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跨国亲情征文”第十三篇: 疫情之殇

文艺天地 编辑精选

疫情之殇

我们能够微笑,我们还能相逢,这很好,希望微笑和相逢多一点!
 
以前看到这样的句子,能够感受其中的真切与真情,现在再读这样的语句,更加体会其中的深意以及源自内心的痛楚。
 
疫情改变了世界,改变了许多,我们原本触手可及的亲情、相会以及拥抱,都那么地遥不可及,甚至,我们经历了一个个令人心碎的时刻,而岁月,而时光,将我们的思念与痛苦,一一打开,缓缓述说。

Image

记得两年前父亲突然病危的时候,我星夜兼程,赶飞机回到广州,又转机赶到上海,还是没能见到父亲最后一面,当时那种痛到无法呼吸的悲伤,让我无法自拔;而生病住院的老妈还需要安慰与呵护,我不断地责备自己,没有尽责尽孝,惭愧内疚无比!因为移居澳洲后,每年我都在回国的时候跟老爸老妈许诺,等我的老二上大学了,我就回来陪伴你们,你们要好好的!可是生活,哪有来日方长,更何况天长地久!


 
我知道弟弟们已经把日渐年迈的父母照顾得很好,他们也安享晚年的生活,可是作为唯一的女儿,我是多么想能够陪伴他们,为他们养老送终,我甚至常常责怪自己的自私,非要跑到遥远的异国他乡,然后只能隔空表达对父母的感情,但那时,回去只是乡愁中的一张机票,亲情是可以容易表达的,两头的距离是随时就可以出发、隔天就可以抵达的。

而疫情,改变了所有!我是对自己说过,老爸走了,我一定会经常回去看望老妈的,而现在,我和老妈,只能隔着手机的屏幕,诉说思念,老妈还不断地吩咐说她没事,不要急着回来,坐飞机不安全。看着妈妈日渐苍老的面孔,以及随时变化的病情,我只能将悲伤掩饰,因为妈妈一直是一个很坚强的老人,即使是中风后左腿行动不便,依然很坚强乐观地面对一切,记得我们视频聊天那时,回忆二十多年前曾经说过,未来有一天科学发达了,是可以通过手机看到彼此的,那时候觉得这是有些科学幻想的成分,如今,谁曾想到?科学发展实现了人类的幻想,而疫情却阻隔了人们的相聚,我们曾经简单的抵达,如今似乎遥不可及;我们曾经随意的出行,如今却举步维艰……世事沧桑,一声叹息!

 和老妈视频时,能够感受到她压抑的思念、乐观的心态和不断的叮嘱以及病痛的身体,却触摸不到那份刻骨的心痛,深切的思念和久违的相拥,感觉自己的软弱无助和距离的残忍,其实也许可以申请豁免回去,而老妈却不停地嘱咐:“回国时间短暂,还要隔离,你在澳洲还要工作,还有老公孩子要照顾,不要担心我们,我很好,你们在外要多保重!”,都是亲情最真切的关爱,都是生活最真实的表达,那种来自老妈最深切又最自然的关怀与挂念,在我说我准备申请回国看她的时候,她甚至要隔着屏幕伸出手,表达她的急切,她不停地摆手说:“不用不用,你可别让我着急啊,你回来还要隔离,还要各种检测,现在最好就是不动,等疫情结束了再说。”我眼眶涌着泪水,无法解读自己的迟疑。
 
这两年,我在澳洲的朋友,有几位经历了父母病痛无法回去探望、甚至父母去世都无法前往的悲哀,一位朋友,父亲住院不治,母亲叮嘱她不要回来了,因为需要隔离也无法等那么久;另外一个朋友前一天还和老父亲视频,第二天家人告诉她父亲在床上睡着走了,含着热泪参加了网络直播的老父葬礼,她后悔自己的无能和不孝,叹息天人永隔的境遇;还有一位朋友,因为母亲癌症晚期,已经通过重重申请、签证等待以及尽力购票回到了国内,却在隔离两周的时间内没能等到和母亲见最后一面,她告诉我也曾哭求管理人员能否让她全身戒备穿戴防护服去医院和母亲告别一下,可是管控措施不允许,只有扼腕痛惜,长歌当哭!疫情之殇,痛彻心扉!

 

到底是我们改变了世界,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我们从未想到,世界在变成一个村落,人们在享受高科技的便捷的时代,人类遭遇如此的重创与痛苦,疫情已经导致了成千上万的死亡与悲剧,我们感受到了病毒的无情与残酷;封城、关境、隔离,纷争、对立、阻碍;我们感概,现在人们的幸福感,应该就是可以随意地出行、便捷地往返,来一场说走就可以走的旅行以及充满期待谈笑风生的旅程,希望微笑和重逢多一点!
 
我也对老妈说,我们都已经接种了疫苗,我们相逢的日子即将到来,就像曾经那样!
 
我也想起我老妈对我说的:疫情终将过去,我们终将释怀! 
 
作者简介
姝言,现居南澳阿德莱德,中澳贸易公司行政人员。
来源: 华人瞰世界

更多  “疫情下的跨国亲情征文

 3,131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