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疫情肆虐,我在世外桃源新西兰南岛腹地骑行记(第15-16天)

摄影纵横 旅游 编辑精选

作者:David 沃

D15&16 10月28&29日 骑行奥塔哥铁路中线(从Naseby经Omakau到亚历山大)
今天开始骑行奥塔哥铁路中线(Otago Central Rail Trail),这条骑行路线的前身是中奥塔哥铁路线。
中奥塔哥是新西兰最干旱的地区,巍峨的南阿尔卑斯山脉挡住了来自塔斯马尼亚海的西风和携带的大量水汽,使得西海岸一带暴雨成灾,而位于山脉东边的中奥塔哥地区年降雨量仅为400毫米,不到西海岸的1/10。同时,这也是新西兰温差最极端的地区,夏季的最高气温和冬季的最低气温都发生在亚历山大和克莱德(Clyde)附近。这在温和湿润的新西兰是属于气候和自然条件比较恶劣的地区,一直以来人烟稀少。但是,随着19世纪在中奥塔哥地区(尤其是箭镇附近)金矿的发现,一切都改变了,潮水般的人们蜂拥而入。金子的力量是如此的强大,人们只用了短短三十年就建成了南起丹尼丁(Dunedin)、北至克伦威尔(Cromwell),全长236公里的铁路线。对于一百多年前地广人稀的新西兰人来说,这真是个巨大的工程。想想现在的奥克兰的第二海港大桥,还有传说中的海底隧道,莫非也得等到北岸发现点金矿?




一早从Naseby出发,抄一段土路近道去Wedderburn车站,就可以直接连上奥塔哥铁路中线自行车道。怕我们走错道,好心的营地老板Mike昨天还开车带我们认了一下道。这里岔道和小路很多,不熟悉路况确实容易走错。这是两个本地人骑过一条小路
Image我们骑的是这样的砂石路
Image还有这样的,高低起伏,坡度倒是不大
Image这里有两条岔道,也没个路标。LD觉得应该往那儿去。LD的话能信吗?
Image当然不能信。于是朝相反的方向骑去,果然是对的。LD摆了个Pose,算是暂时认错
Image一会就骑到了Wedderburn车站的一个货栈
Image由此接入奥塔哥铁路中线自行车道
Image这是正式的Wedderburn车站
Image车站边的农场
Image左边是当年的铁路线,右边是现在的公路。当年的铁路在运营了一个世纪以后被废弃了,路轨和枕木被拆除了,只留下了这段200公里的路基,改成了自行车道。真是托铁路的福啊。在这样的铁路线上骑行,看着路边废弃的车站、水塔,以及当年工程巨大的隧道和铁路桥而今只有自行车穿行其间,经常有一种时空穿越的感觉。




Image骑过了一座公路桥
Image这是奥塔哥铁路线的最高点,翻越以后基本都是缓下坡了
Image路边的小站,也就是一个书报亭大小
Image又穿过一个公路桥。周围一片苍凉时分的感觉
Image路基明显高于两边的牧场,砂石路面铺得也很平整好骑,就是这一段的景色有点单调,草也有点黄,不要说人了,羊都没见到多少。
ImageOturehua小镇到了。终于见到人了
Image镇里有一个怀旧的商店,里面卖的商品的年龄好像都比我们大
ImageImageImage过完小镇,已是中午,天气逐步燥热起来
ImageImagePoolburn峡谷到了。
Image当年修这样一条铁路大桥不知有多不容易。或许一百多年前的人们都在梦想着大桥一通,黄金万两吧?沧海桑田,没想到最终造福于骑车和徒步的了。
Image穿过幽暗的隧道
Image仿佛穿过了百年时空
Image从隧道出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芳草鲜美。
Image道路蜿蜒,穿过重重的引水管道和公路桥
Image到Omakau了。今晚我们就住这儿了
Image第二天一早,先拐到Ophir小镇去转转,据说这是个有点历史的小镇
Image小镇实在是小,就一条街,三分钟走完,五分钟打一个来回。也没什么人气,冷冷清清。唯一一个咖啡馆也关着门,只有两条热情的狗跑出来欢迎我们。
Image小镇的邮局有一百三十多年的历史了,至今还在用。局长是个老太太,身兼收发信件包裹、前台后台、信息咨询等等为一身,下班之前还要搞搞卫生。而且极为热心,说起小镇的历史来那是滔滔不绝。
Image小镇有条很漂亮的公路桥通往亚历山大
Image由于我们为去Ophir小镇拐了一下,偏离了奥塔哥铁路线,所以从小镇出来后先要骑一段公路才能再回到奥塔哥铁路线。这时我听到有人喊我,就是这位正在干活的老哥
Image我停住车,他说:“公路上车多危险。你知道这附近有条自行车道吗?”
我说我知道,这就直接骑去自行车道。
他说:“这就好,祝你骑行愉快。” 这就是典型的新西兰人,善良、朴实、热心。
作为回报,我拍了一张留念。
路两边的景色非常迷人
ImageImageImage路况也不错
ImageImage中午时分就到了中奥塔哥最大的镇子:亚历山大
Image

来源:南行漫记—— 新西兰南岛腹地骑行记

更多  南行漫记—— 新西兰南岛腹地骑行记 



 3,592 views