣传,试图策反塔利班中更激进的成员或其他感到被边缘化的武装分子。”

新加坡国际政治暴力与恐怖主义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拉斐尔·潘图奇也认为,ISIS-K一直被塔利班视为外来组织,他们一直想在阿富汗站稳脚跟,甚至成为阿富汗的核心圣战组织,这种急切让ISIS-K对塔利班的仇视与日俱增。

而塔利班成功接管阿富汗更让ISIS感到不满,尤其是该组织因为近年来的全球反恐战争而日薄西山,尚处于休养生息的阶段。“塔利班的胜利给ISIS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它不得不证明自己的能力,证明自己并不比塔利班差,这使得ISIS变得更加危险。”美国战争研究所的国家安全研究员珍妮弗·卡瓦里拉说道,“ISIS试图削弱塔利班的治理能力,并攻击塔利班的宗教合法性。”

多名专家表达了和卡瓦里拉类似的观点。贾敦认为,喀布尔的爆炸只是个开始,今后的几个月甚至几年,ISIS-K的恐怖活动一直会成为阿富汗的大患:“ISIS-K必将利用阿富汗的动荡局势持续发动袭击,为了挑拨离间,也为了增加他们(ISIS)的存在感。”

就像当初霍拉萨尼表态时所说:“我们有一个全球性的议程,因此当人们问谁能真正代表伊斯兰教和整个伊斯兰社区时,我们当然更有吸引力。”

“敌人”和“叛徒”

塔利班很早就知道ISIS-K绝不会善罢甘休,其实美国也知道。

甚至白宫都不是判断近期局势才得出的结论——早在今年4月底,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在CNN的《国情咨文》节目中就说,美军和阿富汗人从喀布尔机场撤离时,ISIS的恐怖袭击会是很大的威胁。

即便在本周二(8月24日),拜登的表态也如出一辙:“我们在(阿富汗)当地的每一天,都知道ISIS-K正试图以机场为目标,攻击美国和盟军以及无辜的平民。”

原因无它,美国在阿富汗和ISIS-K作战不比和塔利班作战更容易。从某种程度而言,近年来,因为共同敌人ISIS-K,美国和塔利班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合作关系。

据乔治敦大学安全研究主任布鲁斯·霍夫曼道,当时,对于ISIS-K的突然冒头,塔利班并不欢迎。他们更希望重新控制阿富汗,对ISIS建立“全球国家”的野望不感兴趣,而当时,美国也在打击ISIS。

“人们对此表示极大的关注,突然有一种联系出现了,美国希望与塔利班找到一些共同点,将阿富汗当作打击ISIS的堡垒。也许他们(塔利班)是一个可以讲道理的团体。”霍夫曼说道。

这种求和的愿望间接促使塔利班和美国重新回到了谈判桌前,也让塔利班和美军从某种程度上可以“并肩作战”。据霍拉萨尼称,在阿富汗的楠格哈尔省,ISIS-K就曾被美国、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联合攻击。美国投下了被称为“炸弹之母”、美国军事武器库中威力最大的常规炸弹,消灭ISIS-K控制的一个苏联时代的山洞群。

在这种打击下,塔利班获利不小,可以在攻击阿富汗政府军时也能打压ISIS-K的势力。这个组织被塔利班打得“被迫分散”,散落在阿富汗全国各地,被分散的各个小组自主行动,但具有相同的意识形态。

因此,在针对ISIS一事上,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ISIS-K来算账时,对美国和塔利班也“一视同仁”。在ISIS的字典里,“敌人”和“叛徒”同样该死。

“恐怖主义的拉斯维加斯”

除了塔利班和ISIS之间的一笔烂账,分析人士们同样担心的是另一个蛰伏于阿富汗的极端伊斯兰教组织——基地组织。

控制基地组织、阻止基地组织不再攻击西方,这本是特朗普政府和塔利班签订的和平协议中的重要内容。但专家们忧心,白宫因为撤军一事和塔利班的裂痕日益明显,加上ISIS-K对塔利班的虎视眈眈,塔利班转而与基地组织结盟的可能性越变越大。

在前些年,塔利班在控制基地组织上似乎做得不错。领导联合国阿富汗问题监测小组的埃德蒙·费顿·布朗曾在2019年指出,塔利班“近年来表现出铁一般的自律,不允许他们自己的成员或在他们控制的地区活动的团体将威胁投射到阿富汗边界之外”。

但纽约安全咨询公司苏凡集团的反恐分析员科林·克拉克指出,近年来塔利班和基地组织的关系越来越密切了。尤其是塔利班的附属组织——巴基斯坦武装组织“哈卡尼网络”,它和基地组织关系十分密切。联合国的报告指出,基地组织成员可能活跃在塔利班内部,还在阿富汗东部开设了训练营。

“塔利班、哈卡尼网络和基地组织三足鼎立,未来会携手合作,发挥作用。这三个组织在很大程度上处于同一个武装分子网络。”科林·克拉克说道。

不论塔利班是否会撕毁和平协议,重新为基地组织在西方国家的恐怖活动提供支持,可以预料到的是,被塔利班接管的阿富汗,或许会成为圣战分子的天堂。

联合国6月的一份报告指出,最近几个月,来自中亚、俄罗斯北高加索地区、巴基斯坦等地的8000至10000名战斗人员正在涌入阿富汗。他们有的加入塔利班或基地组织,有的也选择和ISIS-K结盟。

“阿富汗现在已经成为恐怖分子、激进分子和极端分子的拉斯维加斯。”阿富汗前安全官员阿里·穆罕默德说道,“全世界的人,激进分子和极端分子,都在高呼,庆祝塔利班的胜利。这是在为其他极端分子来到阿富汗铺平道路。”

 

来源: 腾讯

 5,177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